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新兴市场货币危机持续发酵 恐带来广泛的经济问题
2018-09-18   路透中文网

路透伦敦9月17日 - 新兴市场投资者在尝试判断,货币危机以及正在采用的危机对抗举措--大幅加息是否会造成广泛的经济减速、甚至经济衰退。


周四,土耳其央行加息逾6个百分点至24%,试图止住里拉跌势。里拉今年迄今已暴跌近40%。


阿根廷目前也苦于支撑披索汇价。披索汇率已缩水一半还多,尽管其央行猛加息至60%。


其他货币也陷于贬值涡流中,印度卢比跌至纪录低点,南非兰特、俄罗斯卢布和巴西雷亚尔今年迄今跌幅都在15-20%之间。


有迹象显示市场持续数月的动荡正开始损及实体经济。南非第二季意外陷入经济衰退,阿根廷也料将步其后尘,外界还普遍预计土耳其经济将在明年经历硬着陆。 


目前这些国家经济成长状况如何?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受到冲击的迹象如何?2019年经济预测中投资流动几近戛然而止的情况是否明显恶化?


**企业信心**


据本月稍早公布的数据,许多发展中国家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大幅下滑。    


“美元正在走强,美国前端利率也在升高,这种环境使得新兴市场的外部金融环境收紧,尤其是对赤字经济体而言,”汇丰新兴市场研究全球主管Murat Ulgen称。


**国内金融状况**


Ulgen补充说,与此同时面对资本外流,许多新兴市场的决策官员选择了升息,因此也导致国内金融状况收紧。    


“鉴于市场走势普遍震荡,利率升高且股市在夏季月份走低...金融状况很有可能继续保留在负值区域,”他说道。


新兴市场股市已从1月峰值下跌约22%,目前处在通常被视为熊市的区域,而这样的下跌通常被认为是自我维持的跌势。


“金融环境收紧将拖累未来的经济活动,”Ulgen预计。


**历史上的新兴市场货币大跌**


这种危机对新兴市场而言并不陌生。


国际金融协会(IIF)发现,实质汇率下跌30%或以上,同时货币贬值持续至少三年,跌势并未逆转之前的汇率高估局面,这样的情形自1980年以来出现过九次。


这九次分别是:墨西哥在1995年,印尼和俄罗斯均在1998年,一年后是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在2002年,埃及在2003年和2016年两度遭遇,乌克兰在2014年。


“历史上只有九次,实质汇率下跌达到这样如此大的幅度并持续如此长时间,”IIF首席经济学家Robin Brooks在近期一篇论文中写道。


“在货币贬值的年份,实质GDP大幅下降,随后会出现相对快速的复苏。在货币贬值之后,经常帐从巨额赤字转向盈余,先是受进口压缩推动,之后随着时间推移,又受到出口增加的支撑。”


**贸易条件改善有代价**


货币贬值能提高出口竞争力,从而帮助缩减国际收支缺口。但货币贬值也会降低国内购买力,同时信贷紧缩打压需求和经济增长。


另外,分析师还密切评估越来越多的贸易冲突和关税对新兴经济体的影响。对新兴经济体来说,贸易已经成为促进经济活动的愈发重要的因素。


Ulgen预计,新兴市场与发达市场的增速差距近期内将会缩窄。他已经下调了对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和南非的经济展望。    


**急停**


与此同时,资本流动情况将在判断最脆弱经济体将如何经受住最新一场危机考验时,发挥关键作用。


根据汇控的数据,去年流入新兴市场的资金量较大。该行估计2017年债市流入700亿美元资金,而股市流入650亿美元。


汇控数据显示,在2018年的良好开局后,新兴经济体债券市场的资金流向全面逆转;而股市在5月底前流入550亿美元后,其中将近半数复又流出。


摩根大通的Luis Organes警告称,新兴市场资金流入“突然停止”或骤减,及与之相关的负反馈回路,应会使有着大规模经常帐赤字的国家出现长时间的调整。


“尽管近期新兴市场增长放缓,但经济活动数据仍预示我们的GDP预估面临下档风险,”他在最近给客户的报告中指出。    


“考虑到从新兴市场增长放缓到尚未明显减少的金融市场、新兴市场布仓水平的负反馈回路,以及更加持久的土耳其和阿根廷危机的蔓延效应,这可能将是新兴市场更为持久的一个下滑阶段的开始。”(完)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