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阿根廷金融动荡的警示
2018-09-09   瞭望

点击蓝字 △ 关注我们

 阿根廷是南美州第二大经济体,与巴西互为拉美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作为新兴市场国家,其货币贬值加剧金融市场动荡,并影响经济增长前景,其中的深层及长期原因更值得关注;对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也是一种警示

  • 外债规模上升,主权债务违约风险加大

  • 产业结构单一,工业占比萎缩,出口主要依赖于农产品

  • 财政支出激增但使用不合理,推动了物价上涨和货币贬值

  • 改革滞后,高福利及保护主义政策抑制了经济活力、增添了通胀压力

◆ 需指出的是,阿根廷属于高收入国家,预计在IMF以及其他组织和经济体的支持下,国内如果措施得当,阿根廷金融市场会逐步稳定下来

文/谭凇 朱昱晓

作者单位:东兴证券、中国人民大学


  今年春夏之交新兴市场多国货币贬值,引发了多国金融市场动荡,阿根廷、土耳其等国表现尤为明显。从2017年12月开始,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呈快速贬值趋势,并延续到2018年。上半年虽一度平稳,但到了8月30日,比索当天急速下跌10%,1美元兑比索高达38.5(一度达到41),贬值幅度已远高于土耳其里拉及印度卢比等新兴市场货币。为应对贬值,阿央行将货币政策利率从45%急升至60%,同时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5个百分点。


  阿根廷是南美州第二大经济体,与巴西互为拉美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比索“跌跌不休”的影响令人关注。外界普遍预计,阿根廷经济今年三季度或将陷入衰退。


  从短期因素看,阿根廷比索的贬值压力,

  • 一是美元升值导致新兴市场货币贬值。

  • 二是通货膨胀加速导致比索贬值。2018年以来随着国际石油价格不断攀升,阿国内通胀出现加速上涨趋势,截至7月,过去12个月通胀率累计高达31.2%。

  • 三是干旱导致农业歉收及农产品价格下降。预计本次旱灾会给阿出口造成85亿美元的损失。

  • 四是经济增长预期下降。干旱不仅影响农业,工业生产同样急剧下滑。另外,巴西是阿根廷最大的贸易伙伴,今年以来巴经济表现不及预期,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阿根廷经济和货币。

  • 五是恐慌心理加剧货币贬值。货币贬值导致股市持续下跌,国际投资者开始撤离阿根廷市场,资本外流。


  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阿根廷,其货币贬值加剧金融市场动荡,并影响经济增长前景,其中的深层及长期原因更值得关注。对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也是一种警示。


  首先,外债规模上升,主权债务违约风险加大。2001年阿根廷主权债务违约之后被国际金融市场禁止融资,2016年恢复融资功能,重返国际债券市场。在多种形式国际融资的推动下,阿外债规模再度扩张。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部外债为2537亿美元。但截至2018年7月底,阿国际储备却只有580亿美元。显然,国际投资者认为阿根廷主权债务违约风险较大。


  其次,产业结构单一,工业占比萎缩,出口主要依赖于农产品。从当前数据看,农林牧渔以及下游的加工业是阿支柱产业,在商品出口中占据重要地位,2017年占出口总额的60.1%。另外,矿业及相关产品出口占比为11.4%,运输设备占比为10.9%,化工产品占比为8%,机电产品只有2.3%。在国际农产品价格回落以及国内干旱的影响下,阿贸易状况急剧下滑,2018年1~6月,贸易逆差上升到51.8亿美元,同比增长98.1%。这并非偶然,拉美学者认为,阿产业结构单一的重要原因是长期实施进口替代政策,通过进口关税壁垒等方式对国内制造业进行保护,其结果是国内工业品价格高昂、制造业竞争力萎缩和产业结构倒退。据世界银行统计,阿根廷工业占GDP比重在1966年高达49.6%,此后持续萎缩,至2017年下降到21.7%。由于工业生产领域缺乏对外资的有效吸引力,国际资本也极少流入阿进行实体经济投资,进一步加剧了阿根廷的宏观金融脆弱性。


  第三,财政支出激增但使用不合理,推动了物价上涨和货币贬值。过去十年以来,阿根廷财政支出总额逐年攀升,从2015年开始阿由持续多年的财政盈余转为财政赤字,2016年达到2732亿比索,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也上升到3.4%。


  问题的关键在于财政支出中占比最大的为经常支出,主要包括公共消费和运营成本、物业支出、社保支出、其他流动支出、向私营部门以及公共部门的经常项目转账等,其次才是资本转移支出和资本支出。这样的支出结构显然是消费性而非生产性的,财政支出激增只能诱发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贬值,并不能促进经济持续增长。


  最后,改革滞后,高福利及保护主义政策抑制了经济活力、增添了通胀压力。尽管阿根廷各届政府都在努力进行改革,但延续了高工资、高福利政策。为获得选民支持,阿政府大力发展国有经济和实行高福利政策,甚至为迎合民粹主义和劳工阶层不惜收回外资企业,提高关税壁垒,实行贸易保护。这些经济政策让政府获得了民众支持,却使经济缺乏活力,造成外资进不来、国有企业效率低下、工人福利支出不断攀升,导致负担日益沉重。就工资而言,阿根廷长期保持两位数的增速,2018年前五个月,工资同比增长幅度在24%~27%之间,这必然形成成本推动的通货膨胀。


  此轮金融动荡对阿根廷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将加剧国际投资者对其经济前景的担忧,阿吸引国际资本的能力进一步被削弱;货币贬值进一步加剧通货膨胀,从而扼制经济增长;在经济发展受阻的情况下,债务违约风险进一步加大,等等。


  当然,金融动荡是危机也是机会,货币贬值可以促进出口,也可以倒逼经济改革,从而激发长期发展潜力。需指出的是,阿根廷属于高收入国家,2017年人均GDP超过1.4万美元,截至2018年3月底,居民在海外公开的资产总金额约2764亿美元。预计在IMF以及其他组织和经济体的支持下,国内如果措施得当,阿根廷金融市场会逐步稳定下来。LW


刊于《瞭望》2018年第37期

延伸阅读

☞ 瞭望|韩国金融危机20年话“得失”,为中国带来哪些启迪?

☞ 深刻!从全球价值链视角看中美贸易平衡问题

长按上图,关注瞭望微信

瞭望新媒体,给你权威的新闻洞察力

总监制 | 王磊

监 制 | 潘燕

编 辑 | 喻千桓

觉得不错,请点赞!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