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十字路口!谁来拯救民企?
2018-08-16   华尔街前沿

1

无还本续命?

文丨来源:蜜财经

ID:WJCF99

德州扑克、德州扒鸡、德州仪器…….德州又推出第四大特产——无还本续贷!



前几天,央视大力宣传了德州的一家辣酱企业,将其“无还本续贷”作为地方“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创新举措作为典型优秀案例进行报道。


该企业的副总经理表示,“通过无还本续贷,帮我们节省了500多万元费用”。



地方监管部门如此点评:“目前办理,无还本续贷业务后,还没有发现过一笔不良贷款,这就实现了双赢。”


听起来这么好的事,究竟是怎么个操作呢?


所谓“无还本续贷”,就是指贷款到期后,企业要获得银行的续贷,不必像以往一样必须“先还后贷”,而是依据该业务事先的约定可直接获得银行续贷。


其基本操作是,在贷款到期前,银行依据对企业客户的历史数据以及风险评估,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自动续贷或延长贷款期限。


也就是说,无还本续贷的精髓是,只要企业还的上利息,本金就可以无限期被银行还上。一个不需要还本金的贷款,即使想要产生不良恐怕都有些难度。


从好的方面来讲,“无还本续贷”既让银行暂时避免风险,也能延长小微企业的性命但是这就会产生道德风险问题,企业通过不断借新还旧就可以永远不还银行本金了,会不会变成一种“空手套白狼”的庞氏骗局?


除此之外,如何保证“无还本续贷”的对象是小微企业?从相关文件来看,对小微企业申请续贷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包括依法合规经营、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和良好的财务状况、信用状况良好、原流动资金周转贷款为正常类等四个条件。


然而,小微企业的报表一般都不太规范,甚至有不少是假的,符合上述四个条件的似乎也不需要“无还本续贷”,而且“良好的财务状况”等也并没有给出可量化的标准,因此很可能符合小微企业指标的中大型企业抢夺信贷资源的情况。


我们担心的是,说好的帮扶小微企业,会不会资金中途转道,变相帮扶“两高一剩”的国企央企?



更进一步来讲,小微企业的融资难困境难道是因为以前没有无还本续贷吗?


一直以来,融资难、融资贵一直都是民营企业家们的“心头痛”。虽然国家近年来在大力倡导“扶持中小企业”“输血实体经济”,可是往往只停留在会议上谈一谈、文件上摆一摆的层面,到了真正落实之处,银行等金融机构还是会更愿意把资金流向国企、流向地产等更容易赚钱的行业。


没办法,我们的小微企业若是自身赚不了钱,即使再怎么融资,再怎么“无还本续贷”,也不过是以新还旧的庞氏“续命”而已。


2

老板不如广场舞大妈


那么,我们就要问了,我们的小微企业,我们的民营企业为啥赚不了钱呢?


最近听到一个段子:一群精英人士聚会热议时局,所有人都认为中国最应该做的就是“大规模减税”(不是结构性减税,更不是挤牙膏式减税),但,所有人都认为政府不会真的减税。



上图为已经跑到美国的曹德旺,在谈及逃离原因时,曹德旺首先感慨的就是“税负”问题


目前,我国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接近40%的水平,俗称“死亡税率”。除了25的企业%所得税,还有高达17%的增值税,更别提印花税、车船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等其他税种、费用了。



40%?要知道,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制造业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如此高的税负足以让大多数制造业企业不堪重负而倒闭了。


除了税负之外,更有成本负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曾经如此感慨中国制造业企业的发展困境——


中美两国用电价格相差一半左右;中国汽油价格在1 万左右,美国是6 千左右;中国一个单位的通讯流量大概是600 元左右,英国不到200 元;美国的融资成本大概相当于中国的一半。浙江慈溪江南化纤有限公司把投资项目做了中美之间的比较,土地成本中国是美国的9 倍,物流成本2 倍、银行借款成本2.4 倍、电力天然气成本2 倍以上、蒸汽成本1.1 倍。


前段时间,看到一名制造业老板的感慨,虽然是个老板,看似风光无限,但实际上活得不还如广场舞大妈。


本来就赚钱不易,加上大环境的冲击导致的内需疲软,又面临“X宝”“X多多”等山寨品的冲击,再加上成本的不断上涨、税费负担的易升难降…….实业之难,难于上青天!


一方面是实体的无比艰难,另一方面却是虚拟经济的泡沫喧嚣。


前段时间,娱乐圈“阴阳合同”的撕X大战侧面揭露了明星们的天价收入,就算没有什么演技,几天时间片场待待几千万到手,给房地产商站个台就是两三百万,网红们装疯卖傻做做“外围女”就可以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房地产对于实体经济的碾压更不必细说,此前有一实体老板如此坦露心迹“最庆幸的是把厂子卖了来买房;最遗憾的是没有多买几套房。”



近年以来,当初蜂拥而入的外资企业,现在却在纷纷出逃。松下、夏普、飞利浦…….这些在中国曾经全面扩张、员工上完的企业,却因为实业之艰,不得不收缩战线、甚至转移战场。外资企业尚且有逃离的选择,那么广大中小企业又能何去何从呢?


3

再次站在十字路口


如今,宏观政策似乎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8月10日,有两条新闻同时出现。


据当日的《经济参考报》报道,交通部正在研究补短板政策措施,数万亿项目待发。呼之欲出的“大基建”项目目前尚未有明确的官方版本,但扬帆起航就在眼前。最近一个月,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分别赴北京、上海、浙江、河南等地开展基础设施投融资实地调研。


也是在这一天,国务院召开“降成本减负担专项督查座谈会”,江苏的远东控股集团创始人蒋锡培做了发言。他认为,“当前经济、金融、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信心问题,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政府必须下决心减轻企业的税费负担。”



究竟是“大基建”还是“大减税”?究竟是继续以刺激带动经济发展还是靠激活中小企业释放新动能?


答案不言自明。这些年来,中小企业即使是如此的步履维艰,却撑起了中国的半壁江山。占有不到30%资源的民营企业,创造的GDP却接近70%。


更重要的是,民营企业解决了80%的就业,50%的纳税。是中国经济最重要的压舱石和原动力。


在如此关乎国运的十字路口,若是实体经济仍然得不到真正支持,民企老板固然可以选择离开、选择关厂,不再参与这个“责任越来越大,麻烦越来越多,利益越来越小”的制造业游戏。


但是每个制造业老板的退出,都意味着国家税基的减少,一批国民的就业难题又会被推到社会上。


而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出走、越来越多的资本撤退,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失业、越来越多的地方陷入萧条;当实体经济日渐萎缩、当企业难以承受赋税之重,地方想要提振经济、想要取得收入,势必会重新转向依赖房地产、重吹金融泡沫的老路。


卢森堡可以靠金融业,泰国可以靠旅游业,甚至俄罗斯靠卖石油天然气就能很好地活下去,那么拥有广大14亿人口的中国呢?难道是靠不到100个央企,靠地产业就能活下去吗?


如今中美贸易日益升级,大国博弈日渐激烈。而就在这关键当口,华为却因为不堪重负从深圳撤离,这件事再次为我们敲响了实体遭遇滑坡的警钟。


其实,对美国来说,即使中国有一千个恒大、一万个碧桂园,他也绝对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假若中国要是有10个华为、100个京东方这样的制造企业,有10000个德国中小企业那样的“隐形冠军”,那美国绝对如坐针毡,如临大敌。


中小企业的生死存亡,关乎我们一国发展的长远未来。让我们一起,为中小企业点赞!为更多像“蒋锡培”这样的建议者点赞!


感谢关注,华尔街前沿hejqianyan)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