长城合资背后,魏建军砥砺前行20年,就为了与宝马喝一杯咖啡?(一)
2018-08-07   车经社

7月10日,长城宣布和宝马成立了合资公司光束汽车有限公司,双方出资占比50:50。公司董事会由六名成员组成,董事长由长城委派,副董事长由宝马委派,董事任期四年。未来,股东双方将在技术、资源和管理方面深度合作,共同开发新一代纯电动汽车平台,产品面向全球市场,同时该平台除生产宝马MINI电动汽车外,还将生产新品牌的电动汽车。

消息一出,长城瞬间占据各大新闻头条,整个汽车圈都在为这一对“姻缘”摇旗呐喊,送祝福。冷静之下却让我想起了此前大红大紫的那一句“我奋斗了20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一个农家子弟经过20年的奋斗,才取得和大都会里的同龄人平起平坐的权利,这是一代人的真实写照。如今这句话用在长城汽车身上,似乎同样契合。

对于起步晚,条件差,没有政策支持的民营车企来说,能够在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生存下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更别说现在能够和国营企业一样可以和外资合资。诚如魏建军所说,“长城之前不是不合资,是没有机会合资。这次将会是中国汽车史上唯一的、真正意义上的民营性合资,是最有质量的合资。”对于长城来说,虽然是政策的放开对此次牵手宝马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但更关键的还是长城人二十多年来背后的辛苦奋斗。

从当初的一穷二白,到如今的产品畅销全国,长城在魏建军的带领下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是白手起家。目前长城拥有哈弗、长城、WEY和欧拉四个品牌,产品涵盖SUV、轿车、皮卡三大品类,其中SUV车型已连续15年保持了全国销量第一,长城皮卡已连续20年在全国保持了市场占有率、销量第一。从小对技术的偏执,让魏建军在汽车核心技术方面的研发也是不遗余力,长城拥有四大整车生产基地,并具备了发动机、变速器等核心零部件的自主配套能力;在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领域,已经建成电芯、机理分析、PACK、BMS试制试验室以及电池试制车间、试验中心、分析中心等。在销售渠道方面,也基本覆盖了将近600家一级经销商。可以说无论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上,长城都是宝马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回过头来你会发现始终有一个人贯穿整个长城的发展,那就是长城汽车掌门人魏建军。如同说吉利避不开李书福,谈奇瑞离不开尹同跃,而谈到长城的成功,魏建军最有话语权。此次长城牵手宝马,只不过是他打造汽车帝国过程中的又一个盛举。这个26岁就和长城一起风雨同舟的小伙,已经不止一次推动着长城汽车这艘巨轮前进。


中国少了一个大学生,却多了一个汽车企业家

1964年,这个龙年的春天,魏建军出生在河北省保定市南大园人民公社的史庄村。魏建军从小就是车迷,热衷鼓捣军用吉普和解放卡车,甚至修理发动机。这种技术发烧友的热情成为了他最大的精神财富,对技术探索的狂热冲动也成为了驱动他不断前进的力量源泉。

相比多数人追求的学而优则仕,他受教科书的束缚更少,受军事化影响的很大,养成了一股天然的怀疑精神,中国特色交给了他更多的实用知识和生存本领。1981年,魏建军没有选择去挤高考的独木桥,而是直接去北京通县微电机厂上班。而这次选择使得中国少了一个大学生,却多了一位汽车企业家。


入主长城,正式角逐自己的汽车梦

谁也不会想到,魏建军入主长城会是临危受命。1989年夏天,魏建军的叔叔魏德良厂长在去任丘办事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夜不幸离世。1990年春天,乡村党委书记朱恩泽想到了年轻气盛的魏建军。7月1日,魏建军开着他的拉达轿车,驶向了保定东南郊外,正式任职长城汽车总经理。

当时的长城汽车可以是内忧外患,工厂基础设施差,技术人员缺乏,而魏建军并不满足于老业务的缝缝补补,急切的寻找转型的方向。而反观当时中国的国营车企开始实施军转民和合资经营,1984年,“天汽”开始独立生产华丽面包车,接着就是夏利轿车。几乎同时,长安也引进铃木Carry合作生产长安牌微型货车。次年,中汽与德国大众合资,成立了上海大众。1990年,一汽也与大众签约成立合资企业,次年捷达下线占领了“北大营”。

而对于民营车企来说,却只能在夹缝中靠改装车型生存。1990年,天马和大迪改装了上千辆汽车,赚得盆满钵盈,魏建军也因此下定决心选择改装轿车,赚取自己走马上任以来的第一桶金。1991年初,长城在自己的老车间开始了轿车的改装业务,还成立了第一个汽车配件厂自制转向球销,以期掌握轿车的独立悬架技术。此后,魏建军每天都跟工程师、技师“泡”在一起,研究车身架构,一定要搞出来一台车。次年5月份,长城轿车首次亮相北京国贸大厦汽车展,这种外观酷似丰田皇冠的改装轿车售价十来万,尽管质量问题很多,仍然大受欢迎。1994年下半年,长城的单月产量已经突破了100辆,全年销量一千多辆车,那时的经营状况可以说是日进斗金了。

不过命运好像就要多给魏建军一些考验,1994年,国家忽然颁布了《汽车工业产业政策》条令,旨在扶持大集团,避免“恶性”竞争,宣布汽车产业开始实行“目录”制管理,一切上不了“目录”的黑户,都不得在市场售卖,这为民营车企改装轿车的发展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1995年,正当魏建军一心冲刺月产200辆时,太行东伟的长城牌轿车因质量纠纷在沈阳被查,并遭到央视的曝光。顿时,长城轿车全线奔溃,生产经营陷于停顿,魏建军的轿车梦碎了。


研究自己的皮卡,成为全国皮卡冠军

经历了轿车的失败,但依然没有办法阻拦魏建军的汽车梦。在外学习考察的魏建军发现皮卡特别适合中国的汽车市场,而当时生产皮卡车的厂家虽然很多,但主要是国有企业。比如,保定的国有企业田野汽车就生产皮卡,但其开放度不高,包袱沉重,机制不灵活,营销理念落后,产品成本居高不下。

1995年魏建军明确提出长城要生产皮卡,但是其它人还在担心国营企业的家大业大和政府的支持,最后还是会走上轿车的命运。魏建军满怀信心的对他们说,就是因为保汽是国营才敢竞争,民企体制才是最大的优势,别看他们有政府的支持,有厂房设备,但国企很难搞的好,他们不就是有套车身模具吗?不得不说,魏建军的赛前动员很成功,长城上下开始一门心思做皮卡,真正踏上了走向王者的长征。

魏建军经过市场调研最终拍板,决定生产一种10万元上下,质优价廉的皮卡车。长城汽车从绵阳采购了发动机,从唐山采购了变速箱,并从别的企业挖来了技术人员,通过对皮卡汽车技术上的革新和外观上的改善,推出首款实用性极强的皮卡迪尔。

魏建军还采取远低于国外品牌的低价策略,将潜在客户定位在小企业和个体户,一下子就有了批量订单,生产成本也大大降低,迅速成为中国皮卡领域的销量冠军。短短几年后,长城皮卡成为国内皮卡行业的龙头。之后,连续15年在全国保持了市场占有率和销量第一。长城皮卡在还外销到欧盟、东欧、亚太、非洲、东南亚、中南美洲及加勒比海等地区。

“真正让长城汽车站住脚的,是1995年转产皮卡的决定,而且一定程度上,长城汽车还引导了中国市场对皮卡的需求。” 魏建军不止一次对外说道。

不管是临危受命时立志将长城做大,还是组装轿车后失败的转型,每一次的选择,都是对魏建军的考验,而正是这些选择,给了魏建军更大的舞台。魏建军打造长城汽车帝国的篇章还没完结,下一篇将接着聊一聊关于魏建军造车梦的那些选择。(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

造车新势力“九死一生”,合众新能源凭什么活下来?

领克01和02,真的就是面包服和羽绒夹克的区别?

“汽车国家队”背后的理想与现实,到底要不要整合?

股比变更影响华晨赚钱?除了华晨中国,祁玉民背后还有这么多动作

行业新观察:SUV和轿车之争的背后,沃兰多如何把握市场的新机遇

加入微信群:搜索微信号lattee123

商务合作:18555507600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