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大考将至
2018-08-20   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张友红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智能汽车的故事相当精彩。大佬,巨资,赌注……各种具备传奇色彩的字眼都粉墨登场。


先从两个雪中送炭的故事说起。



2008年,许家印急缺过钱。他找过王石,王石很果断的拒绝了他。他又去了香港,之前他认识了新世界集团主席郑裕彤。郑裕彤是香港包括李嘉诚在内的四大家族之一。为了取得郑裕彤的信任,三个月里,许家印每周都要和老爷子郑裕彤吃一次饭,并去郑家打牌。他跟郑裕彤玩锄大地,跟其子郑家纯斗地主,有时牌瘾大还会玩至深夜。尽管许家印不太会讲广东话,郑裕彤又不会说普通话,语言交流比较困难,但两位在牌桌上你来我往,玩得不亦乐乎。


牌友郑裕彤真的救了许家印。


2008年6月,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投资机构,总共斥资5.06亿美元入股恒大。其中,郑裕彤通过旗下周大福以1.5亿美元买入恒大3.9%的股份,成为这轮私募中的领头羊。


十年后,许家印的公司成了内房股里市值最高的一家。特别是在去年一年,市值连续翻番,许家印因此还登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一度压过王健林,甚至马云马化腾。


十年后的这一年,他扮演了一回当年郑裕彤的角色,这次他救的人是贾跃亭。上个月许家印去了趟美国见到了贾跃亭,他在FF汽车里坐了坐。在这之前的6月26日,他已经对外宣布并完成了对FF汽车的入股:恒大许家印67亿港元入主FF汽车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接盘贾跃亭。


许家印投过足球,卖过水,这次要参与造车了。这次,他并不仅仅是注资FF汽车这么简单。


本周的8月14日,许家印召开了一个发布会,宣布FF在中国设立了运营总部,命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


在揭牌仪式上,恒大公布,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兼任FF董事长。此外,恒大集团还调任刘浩、刘俊、沈立柱、王全喜担任恒大FF副总裁,李福奎担任总裁助理。


贾跃亭的FF变成了许家印的FF。就如同曾经贾跃亭的乐视变成了孙宏斌的乐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许家印就接过了贾跃亭酝酿了五年的梦想。一夜之间,在造车领域,许家印和蔚来的李斌,小鹏汽车的何小鹏,威马的沈晖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许家印雪中送炭,或者是抄底,结果都是他大赚。


自6月底,恒大正式宣布以67.46亿港元入主贾跃亭在美国投资的新能源车企法拉第未来公司(Faraday Future,简称FF)之后,作为FF汽车的投资主体——恒大健康股价就一路走高。数据显示,35个交易日里,恒大健康的涨幅高达202.82%,公司市值则从398亿港元上涨至1206亿港元。超过投资FF 67.46亿港元资金的12倍。时至本周最后一个交易日,恒大健康总市值1126.94亿港元。多出来的728.94亿可以买十个FF汽车。


许家印说,十年后年产量要达到500万辆。说这样的豪言壮语的许家印在两个月之前还是局外人。钱,巨多的钱,一直是新势力汽车入局后决定命运的第一要素。



许家印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小鹏汽车的何小鹏就在广州的城市坐标广州塔媒体发布中心宣布了小鹏汽车的下一个小目标:2019年底总融资将达到300亿元。


其中只有三分之一会是股权投资,另外三分之二将以私募基金和其他投资形式引入。


在何小鹏看来,资金是造车的门槛,造车需要很多钱,这点就足以淘汰掉一些同赛道的初创公司。目前为止,小鹏汽车总融资额已超过100亿元。


在这场豪华的发布会上,何小鹏说了很多大实话。何小鹏说,“我个人觉得明年上半年不是一个好年,要准备很多钱过冬。”


他还说,“我真的觉得造车很难,今天很难,明天很难,后天也没有更美好的感觉。”


何小鹏是产品经理出身,地道的互联网人,UC浏览器的创始人。UC浏览器被阿里收购后,他并入阿里,过着财务自由,名望在外的美好生活。2014年第一次体验到特斯拉,对用户体验情有独钟的他一发不可收拾,决定创业造车。


那一年,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有李斌,他们都相对低调的开始。唯有贾跃亭,以梦想的名义开始的轰轰烈烈。


低调,或许是因为何小鹏与李斌一样,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李斌说过,没个200亿别想造车的事。就在许家印在发布会上宣布FF改名为恒大FF的前一天,李斌提交了蔚来准备去美国IPO的招股说明书。


说明书第一次把蔚来的钱算清楚了。


招股说明书显示,从2016年1月以来,蔚来共融资170.58亿人民币。


2015年开始拉班子到现在,三年半过去了,蔚来的钱省下不多了。


按照招股书里的数字,截止2018年6月30日,蔚来汽车在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的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25.73254亿元,50.21174亿元、33.25529亿元。除去2015年,2016年至2018年6月,蔚来总共花出去了109.19957亿元,2015年全年以及今年6月份以后的花费并未统计。2018年上半年亏损33亿,按照这个亏损速度保守估算,2018年蔚来的总亏损极有可能超过60亿人民币。170亿的融资里,减去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保守亏损估算,到今年年底蔚来的钱袋子所剩不会超过30亿。这意味着,如果到年底蔚来没有上市或者获得新的融资,它就要面临缺钱的窘迫。


如果上市顺利,今年9月份蔚来的钱袋子里就会多出18亿美元(一百多亿人民币)左右的资金。


何小鹏说,明年上半年不是一个好年。对于资本而言,大家已经达成共识。从今年密集的独角兽流血上市的节奏可以证明这一点。


蔚来想上市,最想解决的无非也是钱的问题。


站在这个角度,15日小鹏汽车的发布会上,何小鹏将小鹏汽车未来一年的目标首先定为融资300亿而非量产多少,也是很实在的说辞了。



除了钱的问题,新势力造车各家最近的频繁动作也在预示一点:大考在即。


按照时间紧迫度排列,首先面临大考裁决的是威马汽车。


威马汽车的创始人是沈晖,原来是李书福的门将,一手经办了吉利收购沃尔沃的著名案例,并一手筹建了沃尔沃中国。威马的投资机构身影里可以看到百度、腾讯、红杉等等。是造车新势力的实力派。


9月底,是威马实现量产车交付的日子。交付的数量是一万。


何小鹏在7月31日发朋友圈说:“今年没有人能够交付10000辆汽车”。


沈晖一定也看到了这条消息。


距离九月底还有一个多月,这一万辆的承诺能否兑现,沈晖没有在这个时间出来说话。威马正面临舆论上的低势,目前的消息并不乐观。据媒体报道,一辆使用不过3个月的野马新能源汽车在充电时发生自燃,车辆搭载的电池来自谷神新能源,与威马EX5部分产品一致。随着野马新能源汽车自燃事件的发酵,以及威马EX5所用电池信息的曝光,有报道称,威马汽车群已经有近三分之一的EX5意向车主和潜在客户退群,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放弃购买这款车,而剩下的一部分则退而观望。


面对何小鹏一万辆的悲观发言,反倒是蔚来的李斌出来回应了,他和何小鹏打赌,年底蔚来汽车一定能够交付一万辆车,输了赔对方一辆蔚来ES8。何小鹏回复,“谢谢李总的礼物。”


蔚来也的确在之前许诺过,今年完成一万辆的交付。


一万辆的考验在威马和蔚来的头顶上,已经成了最迫切的事情。


何小鹏聪明又实在,除了提醒人们记住威马和蔚来的一万辆承诺,面对媒体群访,他表示,“我真的觉得造车很难,今天很难,明天很难,后天也没有更美好的感觉。”


许家印聪明,说了一个不输气势也不让人抓把柄的话,“十年内500万辆。”十年还长,500万辆群压一万辆的赌注。


筹钱,交付。这两座大山成为新势力造车主们最大的底气和忧虑。大考之前,恐怕所有人都是忐忑的。即便是特斯拉。


特斯拉原计划在去年底将Model3的周产量提升至5000辆,但这个目标直到2018年6月的最后一周,Model 3的产量才勉强达到5000辆的目标。由于Model3的一系列生产延误,有资料显示,有多达23%的Model3预订遭遇取消。


只是,不知道特斯拉延期交付的事实会不会成为中国造车新势力们之后的自我宽慰或者舆论借鉴。


*头图购自视觉中国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微信hsy111520,邀您加入商友会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