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美元就没有石油?美国日本热猜中国的原油储备到底能用多少天
2018-09-19   BWC中文网

现在美国通过页岩油技术的改进,正积极的想成为全球主要的能源出口国,因美油已经可以在更低的油价水平下盈利,据权威机构预测,美国在2020年之前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降低50%,最快有可能在2035年就彻底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

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在9月12日发布的声明称,美国的原油产量已经超过了俄罗斯和沙特阿,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原油生产国,该声明提及,美国的油产在今年2月份超过了沙特(20年来首次);而进入6月和8月,再次超过了俄罗斯(1999年2月以来的首次)。

此外,EIA还预测在接下来的20个月内,美国的原油产量将继续维持第一,排在俄罗斯和沙特之前。不仅仅于此,在近期油价上涨的刺激下,美国原油生产热情高涨。

对此,The McGill International Review专栏作家Nick Chao认为,国际能源供应市场的变化似乎表明美国和沙特的“石油美元”协议可能提前结束。

我们曾提及,40多年前,美元脱离金本位后,美国与沙特签署了一份不那么正式“石油-美元-美债”的协议,并通过新载体石油得以重新支撑美元在全球的地位,近半个世纪以来,全世界的原油进出口国都在按照这一原则进行——“没有美元就没有石油”。

所以,从这一点来分析,石油美元时代更像是美国经济的灰暗时期:对外部能源的高度依赖。但自今年以来,在美国实施能源优先计划之后,全球石油市场一直在悄悄发生着变化。美国也正在制约油价上涨,甚至可能会释放原油库存来对冲。

而另一面,受制于美元结算限制的伊朗原油又急于回款(8月伊朗石油出口降幅超出市场预期),料将以更低的价格对外销售石油,这些迹象都说明,国际原油市场份额的竞争已经越发激烈。

有分析认为,争取更多中国市场的份额或也是沙特经济当下的一大重点。所以,现在共同的石油市场危机感已经让沙特和俄罗斯走到了一起,对此,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在昨天(9月17日) 表示,在即将举行的阿尔及尔会议上,OPEC+可能会讨论每天增加石油产量超过100万桶的选项。

另一面,中国的原油期货或也将成为一张王牌,分析认为,拔起石油美元的最后几颗钉子的冲击波最初的影响最有可能发生在亚欧原油市场。比如,近日德法高官宣布要建立独立于美元的支付和融资体系及欧盟宣布计划要用欧元来替代美元结算石油就是最好的注脚,甚至更像是一种预演。

我们注意到,这个信号释放的时间似乎很微妙,因为,刚好就在中国的一些石油公司计划减少购买美国原油的时刻,而据路透社此前报道称,中国今后料将采取措施以人民币大规模支付进口原油,最早或于下半年开始,很有可能会先从俄罗斯、安哥拉及伊朗的进口原油采购中开始实施,而这更意味着石油市场的货币新星“石油人民币”正在悄然升起。

现在,中国原油进口总量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净进口国,特别是近几年来,中国更在全球收购了大量的油田。市场普遍认为,目前中国大部分的原油进口进入了国家战略石油储备(SPR),为未来的能源需求提供保障。

数据显示,8月份中国进口原油3838万吨,比上月增加236万吨,同比增长12.9%,今年前8个月,共进口原油29919万吨,同比增长6.5%,进口增速扩大,这与我们上面分析对于原油将从被动降库存到主动补库存过程的判断一致。

然而,我们也多次强调,因中国的战略原油储备(SPR)此前一直鲜有公布(据新华OGP在6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4月末商业原油库存环比增长1.3%,但并未公布具体库存规模),这引起了包括美国、日本等国家石油公司的猜测。美国自20世纪70年代的阿拉伯石油禁运之后一直保持着全球庞大的战略石油储备,在墨西哥湾沿岸巨大的盐穴中储存了约6.6亿桶原油。

而据路透社援引的国际石油组织的预估统计,目前石油储备最多的是日本足够支撑到150天,美国大约可以支撑约149天,德国的战略储备为100天。

根据《国家石油储备中长期规划》,到2020年前,中国的战略石油储备要形成相当于100天石油净进口量的储备总规模,我们查询到里昂证券分析师此前的预计,中国目前的战略石油储备大约为40-50天左右的消费量,因为,国际上公认的一个惯例是,每个国家的石油存储要达到90天左右才是安全的。

另外一则消息显示,据《今日美国报》数周前报道称,过去十年来,中国一直在筹建战略原油储备,但其规模仍旧没有公开,分析师只能根据运往中国的原油船只和卫星图像进行估算。

据硅谷科技公司轨道洞察公司最新的预测(最高估计)表示,中国目前可能已经储存了约有6亿桶原油,很可能还会增长,因为自8月以来,速度为每天增加约8万吨(增速比去年突然提高了近13%),也许已经超过国际上公认90天的战略石油储备。

同时,中国拟将用人民币大规模购买进口石油后,也将帮助中国加快建设战略石油储备的速度,然而更重要的是,此举将直接有助于对冲美元波动所带来能源进口及成本溢价风险。(完)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