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果汁负债超110亿、利息支出超净利4倍
2018-08-07   财经思享


说起汇源果汁,大家应该一点也不陌生,它不仅被业界称为国内的果汁“一哥”,还曾一度被可口可乐尝试收购,引起了一时的轰动。


然而如今,当初的“一哥”却深陷于泥潭之中:退市危机、违规借款、110亿巨额负债、利息支出超净利4倍……这几年里,它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连锁反应

42亿违规借款 面临退市危机


从去年8月15日至今年3月29日期间,汇源果汁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短期贷款,以便北京汇源饮料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贷款金额高达42.82亿元,年利率10%。


汇源果汁借给北京汇源果汁42.75亿元,乍一看似乎只是自家事,没什么问题。可事实却是,北京汇源饮料并非上市公司的组成部分,且其实际控股人还是汇源的董事会主席兼总裁朱新礼,可说是实实在在的关联交易。还有更蹊跷的,这笔借款并没有经过上市公司董事会的披露,纯属朱新礼个人行为。


由于涉嫌违反香港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汇源果汁自4月3日起停牌,直到现在。6月11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收到港交所有关其复牌条件的重要函件,其中包括要求公司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采取补救行动并公布公司所欠缺财务业绩等事项。


7月20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若其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公告同时表示,将于2018年8月1日(生效日期)生效有关上市规则除牌架构的修订。这意味着,如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复牌,汇源果汁或将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同时,由于汇源果汁持续停牌,恒生指数此前就曾通告,其成分股自7月11日收市后,以系统最低价格(0.0001元)从港股多个指数及分类指数中剔除。


不仅如此,穆迪自6月12日将汇源果汁的信用评级下调三档至Caa1,主要是担心港交所提出的复牌将延长其股票停牌时间并导致资金链吃紧。不久后,惠誉评级也将汇源果汁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B下调至CCC+。



更大的麻烦

110亿负债 利息支出超净利4倍


没错,引发关注只是42亿借款汇源一系列麻烦的导火索,在这笔违规借款曝出前,汇源便已深陷债务泥潭。


根据汇源果汁最新发布的未经审计的管理账目,截至2017年12月31日,汇源果汁负债总额高达114.02亿元。


数据显示,尽管汇源果汁净利润近年来整体上扬,但均处在低位水平。2014–2016年汇源果汁净利润分别为-1.26亿元、-2.29亿元、0.13亿元,2017年未经审核的净利润为1.35亿元。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负债规模却逐年递增,2014–2017年,其负债规模分别为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和114.02亿元。


巨额负债只是一方面的压力,更可怕的还是负债带来的巨大利息支出!据公告,2017年公司利息支出已高达5.46亿,已超过同年净利润的4倍


再稍微列几个数据,2008年,可口可乐向汇源提出的收购要约价格是12.2港元,较要约发出前一个交易日溢价195%,收购要约公布后,股价在一个交易日内飙涨164%。然而现在,公司股价甚至在净资产的基础上打4.5折都没人购买。可说是惨不忍睹……


2014年底,汇源果汁的员工数高达1.77万,而到2017年6月底,这一数字仅为3963人,员工数减少了1.38万人,降幅高达78%。也有分析表示,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或许更能真实的反映公司业绩的运营情况而其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已高达187天,上年同期为138天。


如今的汇源,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依然到了岌岌可危地步!



困局的根源

盲目扩张 还是管理混乱?


想当初,汇源果汁可说是国内的“果汁第一股”,已经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甚至一度收到可口可乐的收购邀请。


当初“一哥”如今为何沦落到如此地步,有人将目光放在公司的内部管理上:


就这次的事件来说,作为导火索的42亿价款,在借出时公司高层几乎没有人发声,借款过程悄无声息便已完成,细思极恐……


不仅如此,此前媒体便有质疑,称“汇源一直是个家族化氛围浓厚的企业”,长期以来朱新礼的众多亲属均在公司内部任职。


根据公开资料,公司董事会成员中,朱圣琴是执行董事、副总裁、朱新礼的女儿,负责董秘办公室等具体事务;已在6月离职的崔现国是公司原执行总裁;鞠新艳是公司生产副总裁、执行董事,其他几位非执行董事都是在公司各自领域的专业人士。


事发后,公司及时停牌,并公告董事会就此采取的必要行动及步骤,包括但不限于为有关董事及本集团管理高层提供关于监管及遵守规定的额外培训及外聘遵例顾问云云。


除了管理混乱,还有人把目光放在了汇源公司盲目扩张上……


虽然此前可口可乐的收购未能成功,但汇源却始终保持着大幅扩张的势头,有分析认为,公司高企的负债率就与其这些盲目扩张举动有关。


2007年汇源果汁融资24亿元,之后便开始了大规模的扩张,前后搭建了很多工厂,并深入上下游展开并购。大规模的扩张不但没有给企业带来高收益,反而不断吞噬着企业利润。


在2008年销售和毛利首次出现了负增长,当年上半年销售额下滑5.2%至12.94亿元,毛利润下滑达20%以上至3.67亿元;随后公司业绩一路下行,2012年出现首次亏损,到2015年亏损2.29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不仅如此,汇源近几年的营销费用支出也是居高不下。2014年,汇源果汁的销售及营销开支为13.96亿元,同比增长11.8%。公司表示主要由于促销开支增加以及运费增加,导致2014年的销售及营销开支的增加。2015年对应数据为18.12亿元,增幅29.9%,公司称,主要由于雇员福利开支增加所致。



如何破局?

百分百果汁苦撑 空降CEO救场


目前,汇源果汁有至少17个系列产品,涉及的高、中、低浓度果蔬饮料,是公司业绩的主要来源。后来汇源在果汁产品方面新推出了冰糖葫芦汁、百利哇、早啊混合果汁等新品,涉足鸡尾酒、普洱茶等领域,市场反响平平。只有百分百果汁产品还苦撑着公司的业绩。


2017年中报显示,百分百果汁产品营收10.36亿元,占比营收的37%,这款产品在2016年实现营收20.17亿元,占比当年营收的35.14%。


因为缺乏有把握的新产品,汇源果汁的产品停留在后继乏力的状况下,2010年,公司号称斥资50个亿打造、历时1年研发出来的新型碳酸饮料品牌“果汁果乐”,不知道现在是否已收回成本。


2013年前后,为了弥补亏损,朱新礼陆续抛售了12家子公司。此外,公司也通过裁员来减少支出,裁员幅度将近80%,但是公司债务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为了摆脱危机,汇源果汁新任CEO吴晓鹏“空降救场”。有分析认为,擅长财务的吴晓鹏在这个关键节骨点被选中担任CEO,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汇源是为了摆脱债务与融资上的危机,且可能会带领企业走轻资产化的道路,即通过甩卖固定资产获得更多现金流,来解决公司的当务之急。



多重危机下,汇源果汁也在通过各种手段尝试自救,最终能否破局,还需拭目以待!



素材来自金融投资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