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的员工,离财务自由还有多远?
2018-07-10   全景财经


8年,小米终于上市了。 


7月9日上午9:30,雷军在港交所敲响了200公斤大铜锣,小米(1810.HK)正式挂牌交易

 

这是港交所第一次以“同股不同权”方式上市的新股;也是全球第三大科技公司IPO,上市集资额达47亿美元,仅次于阿里巴巴(BABA)的250亿美元和Facebook(FB)的160亿美元。



回顾小米67天的上市之路,走得并不平顺。

 

此前小米公布的定价区间是17-22港元,雷军坚持了下限定价,初衷是:希望给广大投资者留足盈利空间。

 

但即便是“低价”发行,小米上市首日却没有逃过“破发”的厄运。



7月9日,小米开盘价为16.6港元,较发行价下跌2.35%,截至收盘,股价为16.8港元,相比17港元的发行价下跌1.18%。

 

不过,在雷军看来,“小米IPO从低点开始,未必不是好事,重点还是要踏踏实实把公司做好,继续努力,继续加油。”


从1000亿到480亿,投资客已亏损累累


上市前一天(7月8日),雷军在公开信中透露,最早投资于小米的一笔500万美元(约3920万港元)的风险投资,今天的回报已达866倍。

 

但,今年1月份入场的投资者们,却是成了第一批“接盘侠”。

 

据财经大V曹山石透露的一份小米1月份融资的内部文件显示,超500亿美元的估值已经让年初这批一级市场投资者处于亏损状态。



曹山石还透露,机构以此文件,最初估值560亿美元融资,因当时太多人抢,最终以远高于560亿美元的估值实施融资。

 

而打动投资者的是,是小米融资文件所言:目前市场对IPO估值保守预计为1000亿美元。

 

半年之后的今天,按照16.8港元/股的收盘价,小米的整体市值为3759.19亿港元(约478.95亿美元)。

 

意味着,这一批投资小米的机构投资者均已亏损。

 

根据网络用户曝光的融资材料,总额度1000万美元的基金,投资者认购需要承担3%的认购费和每年2%的管理费,这是固定的支出成本。

 

即便不计算溢价,按照560亿美元的底价进行认购,截至小米上市当日,投资者已经浮亏近15%。

 

事实上,上市小米的市值缩水或伤及小米F轮投资者。4年时间,F轮投资机构,换来了小米30亿美元的增值,增幅仅有6.7%。

 

这意味着,若小米上市跌幅超过6%,F轮投资者将出现亏损。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资料,小米F轮投资人包括All-stars、DST、GIC、厚朴投资和云锋基金等机构。

 

雷军在上市路演时曾对投资者说道,“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你们随便开吧,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

 

一语成箴,今天资本市场没有给够这个数。


小米员工,离财务自由更远了?


相比高管、投资人的资产缩水,更让雷军焦虑的可能是:手握期权的7000+名小米员工。

 

小米员工一向以“加班疯狂、工资不高”而著称,在北京平均薪资达到9000元时,小米的员工发微博向雷军哭诉,自己的薪酬只有2800元。

 

招股书显示,小米2017年雇员工资、薪金和花红(红利)开支共计24.28亿元(除去社会保障福利、住房福利等),截至2018年3月31日,小米拥有14513名全职员工,其中13935名位于中国大陆,主要在北京总部。



相当于每位员工的年均年薪仅为16.73万元,而同期,华为的人均薪酬70万/年,腾讯7万/月,算下来一年也有80多万.....

 

活儿没少干,钱拿得不多,最大的奔头在于:手中握有的股票期权,将在小米上市时变现、大赚。

 

很长一段时间,雷军都不愿意在上市这件事情上松口,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小米近万人的切身利益,容不得半点闪失。

 

据雷军回忆:“作为CEO,我的压力很大,动不动就有员工来办公室问我:我们家公司现在干得怎么样?”

 

据腾讯《一线》报道,今日超过200名小米员工前往港交所,参加小米的牌仪式。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小米估值,从最高的2000亿美元,到后来1000亿美元,700亿美元,最终降到543亿美元IPO,上市第一天破发,最新市值仅剩478.95亿美元......

 

小米员工都认为外界低估了小米,在他们的预期里,2014年就估值达450亿美元的小米,四年之后成功IPO上市,应该能够得上1000亿美金。

 

有没有低估,需要小米未来用业绩、成长去证明,但当下可以肯定的是,不断下调的估值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员工心态。他们原本计算着一笔不小的收入到账,而这笔钱却被砍掉一大半。

 

人最怕的不是钱给的不够,而是期望与现实的落差太大。

 

此前,小米刚刚提交招股书,有两则小米员工的励志故事一度刷屏:


①一位小米女员工将自己的嫁妆卖了,认购小米期权;

 

②工号前2000的员工将凭借估值1000亿美元的小米,实现财务自由。


实际上,小米拥有期权的员工超7000人,超过了小米总员工的三分之一,这些人将瓜分2.22亿股,平均每人拥有3.1万股,如果以最新收盘价16.8港元计算,人均只有52万港元,折合人民币仅44万不到。

 

不得不感慨,离财务自由的距离还差好大一截。


生不逢时的小米?


小米上市首日破发的窘境,仅仅是港股市场大环境的一个缩影:2018年上半年港股IPO破发率超70%。

 

2018年上半年,香港IPO数量已冲至全球首位,其中共200家企业向港交所提交了申报稿,这一数据,创下了港股半年IPO市场申报企业数量的新记录。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4日,港股共新增103家上市公司,同期,A股新增64家上市公司,美股新增69家上市公司。

 

但同时,今年港股新增的100家上市企业中,已经有75家破发,破发率高达75%。而且,75家破发的企业中,有39家企业较发行价的跌幅超过40%


数据来源:Wind

 

除了大市是冷清,破发的原因或许在小米本身。


小米,是互联网公司?还是手机厂商?


小米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在可预见的未来,这都将是一个困扰投资界的难题。

 

就连雷军也是刚刚才想明白小米是一个“全球罕见”的公司。此前,雷军和小米高管一直对外宣称,“小米是一家纯正的互联网公司。”

 

然而,小米招股书数据显示,过去3年小米智能手机贡献收入占比均超过70%。

 

从小米的业务结构来看,机构则认为小米是家不折不扣的科技消费品公司,而非纯正互联网公司。

 

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灏认为,小米的盈利模式尚未被证明,“小米还是在讲故事,但让投资人买单是另一回事。”

 

香港一家小型私募基金合伙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此次没有参与小米的打新认购,因为香港多家中小型私募基金都有共识,目前不是进场时机。”

 

主要是基于2方面考虑:


①港股人气不足,打新赚不了太多钱。

 

②对小米公司的定位存疑。


国金证券分析师唐川直接给予小米集团“减持”的评级,他综合PEG、DCF和SOTP三种估值方法,取平均值得出小米合理价值为3581亿港元,相当于每股16港元,低于发行价17港元。

 

唐川认为,小米是家不折不扣的科技消费品公司。但由于公司创始团队的基因缘故,小米的确是一家深具互联网思维的企业。

 

但与快速增长的硬件业务相比,互联网服务对小米营收的贡献比例在近3年始终没有超过 10%。

 

小米的互联网业务线在社交、游戏、广告、互联网金融等各条战线上一直表现得不温不火,以市场份额和影响力而言,与中国顶尖互联网公司相比差距明显。



另外,唐川在阿里“新零售”的概念上继续延伸,认为小米更是一个打通并重构了人(用户)、货(产品)、厂(供应链)、场(零售渠道)4方面的科技消费品公司。



同时,唐川提醒,小米在上市6个月后将面临早期VC和PE股东减持的巨大压力。


雷军:不是华为,就是小米


对于VC、PE等投资机构来说,IPO可能是投资终点,但对于一家的公司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雷军曾经说过:小米,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不可否认,雷军是个成功的创业者,仅仅用了7年,带领小米突破1000亿元营收;仅用8年,使小米成为全球第5大手机厂商,在强敌BAT环绕之下厮杀出一条血路。

 

不可否认,小米是一家优秀的公司,但离一家伟大的公司,还有很长的距离。

 

对于小米的未来,雷军说道:“尽管大势不好,但我坚信好的公司依然能脱颖而出。”

 

他坚信,未来10年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公司极有可能是一家中国公司,“不是华为,就是小米,有极大的概率就是小米”。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