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泡沫制造专家,币圈搅弄风云
2018-09-11   友财网
点击标题下「友财网」可快速关注


华尔街,是世界的财富中心。那里的金融幽灵们拿着惊人的高薪,大肆攫取财富。纸醉金迷,荒淫无度。与此同时,大量的普通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勒紧裤腰带过着日子,吃饭要用馒头擦净盘里的菜汤。


对此,他们给予的解释是:“凭什么我要尊重穷人?我们生活在一个奖励成功者的世界。”


高盛的总部,位于纽约曼哈顿下城一座高230米的玻璃幕墙大楼。享有近150年的吸金历史,被誉为“华尔街最高效、最诡秘的赚钱武器”。


施舍穷人钱财,被看作是危险而没有意义的,这会让弱者产生依赖性从而不能保护自己。“奖赏失败者会让我良心不安”。而问题就是,这其实并没有什么错误,不是吗?



高盛前身,聪明的二道贩子


让我们回到1848年,一场席卷了整个欧洲的反封建革命爆发,一个来自德国小镇的牧牛少年,为了摆脱犹太人在德国的惨境,背井离乡漂泊到了美洲大陆。他就是高盛帝国的创始人,马库斯·戈德曼!



他从拉马车起步,赚到了一点钱。紧接着,贷款买了一个缝纫机,开了裁缝店。此时,正值美国南北战争末,财政收紧银行利率非常高,马库斯·戈德曼看到了商机。倒卖商业本票,这就是高盛的前身。他的商业思路是什么呢?首先介绍一下“本票”,简单的说企业如果缺钱,会从富裕的商人手中借钱并立下字据,这个字据就是本票。这个字据是可以转让的,到期时,谁的手中有票据企业就会把钱给谁。


马库斯·戈德曼就是在这其中挖掘出了商机,他寻找资金周转比较困难的富商,从他们手中低价购买折扣的本票。因为富商着急用钱,甘愿损失掉一些银子。接着他再去商业银行把本票转让给银行,价格比购买价高出0.5个百分点。摇身一变,成为了专业的二道贩子,进入了金融世界食物链的最底层。


别小看这薅羊毛的投机行为,它在大公司的夹缝里找到了生存的空间。这项小型商业票据贴现业务不仅仅可以为商人融资,也为银行节省了办理琐碎业务的成本。马库斯·戈德曼日夜奔走,勤奋的他在第一年实现的票据交易可达500万元。


马库斯·戈德曼用自己的成功证明了一件事,穷人应该通过思考和努力来获得财富,而不应该依靠富人的施舍。贫富差距现象从来不应该成为不劳而获的借口。



从清洁工蜕变的高盛拯救者


“金钱买不到幸福,但是它可以解决你95%的烦恼。”


1930年大萧条时代,华尔街彻底崩盘。高盛差一点就挂了。此时救世主出现了,西德尼·温伯格,不仅将高盛从水火之中挽救了过来,还一举将它变成了一个“大买卖”。


这个救世主可并非从天而降,西德尼·温伯格出生在贫民窟。他进入高盛的方式可谓大胆又粗暴,现在的求职者都不见得有他的魄力。


一大早,他就盯上了这栋楼。没有别的原因,只不过从外面看它是那么的光鲜亮丽。他一层一层的进去询问:你们这还招人吗?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没有一家可以提供空缺职位。



最后,在高盛的大堂遇到了一位清洁工,他谦逊的问:“你需要一个助手吗?”


他当然喜欢有一个助手!就这样,西德尼·温伯格获得了一份月薪20美元的高盛保洁工作。


他从清理痰盂开始,经常给领导送信件认识了高盛当时的老板。随后被提拔为传达室领班,后进入了领导家里或许和仆人们一起吃饭。20年之后,在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寒冬中,他成为了高盛的最高管理者。



寒冬大熊市,谁都挣不到钱。他就在这段时间挣取了其它东西。


免费用心地服务客户,赢得客户的信任和口碑。在他手里,高盛第一次与政府扯上了关系,高盛系渐渐渗透入美国政界内部。1932年罗斯福竞选总统,华尔街大佬没有一个人支持他,尽管西德尼·温伯格并不赞赏罗斯福的政治理念,却独树一帜地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他为罗斯福和竞选团队筹集了大笔资金,最后,罗斯福胜选!


1930年到1945年,长达15年的熊市,高盛虽然没有丝毫的经济利润,但凭借着品格树立了品牌。牛市一到,客户们砸过来的生意快淹没了公司的头顶,高盛迅速崛起。


如今的高盛,在世界各地早已是无所不在!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后,挑选的财政部长正是高盛集团前合伙人史蒂文·努钦。


当之无愧的泡沫制造专家


贫穷的时候才有时间谈论灵魂。共同患难是容易的,相濡以沫实际上是因为彼此需要。一旦可以在这个世界站稳了脚跟,欲望的膨胀会让人性泯灭。


金融世界的交易就像在游泳池里撒尿,听起来很脏,但真的不算个事儿。高盛,在全球扩张的过程中,在一代又一代领导者火炬的传承下,被扣上了一顶“泡沫制造专家”的帽子。


郎咸平在《新帝国主义在中国》一书中揭露了高盛全球财富侵略的秘密。第一个战略就是:卖空。简单的说,就是他向证券公司借一只股票高价卖掉,然后通过发布坏消息做空股价,再低价收回还给证券公司,进而大赚一笔。这样的做空案例在币圈也是屡见不鲜。


但妙就妙在,高盛不会直接出手,明目张胆的遭人唾骂。寻找背锅的替罪羊就是高盛第二个精明的战略——影子操纵。


影子操纵的逻辑弯道如果足够长,轻易就可以瞒天过海。比如说,高盛是中国工商银行战略投资的最大股东,中国又是南非银行的股东之一。此前,希腊等国遇到债务危机后,受高盛致使退出欧元区,欧洲人很生气,寻根发现中国工商银行是其大股东,就开始制裁中国。高盛实现了自己的目的,却毫发无损。



高盛实在是精明的过分了。2004年,中国国有银行寻求上市引入海外投资,高盛作为战略顾问提出中国建设银行清算坏账有利于融资。并将其引荐给合作伙伴“美国银行”,美国银行投资了数十亿股,获得了一块又干净又高收益的资产。高盛不断的推动建行上市,美国银行净赚1300亿,造成了中国国有资产的巨大损失。按照规定,高盛是要付建行牌照费用的,但是由于当时我国的法规相对落后,钱白白地让人家赚走了。1300亿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中国每一个老百姓都白白给了美国100块钱。


业内这样评论高盛:它就像整个经济版图上的一只饿鹰,它视角敏锐时刻准备捕捉猎物,不放过一一丝利润。世界哪个角落有投机的机会,它就奔向哪里。除此之外,高盛对科技产品采取时刻紧盯的态度,极度重视,将科技力量视作改变世界经济格局的机遇。


搅弄风云,币圈的热情


高盛几乎在每个关键的历史时期都能把握住千载难逢的机会。这就要说到币圈了,这样一个高盛,面对区块链技术在世界金融体系内引起的疯狂变革,又怎能会熟视无睹不来掺上一脚呢?


事实上,在大型金融投资企业中,高盛跻身在最积极的公司之列。它不仅大力投资区块链项目,还到处公开表达其对区块链的热情。在去年1CO的空前盛世里,高盛在官网上整幅整幅表达着对区块链技术的迷恋。年初,高盛以一份长达79页的区块链完整报告向世界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向币圈宣告了它的地位。



在牛市中,一轮又一轮追加,高盛投资了Axoni一家分布式基础设施技术公司,又继续参加了B轮融资,金额高达3200万美元。除此之外还有纽约区块链创业公司数字资产控股(DAH)、U链、墨客MOAC等。


就在9月6日,高盛集团传出将暂停开设加密货币交易柜台计划,比特币大跌了6%,跌破7000美元!今日又传出辟谣,说公司打算设立柜台是豪无根据的。


结语


千万小心!当我们对一件事物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就开始学会了辨别其言论的深层含义。在它这般高调唱涨数字货币,又时不时放出一些做空的消息时,不可不警惕防范。


人类太容易轻信!


“如果你只能擅长一件事,那就擅长撒谎吧;因为如果你擅长撒谎,你就擅长所有事。”


手舞镰刀的人,是丝毫没有同情心的。看清资本大鳄的本质,他们操纵经济和民生,眼中只有利益。而最擅长的一件事,莫过于在一番造势后退去,留下那些仍在奋力挥舞双臂的裸泳者。


——本文转载自:区块链悟空



注:以下推广与文章内容无关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