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美系”覃辉独家回应市场禁入处罚:点赞同意的证据在哪里?要同证监会打官司
2018-09-20   野马财经


作者| 韩蕾 

      来源| 野马财经

 

资本市场的“天上”与“人间”。

 


最近,“天上人间”的老板覃辉又上了头条。这一次是因为证监会对*ST圣莱(002473.SZ)的处罚。

 

证监会披露,*ST圣莱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处罚。其中,原董事长胡宜东被处以30万元罚款、10年市场禁入,原财务总监康璐被处以20万元的罚款、3年市场禁入,实际控制人覃辉被处以60万元罚款、5年市场禁入。

 

而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了解,这是近年来覃辉第二次被中国证监会处罚了,上一次是因为长丰通信(原星美联合)的虚假陈述行为被证监会处以5万元的罚款。

 

那么对于这一次的处罚,覃辉本人又是怎么看待的?


覃辉认为处罚太重


近日,野马财经电话联系了覃辉。他在电话中先是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吐槽:“国内一些媒体记者还有没有职业操守,究竟是抓眼球,还是挖掘真相?这几年的报道不需要采访新闻当事人了?我上了几百家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头条,只有《中国经营报》、《大公报》和野马财经来找过我。”

 

覃辉提到,“证监会之前并没有对我进行调查或者笔录,我邀请他们来(香港)调查,他们也没有来。但是,后来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关于我提到了一个词——点赞同意,说我对于圣莱达财务造假的事项是点赞同意的,什么叫点赞同意,我在哪里点赞同意?点赞同意的证据在哪里?

 

“《行政处罚决定书》里提到的政府补贴和版权交易两件事情,我作为股东,没有必要去干预,也没有参与,确实不存在证监会说的‘点赞同意’和‘授意’。”覃辉说。

 

覃辉补充道:“我还在星美集团的官网上发了个声明《关于圣莱达处罚问题的情况反映》,这个声明是4月份就写好提交给了中国证监会的,近期公开了的。”

 

在这份声明中,覃辉主要观点是地方政府配合造假是不可能的。

 

覃辉在声明中称,“亏损企业面临年报压力,通过政府补贴减少亏损,并不少见。从胡宜东(圣莱达原董事长)当时给我汇报的情况看,我觉得是宁波当地政府愿意支持有500多工人的公司能稳定发展,是政府积极支持企业走出困境的一个态度。”


胡宜东表示,“一个地方政府能为了配合我这个上市公司去冒这么大风险做假账吗?真实的情况是,我们每年纳税很多,政府有税收奖励返还大概是1000万。可是税收返流程非常慢,要从国税出来。相比而言,财政补贴是从地方财政库出来,流程会快很多,补贴金额也是1000万。我就去找政府,政府答应可以给财政补贴。”


“可是政府没有钱补贴,需要我们缴纳1000万税收保证金,保证足额交税,并且放弃税收奖励返还的1000万。这个保证金是放在地方财政库的,补贴就用这个钱先出。”胡宜东称。

 

覃辉还为自己的下属鸣不平。他说,“说句公道话,胡宜东即使是有错误,造假是算不上的,他为了上市公司保住上市地位,为了来年能做重组,为了全体股民。好心办了坏事,但是这个钱是真金白银的给了上市公司,没有掏空上市公司,没有从上市公司拿钱。证监会给他的处分怎么能比那些把上市公司一掏就是几十个亿的人的处分还重?他也55岁的人了,怎么可以动不动就给人家十年市场禁入,一个人十年的名誉啊。”

 

“罚得太重了!”覃辉反复地说 。他说:“准备在60天内和圣莱达原董事长胡宜东一道,和证监会打官司。”

 

覃辉在电话中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解释说:“我太失望了,我在1994年就提供了几百个就业机会,现在我解决了上万人的就业问题,我做民营企业这么多年,但是,在对于我们的处分问题上,(证监会)不听我们的解释,我只能打官司了。之前不是还有风神股份和证监会打官司还赢了吗?我相信法律。”

 

买“壳”圣莱达 


那么,给覃辉惹来5年市场禁入的圣莱达,究竟是如何与其结缘的呢?这还得从2015年“星美系”入主圣莱达说起。

 

彼时,宁波有一家名为“圣莱达”的上市公司,主要产品是温控器和高端电热水壶,正处于经营不善的亏损之中。

 

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多方了解,当时“明天系”先相中了圣莱达,“明天系”有资本,但是没有产业,就通过中介找到覃辉,希望能够合作。覃辉将其麾下的影视、文娱、院线等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圣莱达,由覃辉的星美方面,负责公司的经营和管理。而“明天系”则负责圣莱达资本层面的运营,双方共同获益。

 

与此同时,覃辉为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0198.HK)及星美文化旅游(2366.HK)的实际控制人。当时正值A股牛市,中介找过来时,恰逢覃辉也筹谋着让星美“回A”。

 

就这样,双方一拍即合。

 

2015年7月,覃辉麾下的“星美系”成员星美圣典,以18.62亿元的价格受让了圣莱达原实控人杨宁恩、金根香持有宁波金阳光100%股权。原来的实控人拿着巨资套现离场,覃辉成为了圣莱达的实际控制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明天系”旗下多家公司也在十大股东之列,合计持股比例事实上比覃辉方面还高,但是,由于“明天系”是通过壳公司来持有股份,并不满足法律意义上的一致行动人披露条件。

 

原圣莱达董事长胡宜东也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确认:“当时星美进入圣莱达时候是高点,成本大概在30元/股左右。”而如今,*ST圣莱的股价尚不及当时的五分之一。

 

覃辉入主圣莱达之后,2015年8月31日,胡宜东被正式任命为圣莱达董事长,在参与了公司经营的大小环节后,他发现圣莱达当时的状况并不乐观,2014年度公司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

 

当时,“星美系”一心想做重组。

 

于是,胡宜东等人为了防止公司继续亏损以致被ST,更为了保住公司能够做重组的资格,便进行了上述证监会所提到的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

 

对此,胡宜东无奈地称:“早知道像这样,我还不如一次性做个资产减值。”

 

提到当时的状况,覃辉在电话中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我们就不该进入圣莱达,我们进入之后才发现这个公司问题太多,不够资格上市,但是谁应该承担责任呢?难道是我们?”

曲折“回A”路


胡宜东回忆描述,当时的覃辉想尽快完成对圣莱达的重组、早日达成“回A”愿景,投行已经进场,重组草案都已经完成。

 

只是,在覃辉一只脚刚想迈入A股大门的时候,被证监会一则调查通知书拦在了门外。

 

2016年1月28日,圣莱达接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2014年并购祥云飞龙事项立案调查(“星美系”进入前的事情)。

 

随后,圣莱达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在立案调查期间应当暂停” 为由,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

 

眼看借圣莱达“回A”无望,覃辉祭出了自己的B计划。

 

早在2017年,星美控股就公开披露,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成都润运)引入25亿元战略投资,“中植系”重要资本运作平台中泰创展增资15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成都润运的控股股东为星美圣典,实际控制人正是一心想带领星美“回A”的覃辉。

 

2018年1月10日,“中植系”麾下的宇顺电子(002289.SZ)发布公告称,拟收购成都润运100%股权,双方初步协商标的资产作价200亿元。

 

按照上述重组方案,该交易实施后,宇顺电子实际控制人将由“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变更为覃辉。披露的信息显示,星美院线资产将会通过借壳宇顺电子实现回归A股。

 

可人算不如天算。虽有“星美系”和“中植系”两大资本系族共同筹谋,但星美“回A”大计还是被圣莱达“坑”了个彻底。

 

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收购人最近3年有重大违法行为或者涉嫌有重大违法行为的不得收购上市公司。

 

于是,4月24日,宇顺电子发布了“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

 

一辈子永不“回A”


三年时间,两次回A失败,覃辉对野马财经说:“我一辈子都不会再进入A股,我也一辈子都不会去当董监高。”

 

其实,说起来,覃辉和A股的爱恨情仇可以追溯至20年前。

 

24年前,正值青壮年的覃辉设立了重庆卓京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从此,开始绘制“卓京系”的资本版图。

 

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卓京系”在鼎盛时期,曾控股长丰通信(000892.SZ,曾用名三爱海陵、星美联合,现为欢瑞世纪)、持股湘计算机(000748.SZ,已退市)等A股上市公司。

 

1995年,他从台商手中接过了著名的“天上人间”,因“天上人间”老板的名头过于响亮,一度盖过了“卓京系”的名头。

 

但2005年黑天鹅忽然降临。覃辉牵涉建设银行张恩照案,加上“卓京系”扩张步伐太快,对管理、资金都形成很大压力。于是,覃辉开始断尾求生,手中的两大上市公司也在那一时期易主。

 

或许从那个时候起,回A就成了覃辉心心念念的一件要紧事。但是,如今被证监会处罚,一心想回A的覃辉,居然发誓永不回A股。

 

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是怎么转变的。就像在电话中,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问覃辉,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覃辉说:“国内老有媒体报道我不承认开过天上人间,这个事情他们没有来采访我,实际上我从没有后悔开过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的老板覃辉和证监会打官司,你更看好谁?评论中见。




作为行业领先的财经新媒体,野马财经联合网易新闻|网易号邀请财经领域头部内容创业者和投资机构,举办“财经新媒体进化论——2018野马财经 HOT MEDIA新媒体峰会”,共同探讨和推进头部财经新媒体的成长与进化。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