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曼倒闭十周年,风光难掩美国经济四大隐忧
2018-09-17   中国金融信息网

十年前的今天,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正式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将当年那场始于美国次贷的金融危机推向了高潮;十年后,美股号称正见证“史上最长”牛市,美国二季度GDP增速则创近4年新高,风险似乎已经走远。

但此间专家认为,资本狂欢与经济反周期增长并不能掩盖当前美国经济面临的四大隐忧。

隐忧一:股市泡沫风险

虽然受美国启动3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放松监管等举措刺激,美股持续强势,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当前已经估值较高的美股已经进入牛市后期,市场关于美股或面临暴跌的警告不绝于耳,一些先行指标也已发出了预警。

经周期调整后的标普500席勒市盈率(CAPE),近期一直在33上下徘徊。该数值仅次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历史峰值,已经高过了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夕的数值,与1929年美国大萧条前夕数值相当。

巧合的是,席勒市盈率的发明人、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14日在纽约出席活动时表示,减税对上市公司盈利的刺激并不可持续,投资者应准备好应对股市的“糟糕时刻”。

美国知名投行摩根大通则警告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受主权债务膨胀、央行量化宽松等政策影响,此轮美股牛市终结之时,全球经济恐将遭遇50年未见的金融危机。

摩根大通认为,流动性缺失或成下次美股崩盘诱因。2008年以来,被动型及指数型基金规模迅速膨胀,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的发展让程序化、自动化交易日渐成为市场主流,当市场在下降趋势中触发卖出条件时,大量被动型程序交易的连锁反应会令市场发生“踩踏”“闪崩”的风险大增。

美国牛顿顾问公司创始人兼总经理马克·牛顿则认为,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及持续加息等量化紧缩政策,也是会导致美股暴跌的潜在诱因。他认为,最早在2019年春季,美股可能会面临一轮40%至50%幅度的大调整。

牛顿说,从历史上看,美股从来未摆脱牛熊交替的宿命轮回,只是每次似曾相识的暴跌都有预料之外的不同诱因。

隐忧二:经济衰退风险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原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对记者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主要央行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堪称现代历史上央行最大胆的货币政策举措,但其过度使用已一定程度上造成实体经济对其产生了依赖性。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的非典型性复苏很可能已经为下次危机埋下了隐患。

美国QuantScape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关宁说,2016年美国经济本已显露出扩张周期后期迹象,但特朗普政府出台的减税、放松监管等刺激举措,刺激了美国股市,也延长了经济复苏周期,但“经济周期该来的还是会来”。

关宁说,当前美国的利差曲线(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减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受到市场高度关注,这是美国经济是否会陷入衰退的一个重要先行参考指标。从1957年以来的历史看,每次利差曲线出现负值,美国经济随后几乎都会陷入衰退。

近期美国的利差曲线呈持续下降态势。14日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仅高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约0.2个百分点,已处于历史较低水平。

关宁表示,收益率曲线趋平并不必然意味着会出现倒挂,但毫无疑问,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风险正日益增大。

牛顿说,当美国经济生产率增长仍存在非常现实的问题时,美联储过度收紧流动性就有可能会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隐忧三:债务高企风险

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很多金融机构和企业的负债通过政府救助逐步降下来了,但这些负债并没有消失,而是转移到各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了。

资料显示,目前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规模均超过4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摩根大通日前发布的盘点金融危机十周年的报告称,自2007年以来,全球主权债务占GDP的比重增长了26个百分点,其中发达国家市场债务占GDP的比重飙升约41个百分点。

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当前公共债务规模已达到约21.5万亿美元,且没有迹象表明短期内美国债务水平将会下降。摩根大通预计,到2019年底,美国财政赤字将达到其GDP的5.4%。

贝兰克梵说,目前全球主要国家利率整体仍处于较低水平,债务问题的负面影响尚未得到全面体现,如果未来因利率上升等因素导致债务形势恶化,不排除有国家会再次发生类似当年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可能。

隐忧四:贸易政策“任性”风险

全球经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非典型性复苏,本身就呈现出一定的脆弱性,美国近期保护主义倾向明显的贸易政策,正将这来之不易的复苏置于危险之地,而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首当其冲。

2018年,委内瑞拉、阿根廷、土耳其、巴西、俄罗斯、南非等许多新兴市场国家经济体因货币快速贬值而遭遇不同程度的经济动荡之痛,这其中固然有新兴经济体自身原因,但“美国优先”导向下的贸易保护政策恐同样难辞其咎。

美国摩根大通银行首席执行官杰米·迪蒙认为,当前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增强,如果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摩擦演变为影响更广泛的贸易战,那将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巨大风险。

关宁说,全球经济增长如因美国贸易政策出现下滑,美国也难独善其身。美国拥有全球最多的跨国企业,全球经济增长下滑必然会影响这些企业的海外经营,并很可能会通过供应链传导,最终拖累美国经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日前专门就雷曼兄弟倒闭十周年撰文指出,后危机时代全球经济仍面临金融监管放松、贫富分化加剧、保护主义和内向型政策增多、全球经济失衡等诸多挑战,需要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共同合作应对。(记者王乃水)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