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大刚:互联网金融出问题是因为服务的中小微企业出了问题
2018-09-09   华夏互联网金融

戳上面蓝字关注「华夏互联网金融



来源:华夏时报 金微


9月6日-7日,2018朗迪中国峰会(LendIt China)在上海浦东举办,作为全球金融精英交流的平台和全球化顶尖金融科技智库,朗迪金融科技峰会已连续三年在中国举办。峰会上,北京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郭大刚演讲时表示,因为互联网金融行业高度服务了中小微企业,跟他耦合度很高,当他出问题的时候,所以我们就出问题了,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证明了我们这个行业真的服务了中小微企业。“网贷行业最黑暗的时候还未到来,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是风险最高的时期。”


郭大刚在演讲中用了大量的图表阐述自己的观点:2015年10月份以前,互联网金融市场完全自由发酵、自由成长的,2015年10月份以后,出现了市场干预,而且强度越来越强,机构开始选择在2015年底退出市场。一直到2015年底的时候,更多机构退出市场。也就是说,进到市场的人变少了,退出市场的人变多了,这个时候市场的情绪开始反转。


“2015年10月份以后,你们再看,大部分机构不再能拿到有效的投资,因为市场不看好他了,之后每一次出台所有意见的时候,就引起了一个退出高峰。2016年的8月24号,银监会暂行办法强化了中介的地位,更多机构开始退出市场。”


“在利率曲线方面,大概20%左右,法定红线36%对吧,当高院规定36%作为上限的时候,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就变成了事实的下限,没有人低于这个成本给市场提供服务的。我们给投资人的回报率,投资人的回报率持续降低,这中间是有一个机构拿掉的费用,整个行业运营产生的费用,包括你的营业收入在里面,平台拿掉的这些成本。”


“在行业在持续发展过程中,营业额持续增长,每年最高的时候甚至有三倍的成长率。但中间的费用成本是很大的,而且是不断增加的。但是这个行业里很多又说自己不盈利。那这么大的毛利规模或者收入规模到哪里去了?这个过程是个风险的累计过程,而我们产生的收益被风险对冲掉了。等于这个行业就一直在处于一个风险的累计过程中。”


“假如你投资强度不够,就意味着在你的平台上风险持续累计。2015年、2016年以后,整个投资强度才回来。而真正在市场里面有价值、被投资的机构为减少了,因为只有很少量的机构,在资产侧进行了持续的投资,大部分在负债侧做了很多工作。所以这个市场里面,该活下来的机构其实没有太多。”


郭大刚说,自古以来中小微企业是融资难、融资贵,他本来不应该仇恨股权融资,但是为什么在中国就要通过债权融资?而且愈演愈烈,因为我们的利率体系是双轨制的。“一面是行政的货币发行体系,另外一面是民间高度发达的完全市场化的货币定价体系,两个利率中间产生套利,而长期的供给不足,中小微企业拿不到钱,融资成本会会无穷大。”


所以在中小微企业,债权和股权有什么差别?从利率的角度没有差别,但是在法规保障上不一样,股权可以烂掉,债权烂不掉。从自我保护的角度,企业会选择债权。


郭大刚说,现在所有机构都要变成信息中介,即使这次合规检查完成了,大家都变成信息中介了,这个市场的供给也只有这么多。但是整个市场的需求还在那里,我们经济还要转型,中小微还要活下去。假如没有这块供给中小微没有了,我们的社会结构会是什么样子,那就不是金融问题,甚至不是经济问题,更可能是社会问题或者是其他的问题。这就是我们正在经历的东西。


郭大刚说,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过去的6月和7月,我担心是今年年底的最后一个季度和明年年初的第一个季度,假如大规模中小微企业说不干了,会怎么样?所有的资产烂掉了,坏账率会上来,如果你们还进不了央行征信,那些违约的人没有任何义务、没有任何风险、没有任何成本,怎么办?所以最坏的时候还没有来,大家要做好准备的。


从监管的角度审视,监管对什么负责?一个是投资者保护,第二个是抑制行业累积风险。金融监管机构看到的只有金融风险,但是互联网是金融风险并不止于此。


在郭大刚看来,互联网的特性有媒体属性,涉众型的,涉众性风险是互联网的另外一个风险是社会风险,这个风险远远大于金融风险。“所以我们的主要风险是涉众型社会风险,而不是所谓的金融风险。”


郭大刚说,但作为监管你只有一万亿(待收),但是那么复杂,我投资强度很高,我要花很多钱进去才能管好。只有一万亿,这个收益太低了。而地方金融监管机构的责任权利完全不匹配,这都是问题。


郭大刚说,第一,中国的社会正从实物资本阶段往信用资本阶段走,第二中国社会从工业社会向商业社会演进,这里面有个词叫商业文明,所以基于信用的中小额的贷款一定会起来,这是市场的需求。“这个市场需求,必须要通过完整的市场制度才能保障。比如我们的征信体系。”


从互联网的投资角度来讲,初始投资强度,传统的金融机构很低,我们互联网金融企业是高科技企业,投资强度初始强度非常高。第二个这个成本必须通过运营迅速摊薄,这是互联网的特色。“所以你想没有规模,你是无法产生比较收益的。所有的成本,在市场被淘汰下,在蓝色曲线之下的成本会摊薄,会取得比较收益,那些机构会活下来。”


在郭大刚看来,有两个条件,第一个你要有足够的投资强度,人财物必须拿出来,而且有确定的方向建立相应的能力。第二个你要有有效的运营,获得规模,把你的成本全部摊薄,这才是互联网金融。


郭大刚说,中小微企业发挥了重大作用,我们就业80%是靠这个来的。中小微企业对于我们非常重要。正是因为我们这个行业高度服务了中小微企业,跟他耦合度很高,当他出问题的时候,所以我们就出问题了。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证明了什么?我们这个行业互联网金融真的服务了中小微企业。


郭大刚说,现在2008年完全不同,美国当时出的问题是金融系统出问题,我们传递到金融领域,甚至到社会领域,演变成社会风险,所以我们发QE把他阻断了。但是这次翻过来是因为我们经济出问题了,通过高度市场化的金融业务表达出来了,所以根源不在我们,是在经济。


郭大刚说,我们要建立相应制度的,假如没有相应的制度,还是所谓信息中介的话,假如所有人都想出去的时候,就没有人能逃得了了。有一条,大家对中国的未来是要有坚信的,为什么?13亿人勤劳勇敢,所有人都想有幸福的生活,全世界都没有多么大的力量,中国的需求和发展的空间,而且是非常确定的。当目标确定之后,剩下的就是路径。只要不乱,我相信我们只要持续走下去,一定会达到这个目标,所以长期大家应该有信心。


投稿、交流,欢迎添加微信:13401098216


华夏时报旗下互金频道,已入驻平台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