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稿:贸易战开打 货柜箱开溜?
2018-09-17   狮说新语


随着劳动力红利的消退,近年来越来越多在大陆设厂的外企纷纷将生产线外迁移向人力成本更低的越南、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中美贸易战据说正在加剧这一趋势——关税铺天盖地,消费迟疑,货柜箱往更大利润区流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左连村告诉《联合早报》,企业转移是遵循资本运作规律,资本要实现增值,必须向有利润的方向流动。他认为,持久的贸易战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但不能直接说贸易战推动了产业转移。

“这(本质上)还是政治上的事情,只能等尘埃落定后,再想办法去应对了。”

东莞台商投资企业协会会长翟所领说的“尘埃落定”,指的是中美贸易战的后续走向,以及事态的进一步明朗。翟所领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坦言,贸易战几个回合下来,在中国大陆设厂的台商中,不少人已受到较大冲击,部分企业甚至高达90%的业绩都在拟征收关税的范围内,目前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最后宣布”。

中美围绕贸易战的博弈已经持续数月,不管产品是否在征税名单内,出口业务是否与美国相关,许多企业或多或少都受到影响。翟所领说,不仅是外向型企业,内需型行业也受到冲击,包括大型公司、连锁店下订单时,现在普遍持更谨慎的态度,民众的消费意愿也在下降。

翟所领1993年进入中国大陆发展,是“登陆”发展的第一代台商。他先后在东莞、浙江、西安、沈阳等地投资,涉足多个行业。其中,在东莞长安设立的东莞广声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主营木制儿童益智玩具,其余工厂分别经营空气床、成衣辅料、有机蔬菜等。

他说:“幸运的是,玩具和空气床都不在此次拟征税范围之内。”不过,他的企业仍然受到间接性影响,由于成衣辅料在拟征税名单内,其浙江工厂供应给美国客户的商品减少,相关订单改由其在东南亚设立的工厂生产与提供。

珠三角加工贸易首当其冲

翟所领自2000年开始,逐渐将拓展脚步延伸至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印度尼西亚等国,设厂经营成衣辅料等业务。近年的全球布局,某种程度上帮他部分缓解了贸易战的冲击。

不过,对于更多企业来说,可能就没这么幸运。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冠深告诉《联合早报》,香港工商界与大陆、美国两地都有不少业务往来与投资联系,在输美产品供应链中,不少港商有着不同程度的参与,美国加征关税不仅导致企业产品销售困难,情况若持续,他担心港商今年圣诞节后的订单会进一步受影响,部分在珠三角与长三角设厂的香港企业,可能要面对减产甚至停产。

蔡冠深说,中美贸易纠纷持续不断加剧,将不可避免地削弱香港转口贸易和离岸贸易的功能,对于从事中美转口贸易的港商来说影响重大,在珠三角经营加工贸易的厂商更是首当其冲。各类贸易支持服务,比如航运、船务、运输物流、仓储,以至金融、保险等相关行业的发展也会受到牵连,并会进一步影响香港作为自由贸易转口港的地位与功能发挥。

直接间接影响都存在

主营电子零件的东莞骅国电子有限公司,便受到贸易战的直接影响。该公司董事长陈宏钦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其公司产品分为两类,一类是直接出口到美国,另一类是发到客户指定的工厂进行组装生产。

“(贸易战)对我们有直接影响,也有间接影响。”陈宏钦说,在美国对中国500亿美元(689亿新元)出口商品征收关税的清单中,东莞骅国电子有限公司便有一部分产品相关联,“对我的客户来说,关税提高了”。

面对来势汹汹的关税,各方都在思考应对措施。陈宏钦说,客户曾与他们协商转移生产基地的可能,包括客户本身也在做一些转移,例如到墨西哥组装,直接出口到第三方国家,或是在当地组装产品后,再运回美国。

与此同时,美国贸易代表处7月也宣布,受贸易战影响的从中国进口产品的美国企业,可向美国政府申请有效期为一年的关税豁免。陈宏钦说,他们的客户也正在予以应对。

至于贸易战对企业产生的间接影响,陈宏钦表示,美国消费市场中,贸易战涉及的商品很多,目前消费者在采购中国产品时多持观望态度,导致市场出货量下滑,包括他们所生产的零件提供给美国工厂后,客户成本增加的同时,消费者又谨慎观望,整体交易较为缓慢。

贸易战开打之后,东莞政府曾邀请当地厂商参与市场调研,了解企业所受影响的程度如何。据了解,部分台商当时强调,如果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措施落地,企业必定会受到相当程度的冲击,因此希望政府给予声援与帮助。

翟所领说,中国输美产品被征收10%的关税,企业还可与客户商议,双方各负担一半,但课征25%的关税就不大可能实现类似协议,双方都无法长期负担,美国客户极可能会因此另外寻求供应商,比如到东南亚国家。

贸易战加剧企业外迁?

美国客户在东南亚国家寻求供应的同时,中国国内部分厂家也在计划出走。随着劳动力红利消退,近年外资持续将目光转向人力成本更低的越南、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越来越多在大陆设厂的企业将生产线外迁,而中美贸易战据说正在加剧这一趋势。

据《纽约邮报》报道,美国玩具大厂“孩之宝”(Hasbro)三分之一产品由中国制造,虽然玩具目前尚不在拟加征关税清单范围内,但为避免遭到波及,该公司的玩具制造将撤出中国,转移别处。不过,“孩之宝”并未透露新的生产地点。

“孩之宝”执行长戈德纳(Brian Goldner)表示,此举是为了回应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进口340亿美元商品课征25%关税的举措。

美国提高对中国进口汽车的关税后,有外媒称,沃尔沃汽车拟将中国工厂的XC60生产线转移至欧洲。不过,沃尔沃7月中旬发布声明称消息不实,强调公司不会将XC60生产线移至欧洲。

尽管消息不实,但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贸易战对沃尔沃的影响。在声明中,沃尔沃也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将欧洲生产的XC60出口至美国,而中国生产的XC60将供应中国本土及美国之外的其他海外市场。

直接受到贸易战影响的东莞骅国电子有限公司,便正在考虑将部分受影响的产品转往亚细安工厂。公司董事长陈宏钦告诉《联合早报》,公司正就此评估,在菲律宾、泰国、缅甸与越南等国中寻找最合适的地方。

但他也强调,此举并不纯粹由于中美贸易战的开打,而是从长远来看,中国大陆的人力成本较高,未来中国奔向小康社会,工资成本还会不断增加。

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冠深表示,贸易战影响部分厂商的日常运营,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并引发在大陆投资的信心问题,目前部分港商已在考虑将厂房从大陆迁至亚细安等国。

但他同时表示,若要在亚细安国家投资,需要评估的因素很多,既要考虑政治稳定性,也要顾及搬厂的土地成本、工资和法律保障等问题。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左连村,近年曾就企业外迁现象到东莞等地调研。他告诉本报,大陆企业的“走出去”,或与对外投资、国家政策有关,而台资、港资等外资企业迁移的性质不同,是真正的转移。

根据他们的调查,不少台商虽正在承担人力成本上升等压力,但由于他们在大陆生活的时间较长,早已习惯当地生活,包括孩子也在大陆学校就读,实际上并不愿意离开;另一方面,将生产线迁至他国后,尽管人力成本降低,但企业本身也很清楚,经营不确定的风险也在提升。

左连村指出,企业转移是遵循资本运作的规律,资本要实现自身增值,必须向有利润的方向流动,正如早期发达国家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至发展中国家。不过,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他并不认可将两者直接联系在一起。

不排除会有美国企业回撤

左连村认为,持久的贸易战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但不能直接说贸易战推动了产业转移。不过,不排除部分在华美国企业出于民族利益,或是美国国内减税力度加大,会有部分美国企业在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选择回撤,但他们的举措同样也是遵循资本运作的规律。

在中美贸易战下,企业要如何调整自己修炼内功?蔡冠深表示,香港工商企业必须尽快评估贸易战对中期、短期业务营运可能带来的影响,并因应形势变化采取预防和应对措施,适当调整经营策略与投资部署,尽量减低贸易战所带来的风险与损失。

翟所领则表示,在减少成本、加强管理的同时,企业还是要努力创新。

他也指出,本着“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原则,现在越来越多在大陆投资的台企到越南等地考察。不过,如果不是此前就有充分的调研,此时贸然将工厂迁至东南亚也未必妥当。“如果把工厂全部迁走了,贸易战又不打了呢?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关税又不征了呢?”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