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购、入股、合资建厂 为什么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纷纷牵手?
2018-08-07   新能源汽车新闻EV


7月25日,江铃集团与宁德时代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在多个重点车型上开展战略合作,并就进一步深化长期战略合作达成意向。这已经是宁德时代在短短的一个月里,与整车企业达成的第四份合作协议。从目前整车与电池企业的合作方式来看,除了以往的供应商与客户的简单关系以外,双方采取了共同出资建立合资公司、甚至像北汽新能源和国轩高科那样,通过入股等方式形成深度绑定的合作关系,在车用动力电池行业迎来新一轮优胜劣汰的同时,国内的整零关系也正处在不断改善的过程中。


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叶盛基表示:“在新形势下,整车与电池企业之间开展的更紧密合作,对于双方而言均是利好,希望他们能通过不断磨合,以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方向为中心,真正实现全方位的深度合作。”



牵手不断电池龙头企业发展加速


虽然近两年整车与电池企业在合作布局方面动作频频,但近三年来最早的合作案例恐怕要数奇瑞和欣旺达,双方在2015年4月达成合资合作协议,共同约定投资设立芜湖奇达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从事新能源汽车用锂离子电池模组、电源管理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及相关业务。但遗憾的是,在10个月之后,欣旺达便将其拥有的奇达动力51%的股权转让给了奇瑞。


相较之下,另外两个于2015年敲定的合作项目进展较为顺利:

2015年11月,华霆(合肥)动力技术有限公司与江淮汽车达成合资建厂的合作协议,去年年末,双方分别持股50%的合资工厂正式落成,新工厂占地超8万平方米,规划产线20多条,目前工厂内部10余条生产线已正常投产、达产;


2015年年底,国轩高科与北汽新能源结成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就共同建立海外研发平台、合资建设电池厂等项目达成协议,此后,国轩高科以3亿元入股参与了2016年北汽新能源的A轮融资,2017年国轩高科的全资子公司获得北汽新能源合同金额为18.75亿元的订单。



进入到2017年,开展合资合作的整车与动力电池企业呈现出集中度更高的态势,尤其是今年刚刚上市的宁德时代,更是成为整车企业“哄抢”的热门选择。对于国内目前集中度日益提升的动力电池行业来说,龙头企业有望借助与整车企业的合作促使其发展进一步加速。在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看来,动力电池行业集中度正快速提高,动力电池行业将从百家争鸣的“春秋时代”快速进入群雄争霸的“战国时代”,通过与整车企业强强联合,电池行业寡头割据的新格局逐步形成,未来,大部分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产业的产能将集中在少数几家大企业手中。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动力电池企业数量为155家,到2017年,这一数字已经降至130家左右。


联合研发共降成本


叶盛基认为,从长远来看,整车与电池企业的合资合作将成为重要的战略选择之一,原因在于电池之于新能源汽车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其他零部件。从研发角度来看,整车企业在进行产品开发的过程中,需要及早开展电池的配套工作,通过与电池企业达成深度协作来保障电池品质与供应的稳定性就显得至关重要;从经济性来看,加强与电池企业的合作力度和广度有望加速推动新能源汽车的成本下降。



根据《动力电池蓝皮书:中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发展报告(2018)》,动力电池系统是新能源汽车中成本占比最高的部件,只有其成本降至与传统燃油车发动机成本相当的水平,纯电动汽车才能于财政补贴退出后在终端售价方面真正具有市场竞争力。


据统计,2017年底,我国动力电池系统价格的行业平均水平已经降至1.4~1.5元/瓦时,相比2016年底的2.0元/瓦时下降了25%。虽然2018年钴金属的价格居高不下,但随着高电压与高镍材料技术的突破,钴金属使用量的下降仍将带动未来电池成本的稳定下降。


当然,获得长期稳定整车企业订单的动力电池企业有望进一步扩大规模化效应,从而带动整体电池产业成本的下降,但叶盛基指出,更重要的是,双方可通过从产品的研发到认证全过程的紧密合作,共同探索动力电池成本下降的有效途径,平衡动力电池在整车产品中的成本占比,从而实现新能源整车价格的下降。


加强内功应对激烈市场竞争


可以看出,在国内整车企业近年来选择合作的电池企业中,“一水儿”的均为国内电池企业。2016年,我国车用动力电池的产量就超过了曾连续五年蝉联全球销量冠军的日本,到了2017年,我国车用动力电池产量已经是美国的11倍,欧洲的22倍,如今在全球动力电池产业格局中,中、日、韩三分天下。但叶盛基坦言,目前国内顶尖的动力电池企业与日韩的电池企业相比,可谓各具优势,但在核心技术掌握以及可持续发展能力建设方面,还存在一定的改进空间。


此前,由于政策支持,国内电池企业通过占据国内市场取得了迅速而长足的进步,但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逐渐放开以及财政补贴的退坡,日韩电池企业正呈现“卷土重来”之势。7月17日,LG化学在南京正式签约了投资20亿美元建设动力电池的项目,计划于今年10月开工,2019年10月实现量产,2023年实现全面达产,规划年产能为32GWh。



虽然由于暂时无法获取补贴,工厂或将先为现代、沃尔沃、通用和克莱斯勒等车企和品牌供应产品,但不排除根据订单进行调整;今年3月,松下宣布,大连电池工厂已开始量产供货,目标市场是北美和中国。


虽然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投资子基金合伙人兼总裁方建华认为,国内电池企业拥有“日韩企业所不具备的全产业链配套能力”、“对国内应用场景和适应性更有发言权”以及“一定的技术竞争力”三大优势,但国际化配套能力更强的日韩电池企业一旦在中国市场获得更多的机会,势必将对国内电池产业造成一定冲击。


在与整车企业开展战略合作的过程中,国内电池企业应加强内功,注重技术创新,不断提升车用动力电池产品的各项综合性能,来应对日益严峻的行业竞争环境。

叶盛基建议。


产品采购:
案例解析

1

宁德时代 获得宝马青睐


7月初,宝马集团负责采购和供应商网络的董事杜兹曼(Markus Duesmann)在德国会见媒体时表示,宝马集团已与中国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签署40亿欧元(折合人民币约308亿元)的电芯采购意向订单。


不过,在7月10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5月16日获得来自宝马集团的定点信,该定点信表达了宝马向公司采购动力电池产品的意向,明确了公司为其提供产品的义务,展示了未来一定时间内宝马相关车型对电池可能的需求量,按相关车型预计销售量对应电池需求量折算约40亿欧元,但并未明确约定宝马对电池产品的具体采购量。宁德时代指出,从项目定点到成功量产还需要经过产品质量测试等诸多环节,历时较长。公司获得宝马相关车型定点信并不代表公司已与宝马签订对销售量有明确约束力的协议,未来公司从宝马获得的采购订单量以及收益形成时间仍无法确定。

点评:虽然从表面上看,单纯的供求关系显得合作双方的关系较为“疏远”,但能获得拥有核心的电池Pack、电池系统技术及生产配套能力的跨国车企的青睐,也显示了宁德时代技术的先进性及高性价比。值得一提的是,从国内整车企业争相采购跨国零部件巨头产品,到如今跨国车企开始有意向采购国内电池企业产品,我国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道路上,正处于积极赶超国际先进水平的发展新阶段。

2

吉利商用车 采购钱江锂电产品

  7月3日,钱江摩托发布公告称,公司七届四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与吉利四川商用车有限公司日常关联交易的议案》,同意公司控股公司浙江钱江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江新能源”)的全资控股子公司钱江锂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江锂电”)与吉利四川商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利商用车”)签署《外协产品买卖合同》,由吉利商用车向钱江锂电采购动力电池系统,使用于吉利商用车全系列汽车或发动机的制造、组装或吉利汽车售后的维修、保养、召回等各阶段及其相关过程,预计2018年金额为不超过1亿元。协议有效期为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

点评:虽然该采购合同相较于其他采购行为来说并不算太大,但值得肯定的是,国内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的合作越来越多。在推动零部件企业发展的过程中,整车企业正在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事实上,整零之间的合作,不仅能推动国内零部件企业的发展,建立成熟的国内零部件配套体系,也将为自主品牌产品的发展提供更加坚实和牢固的基础。

合资建厂:
案例解析

1

广汽与宁德时代共建工厂

  7月19日,广汽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宁德时代拟在广州签署《合资经营合同》,双方计划在广州共同出资成立广汽时代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和时代广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合资公司打造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动力电池系统产品公司,满足广汽、广汽的分公司和子公司、广汽合资公司对汽车动力电池产品的需求。其中,广汽时代注册资本1亿元,由广汽集团出资5100万元持股51%、宁德时代出资4900万元持股49%,主要经营范围为动力电池系统的开发、生产及销售,动力电池专业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时代广汽合资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宁德时代出资5.1亿元持股51%、广汽集团出资4.9亿元持股49%,经营范围为锂离子电池、动力电池、超大容量储能电池的开发、生产、销售以及提供相关售后和技术咨询服务。

点评:这几乎是宁德时代与上汽合作的“翻版”。之所以成立两家由整车企业和电池企业分别占据控制权的合资公司,原因在于分工的不同。广汽时代生产的电池系统主要应用于广汽自身的新能源汽车产品,话语权更大的整车企业能够更好地满足自身的产品适配需求;时代广汽则将面对更多品牌的整车企业,产品以电芯为主。双方共担风险,共享利润,同时也能更好地发挥各自的优势。

2

长安与比亚迪深度捆绑

  7月5日,长安汽车与比亚迪在深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联合设立一家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动力电池合资公司,聚焦动力电池生产、销售等板块。产能按照10GWh规划,分阶段实施,一期达成5~6GWh,二期达成4~5GWh。此外,双方还将聚集各自在传统汽车、新能源汽车、智能互联网、共享出行、海外市场等领域的优势资源,围绕汽车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出行等领域展开全方位深度合作。据悉,长安汽车亦将入股比亚迪电池业务板块,双方通过股权关系和资本纽带建立起更为全面的战略合作关系。在共享出行及海外市场业务等领域,双方将利用“长安出行”平台,投放比亚迪新能源车型,以形成优势互补,在共享出行领域联合构建立体出行解决方案。

点评:从长安和比亚迪的此次合作来看,合资建厂显然只是入股的“前奏”,一部分整车与电池企业的合作必将走上深度融合、共享共荣的道路。此外,对于长安汽车来说,通过分别直接和间接入股比亚迪以及宁德时代的方式,“霸占”了国内目前最大的两大电池生产企业,这是其“开放采购”合作模式的充分显现,虽然付出的成本或将更大,但同时也获得了在产品配套方面更多的话语权。

投资入股:
案例解析

1

国轩高科增资北汽新能源

2015年年底,国轩高科与北汽新能源结成全面战略合作关系的协议;2016年3月,国轩高科全资子公司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约3.07亿元增资北汽新能源,持有后者3.75%股权;2017年5月,国轩高科斥资1000万元,参与北汽新能源的B轮融资,不久,国轩高科就与北汽新能源签订了2017年度供货合同,北汽新能源共计采购动力电池组5万套,合同金额达到18.75亿元,占公司2016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39.41%。


2018年1月22日,国轩高科发布公告,称S*ST前锋拟通过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交易方式收购北汽新能源100%股份,公司全资子公司合肥国轩将持有的北汽新能源1.2亿股转让给S*ST前锋,交易价6.53亿元,交易后合肥国轩将获得对应的S*ST前锋1735万股,此次交易有利于合肥国轩与北汽新能源加深产业合作基础。

点评:对于电池企业而言,通过入股新能源整车企业,不仅将有望获得更稳定和长期的配套订单,同时也将通过加强双方的合作关系,在与整车企业进行议价时,获得比其他供应商更容易和更方便的优势。

2

华晨宝马入股宁德时代

7月17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与华晨宝马于2018年7月17日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该战略合作协议有效期为自协议生效之日起54个月。为保障长期供货的产品生产能力,华晨宝马向公司购买电池产能建设项目,项目金额为8.15亿元。该项目将用于为华晨宝马或其指定关联方生产和供应指定产品。华晨宝马将向公司长期采购指定型号的动力电池产品,初始预付款为28.525亿元。此外,宁德时代同意在后续实施境内或境外股权融资时(如公司实施A股非公开或H股IPO),华晨宝马有权对公司进行股权投资,该项投资上限金额为28.525亿元。


宁德时代表示,本次合作协议签署后,公司将稳步推进与华晨宝马的战略合作,依托公司和华晨宝马在各自领域的领先优势,进一步提升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核心竞争力及经营业绩。本次战略合作有助于深化公司与国际知名整车厂商的合作,提升公司的市场地位和影响力。

点评:投资入股是双方利益深度绑定的一种合作方式,通过在资本和股权基础上的融入式合作,整车企业与电池企业的关系无疑也将更加扎实稳固。对于合资车企而言,成为电池企业的股东显然有助于产品供应及配套的优先权,也更加有利于采购成本的降低。

文:施芸芸   编辑:孙焕玉


爆料热线:

010-56002742;qcb010@163.com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