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的两大隐患或正浮出水面,外媒:美元意外强势是昙花一现
2018-08-19   BWC中文网

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上升了5%以上。欧元是美元交易最频繁的货币,而美元兑欧元汇率上升幅度超过了6%。投机客已经连续数周持有美元净多仓,且规模仍居于高位。德国商业银行警告称,这些多头是在“火山上跳舞”。美国石英财经网站也认为,美元的意外强势只是昙花一现。许多分析师称,美元在今年的后两个季度或呈现出与今年早前相背离的走势。这主要是美国经济的两大隐患或正在浮出水面。

首先,是众所周知的出口层面,随着“优先“举措的不断进行,美国多个产业的出口正在迎来被动,长时间坚挺的美元,使许多依赖于出口的产业提升了生产成本,而关税的额外增多,恰恰又在此时为多个企业的获利蒙上了一层阴影。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白宫在近期表现出了对强势美元的极度不满。举例来说,7月份美国最具影响力的二手车价值指数同比大涨5.1%,创下有记录以来最高。一辆三年期二手丰田凯美瑞,比去年同期上涨400美元。美国人买入二手车的潮流可能高于以往许多年份,一方面是进口新车的成本可能增加,另一方面是美国相关车企进口钢铝等生产材料的成本也增加,导致美国汽车制造商或不得不用缩减生产规模和抬高价格的方式,在美国市场销售汽车,才使得许多原本计划购买新车的消费者转向二手车市场。

再比如,据美国肉类出口联合会的数据,在原有每磅76美分价格的猪内脏市场流失的情况下,如果找不到其他买家,猪内脏将在美国以每磅约18美分的价格出售,这可能导致美国猪肉行业明年损失8.6亿美元。爱荷华州立大学农业经济学家Dermot Hayes说,加工企业会降低生猪收购价,将上述损失转嫁给养殖户。“受伤害的是美国生猪养殖户。”据路透社近期报道,美国猪肉加工企业的利润率承压,今年6月就已滑落至三年来最低水平。

也就是说,无论工业生产还是农业产品及相关食品加工企业都在受到“优先”举措的冲击这个时候强势美元则更令他们的出口净利润下降。这一迹象或正在成为美国经济的第一大隐患

不仅如此,尽管强势美元在特定的时间内吃到了许多脆弱市场的利差,但需要注意的是,美国经济是巨额债务赤字堆积起来的繁荣。上一次金融危机之后的复苏靠的是美联储几乎昼夜不停地QE印钞,换言之,离开了QE的美元经济可能是难以走远的,因为制约美国经济的华尔街早已沉迷于印钞带来的快感,一旦美元收缩持续过长,那些膨胀的资产价格泡沫骤降的可能性则增大。与此同时,美国经济高达21万亿美债的债务总额和每年接近万亿美元的赤字成本所需要偿还的利息额也随着美元加息而升高。

仅以雷曼兄弟为例,据日本共同社近日报道,2008年9月破产的美国证券巨头雷曼兄弟公司已向债权人累计支付了1246亿美元。还债额达到了原计划的约2倍。当然,加息带来的债务总额提升仅仅是一个方面,并不至于翻倍。日媒称,受美国经济景气扩张的提振,雷曼所持资产升值,相当一部分是过去美联储过去多年QE印钞模式下,炮制出的美元资产价格泡沫溢价造成的。这意味着随着美元不断加息,过去膨胀的资产债务成本也将蹿升,这是美国经济和美国许多负债型企业所不愿接受的。应该说,债务成本的意外增加或正在成为美国经济的第二大隐患

亿万富翁投资人吉姆·罗杰斯(Jim.Rogers)此前曾表示,在庞大的债务问题重压下,美国面临着比2008年金融海啸还要严重的一场危机,受美国债务及美股高估值的影响,美元资产或将成为彻头彻尾的威胁。有一种鹰派的预测是,始于2015年底的美元加息周期将持续至2020年,在五年间,美元累计加息或将达到15次。但传奇投资人杰夫·刚德拉克对此则认为,这将是美联储难以承受的前所未有的压力,他表示,看来这是下一轮美国经济低迷前夕发生的最糟糕的结果。届时,美联储将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后退向市场注入数万亿美元资金,要么看着全部的赌注都输掉了。一旦刚德拉克的注入万亿美元资金的预测成真,则意味着,强势美元或也将随之覆灭。(完)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