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澡堂边两间房起步,21年后成为光伏巨头!董事长说从没卖掉过一分钱股票,今年收入目标是超100亿!
2018-08-07   中国基金报


题记:

21年前,中国的光伏产业正处于成长的萌芽期,市场尚未打开,阳光电源(300274)从澡堂边上租的两间房开始起步。在经历光伏行业的蓬勃发展以及多轮危机及洗牌后,阳光电源成长为光伏行业的巨头。2011年11月2日,阳光电源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成为国内新能源电源行业第一股。自上市以来,公司业绩始终保持高速增长,成为老牌光伏企业中唯一连续多年都保持盈利的公司,走出了一条高质量发展道路。

20多年的专注与坚持,阳光电源从残酷竞争中实现多次跨越:研制出中国首台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光伏并网逆变器;转换效率从90%到全线突破99%;价格从5元/瓦降至0.2元/瓦以下......自2015年起,阳光电源成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出货量最大的公司,国内市占率30%左右,连续多年保持第一;国外市占率15%左右,已批量销往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美国、日本等50多个国家。

如今,伴随着“531”光伏新政的出炉,近年来高速发展的中国光伏产业被踩下一脚“急刹车”。光伏行业再次被推向风口浪尖,光伏新政对行业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企业如何应对?阳光电源的高速增长步伐能否持续下去?日前,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阳光电源,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对话阳光电源董事长、总裁曹仁贤。




逆变器全球第一

周一:公司创立21年、上市7年以来,走了一条既有速度又有质量的发展道路,把握住了哪些关键的节点?

曹仁贤:阳光电源今年已经是第21个年头了。这么多年下来,我们从一个几个人的工厂,从几万块钱起步,到今天,走到将近百亿的规模,近十亿的利润。公司2011年上市以后,更是走出了比较快速发展的步伐。

很多人也经常问,光伏企业中,很多是跌宕起伏,波动非常大,不少大企业亏损,甚至破产,阳光电源为什么21年下来还没有倒下去,同时还获取了比较高的利润和市场份额?其实,还是要靠自己的定力,要真正的聚焦在自己的专业和专长上面。选择一个好的行业不容易,在这个行业当中要真正能存活,是没有永久的方法,也没有完全可以一劳永逸的商业模式。不光是运气的事,核心还是坚持聚焦在清洁能源里面做创新,坚持聚焦在以客户为导向,去贴近客户,有所为有所不为。这21年下来,围绕着清洁能源和电力电子转换技术这个业务中心,经过多次的迭代,多次的创新、变革,使公司能够长期比较稳健地生存下来。

周一:公司在逆变器领域,是不是已经成为全球第一了?

曹仁贤:是的,多年来,我们在全球和中国的市场份额上,都是排在最前面。二十年前,国内太阳能逆变器设备都是进口的,有西门子、ABB、施耐德、GE等跨国品牌。通过这二十年的努力,我们把中国的市场真正做起来了。这二十年,我们把成本从当年的五块钱一瓦,降到现在的两毛钱一瓦,整整降低了25倍,使得现在很多项目当中,都可以使用中国产的设备。所以,我们对行业最明显的带动,是通过技术创新,通过成本的降低,做到了性价比极致,做到了稳定可靠的运行。

现在,全球三分之一的逆变设备都是由阳光电源在运行,特别是国内大量的电站,从西北大型的地面电站,到东部的屋顶电站,到家庭光伏,其中的很多设备都是由阳光电源提供。同时,公司也促进了全球这个行业的发展,使得全球在清洁能源接入设备方面的成本大幅度降低。有的厂家,有的业主没有使用我们的产品,但通过我们这么多年努力、引领,使得竞争者很多产品也大幅度降价,使得能源投资者、消费者能够受益。

周一:国内逆变器是不是已经把国外巨头都打败了,把他们的市场都替代了?

曹仁贤:是,市场肯定都是替代了的,因为我们有着性价比方面独特的、专有的技术和能力,所以做的是非常便宜,廉价。同时,它的性能没有得到折损。我们现在产品的可靠性远远超过这些跨国巨头。一方面是我们做了廉价、成本领先,同时我们在设备的可靠性,在功能开发、交互、服务方面,也走在了全球的前面。

在光伏产业这一块,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是全球第一,是一张响亮的名片。全球80%的光伏产品都来自于中国,全球50%的市场在中国,全球有70%-80%的人才、劳工、以及制造端的装备都逐步往中国凝聚。实质上,现在中国的光伏制造,应该说无论从前端的多晶硅、单晶硅开始,一直到最终应用端的技术,都走在世界第一的水平上。公司的逆变设备也不例外。

两三年内实现平价上网

周一:核心技术方面,是不是都掌握在公司自己手里?

曹仁贤:公司现在有1500多项专利的申请量,有三分之一的研发人员,研发费用的投入规模比较大。公司所有的技术都是来源于自主研发。

周一:公司有没有什么拿手的黑科技正在酝酿中?

曹仁贤:肯定,我们有产品的技术路线,有清洁能源将来大面积替代化石能源很多的方案。通过这几年的努力,我们光伏发电很快就可以实现平价上网,就在两三年内。因为我们整个系统端的成本和技术进步,这几年也得益于国家的支持以及企业的努力,投资者的信任,使得成本下降的速度非常之快。2018年,中国在西北有一个电站是五百兆瓦,是公司跟三峡集团合作的,它的上网电价就是三毛一分钱,每千瓦时三毛一分钱。

周一:比火电还要便宜?

曹仁贤:那边的标杆火电电价是三毛二分钱,所以,我们在特殊的地区,在光照非常好的地区已经实现或者接近于实现平价上网。在东部地区光照差一些,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但是我们已经充满了信心,我们不光是太阳能的组件以及逆变设备,还有系统优化的技术,能够保证我们在未来两三年的时间当中,进一步的降低成本,让更多的人来使用这个清洁能源。

呼吁购买绿色电力

周一:现在光伏补贴是不是有很大的缺口,导致很多补贴不能到位?

曹仁贤:是的,一个是补贴不够了。其实,按照可再生能源法,补贴不够的时候,这每千瓦时一分九的补贴应该提高。我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此前就提议,希望能够将补贴从一分九提升到三分钱,这样就可以一次性解决补贴拖欠的问题。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说,计征化石能源的环境成本,真实反映我们目前的用电用能的成本,是必须的。

企业不能靠廉价的能源来获取竞争力,而是需要靠创新,靠人才,靠国际化,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机制。如果说,靠能源的廉价,那这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所以我呼吁,广大的消费者尽量去购买绿色的电力。现在像谷歌、苹果这些企业都有非常强的社会责任感,他们就是在中国购买绿色电力。绿色电力可能比常规的电力要贵一些,但这种交易代表的是一种清洁能源消费习惯,一种社会责任。目前在这块矛盾比较突出,所以就导致了钱不够。

第二,我们的可再生能源装机规模,由于市场快速发展,成本降低非常快,规模也越来越大了,也饱受一些争议。例如,现在的限电、弃光、弃风等。这需要我们努力降低硬件的成本,设备的成本,同时还需要让全社会都能为可再生能源提供帮助,最终是通过储能的方式可以完全实现100%的清洁功能。

周一:阳光电源的补贴一年有多少?

曹仁贤:公司主要在设备端,所以也没有获取多少补贴。努力把设备做好,让真正的补贴能够让最终电力消费者受益,这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如果大量的获取这个补贴,是不太妥当的,因为公司也没有这样的商业模式去获取这样大额的补贴。

光伏新政冲击较大

周一:“531新政”出来以后,给行业带来什么影响?

曹仁贤:影响还是比较大的,首先是消费者本来对清洁能源了解不够,觉得国家将不再支持太阳能与风能清洁能源。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读,是消费者和资本市场对清洁能源产业的误读。实际上,国家是认为现在的钱不太够,所以要踩踩刹车,行业内要去掉一些产能。但是很多投资者以为国家不支持了,就觉得还不如早早撤了算了,所以有很多人就抛售股票,有很多人抛售存货。

市场今年会有些萎缩,但这是螺旋式上升的过程,这样的过程,我们在2009年、2011年经历了多轮,意味着我们掌握学习曲线,也掌握了处理危机的技巧。总体来说,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对企业,对我们这样有经验的企业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小。

现在关键问题是,大家关心的市场会不会大幅度的萎缩。实际上是不会的,因为已经快接近平价了。有很多分布式的电站、工商业的用户,甚至很多家庭的用户,基本上能够接受这样的投资。有的人觉得,家里安装这样的一套系统,也是承担一些社会责任的方式。

面临的挑战,是要安排好应对这一年的市场萎缩,同时也要努力开拓国外的市场,同时相关协同一些多元化的东西。比如说电动汽车,比如说服务等。公司对完成今年的业绩目标还是充满信心的。

周一:7月7日至9日,公司在黄山承办了2018光伏领袖峰会,不少行业领袖交流了对今年行业的看法,您感觉现在行业情绪怎么样?

曹仁贤:从531这个“噩耗”传来,开始大家都非常气愤,非常不理解,甚至包括我们一些企业家提出一些诉求,到逐步平静,到最后如何去面对。我们的主管部门也在做一些纠偏的工作,一些政策可以做得更好。比如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政策要调整,在年初的时候就调整。这样的话,企业会去按照政策,来安排年度的生产计划。现在有些东西是备货备料了,设备的供应时间非常长,但突然5月31号来了一个政策,造成业内措手不及。现在主要是造成库存压力大,本来可以不购买的,这都是真金白银。

所以支持企业,你给一个项目也好,给一个什么也好,远远不如早早把政策制定,不要摇摆。早早地宣布,今年我们就少干一点,就不会有这些损失。我们公司的损失还好,有很多中小企业一头扎进去了,有的眼泪都哭不出来了。

研发费用不能减

周一:公司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措施应对光伏调整期?

曹仁贤:开源是关键,公司现在在新能源汽车,在储能,在国际市场开拓方面,都做得不错。公司有浮体项目,两淮水上漂浮的项目做得非常成功;公司的新能源汽车项目,今年也是上扬的;储能项目去年是有所滑坡,今年又大幅度地上升,今年该项目可以做到五个亿的销售,明年可以突破十亿的规模。即使是今年国内市场有所萎缩,公司在产品的成本降低,研发的投入方面强度还是蛮大的,同时也推出了好几个性价比更高的新品。

周一:业绩会不会有所调整呢?

曹仁贤:利润的增长可能要放缓,但我们今年的销售收入目标不变。对于收入过百亿,我们还是充满信心。公司的两个主要的业务板块:电站系统集成和逆变器。逆变器有所下降,但是电站系统集成还是上升的,因为公司储备了一些项目,同时电站开发海外还有一些项目,所以今年整个电站这块收入没有下降,反而是增加的。

周一:海外市场方面,公司有没有作为重点去拓展?

曹仁贤:美国市场会受一些影响,因为它威胁要加征中国2000亿美金商品10%的进口关税,对我们会有些影响,因为这个10%正好是我们的利润。所以,如果要做了,就没有利润了。即使这样,公司也是准备做的。我们要知难而进,要在这种逆境下能够存活下来。它不可能永远都征收10%的税,我们就等着它不收的那一天。我们有这个耐心,有这种手段进一步降低成本,即使征收了10%的税,还能卖给你。

对于美国市场,我现在跟消费者承诺,即使征收10%的关税,我卖给你的价格不变,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承诺发出去了。给客户承诺,不管征与不征,我们价格不变。同时,公司在印度的工厂,也要尽快生产出口其他国家的产品,这也是一种应对策略。

周一:未来海外市场收入占比要达到多少?

曹仁贤:至少要占到我们总收入的40%,这样才能够真正的抗各种各样的风险。现在的占比大概是15%左右,目标是用5年时间达到40%。

真正走向全球化,核心是人才。现在公司有一百多个外国员工。海外团队还是比较强大的,实际上,我们真正走向海外市场,是比中国大部分企业要强的。公司在美国、德国、日本、印度、中东等地方都建了研发中心或销售基地。

孵化光储一体化项目

周一:逆变器市场份额已经占到30%多,这个行业未来还有多少空间?

曹仁贤:如果说全球今后一年的产能在150GW的话,这个空间还有50%的增长。今后,随着新能源汽车,随着储能的结合,风光常规能源打捆结合等,在能源的末端与能源互联的技术,合同能源管理和合同发电管理等一些互联网新业态的出现,服务这部分收入有些增长,智慧能源这方面的收入有些增长。比如说参与虚拟发电,参与隔墙售电(分布式电源就近销售电量),公司也是有部门在做这个事情,还会有些增长。

周一:有没有可能孵化一个新的板块?

曹仁贤:现在主要是想把光储一体化孵化出来,就是要实现24小时连续不断供太阳能,那就必须要实现晚上储能的问题。晚上储能的问题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很多的,公司有专门的团队在大力研发。早晨七点钟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们也能供得上太阳能的电,真正实现能源的独立,甚至跟燃料电池的结合,跟其他的清洁能源的结合,通过市场化的运作,保证这个清洁能源能够尽量分享到大家。公司在能源互联网、光储一体方面不断投入。

周一:怎么看今年以来公司股价的表现,能不能给投资者一点信心?

曹仁贤:非常感谢投资者对公司的关心。一个是由于531政策带来的影响,另一个是国家大环境的影响,股价出现了明显下行。但是我本人对企业充满信心。这么多年,我没卖掉过一分钱股票,而且在去年我们员工持股快要倒挂的时候,还增持了900多万股。

作为一个要长期运营的企业,作为一个有强烈使命的企业,公司只有通过自身的努力,通过自己更加勤奋学习和勤劳的运作,使企业的价值进一步得到夯实,企业的业绩进一步得到拓展。本人对于股价不好去评论,但是对于企业本身,我是充满信心的。

周一:请您给公司的几万名股东说几句话。

曹仁贤:非常感谢各位股东!阳光电源自从上市以来都得到大家的认可,尽管环境有比较大的变化,政策也有些变化,我想请投资者相信我们的管理团队,相信我们阳光电源一定能够把公司治理好,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



采访札记丨阳光电源:剩者为王


证券时报 李雪峰


光伏“531新政”出台后,行业为之震惊。此时,落井下石的声音不少,光伏行业是不是将就此沉沦?

曹仁贤,阳光电源董事长、总裁,他对“531新政”有着不同的看法,“消费者觉得国家将不再支持太阳能与风能清洁能源,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读。”

存在误读的不仅仅是消费者,还有投资者,“很多投资者也以为国家不支持了,就觉得还不如早早撤了算了,所以有很多人就抛售股票。”

实际上,光伏补贴并非来自于财政预算内资金,不会另外增加社会负担,准确说法是“可再生能源附加费”,指的是每个消费者为了改善环境而支付的费用,主要用于可再生能源项目研发,可再生能源电价与常规火电电价的差额补贴等。

采访中,曹仁贤给笔者的印象是,说话语速不快,但逻辑很清晰,即便谈到消费者及投资者对光伏行业存在种种误解时,也显得很克制。

这与曹仁贤的经历有关系。创办阳光电源之前,曹仁贤是合肥工业大学的一名青年教师,如果一直从教,他现在很有可能是相关学科的学术带头人。30岁时,曹仁贤决定弃教从商,那年是1998年,国内外经济形势比较严峻。

当时身边很多人对“小曹”不理解,劝他在学校好好待着,安心做科研项目。一方面,他们对曹仁贤离开相对安稳的工作岗位出去创业不理解,另一方面,当时国内对光伏发电认知尚浅,行业前景看得不太清楚。

不过,曹仁贤还是决定离开。创业当年,阳光电源自主研发的光伏控制逆变器便首次应用于南疆铁路。17年后,阳光电源逆变器效率全线突破99%,公司成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出货量最大的公司。

曹仁贤在创业过程中经历了几次行业危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欧洲部分国家光伏支持政策刹车,令光伏行业需求减退;2011年,欧债危机和欧美“双反”重创光伏产业链。

对于曹仁贤和阳光电源而言,今年的“531新政”只是行业历次危机中的一次,必须予以重视,但不应该对行业失去信心。有一组数据足以说明,阳光电源善于逆势增长,在前述两次大的光伏危机之间,阳光电源的营收从1亿元(2008年)增至8.74亿元(2011年),净利从821万元增至1.73亿元;到了2017年,阳光电源营收及净利分别为88.86亿元、10.24亿元。

曹仁贤告诉我们,公司已经从光伏历次危机中掌握了学习曲线和处理危机的技巧。他认为,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对阳光电源这样有经验的企业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小。

有经验便更有信心。“531新政”之前,阳光电源便已制定了百亿销售目标;新政之后,他们对完成这个目标依然充满信心,两块主要业务中,电站系统集成业务呈现上升趋势。

此外,阳光电源还计划大力拓展海外市场,将海外收入做到总收入的40%左右。曹仁贤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抵抗各种各样的风险。

笔者注意到,公司的产品展示间有一面巨大的显示屏,上面的数字不停闪动,实时记录着公司的产品运行情况。在阳光电源看来,做透技术、做大市场,公司才能平稳应对各种危机,成为危机过后的剩者。


中国基金报:报道基金关注的一切

Chinafund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中国基金报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