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兑美元下一步走势会如何?
2018-07-08   Wind资讯

7月7日,央行金融时报刊文称,当前人民币汇率有压力也有支撑,预计后续将延续整体企稳、双向波动的运行格局

更多资讯,请下载Wind金融终端APP

来源:Wind金融终端APP


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从6.25贬值到6.72。自6月14日美联储宣布加息开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开始急跌。人民币急跌之下,央行“大佬”们霸气发声力挺。


有分析人士认为,市场保持淡定的根源在于我国经济基本面向好。展望下半年,我国经济稳中向好、外汇需求进一步趋于稳定,将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坚强支撑。机构普遍认为,接下来,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人民币兑美元连跌四周


7月6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报6.6489,较上一交易日跌117点,本周累计下跌243点,已连续第四周下跌。


(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7月6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报6.6622,较上一交易日跌43点,本周累计下跌269点,7月3日盘中一度连破6.70、6.71、6.72、6.73,至6.7323,创2017年8月7日以来新低。


(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7月6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156个基点,报6.6336,本周人民币中间价调贬170个基点。7月4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6595,升幅创2017年10月11日以来最大。


(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央行高层力


人民币急跌之下,央行高层人士霸气发声力挺: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人民银行正在密切关注,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


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人民币汇率经过去年以来的调整,已进入双向波动的合理区间,经济基本面决定了其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可能。作为一个逐渐国际化的新兴储备货币,人民币未来总体上会趋于走强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中国有信心让人民币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


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称,应理性看待(中美)摩擦,不应对人民币贬值作过度的解读,更不能认为是央行主动引导人民币汇率的贬值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则强调了去杠杆的问题。他表示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召开了第一次会议,确定了未来金融稳定工作的基调。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监管层将更多注重结构性去杠杆,避免过度使用在总量层面一刀切的去杠杆措施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些贬值,这完全是市场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预期变化的结果,并非央行有意引导。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通行准则,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


未来有望企稳


总体来看,市场对人民币汇率仍然是双向预期。有分析人士认为,市场保持淡定的根源在于我国经济基本面向好。展望下半年,我国经济稳中向好、外汇需求进一步趋于稳定,将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坚强支撑。机构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表示,我国政策回旋余地较大。决策层可以进行微调,运用降准、公开市场工具操作,适度增加信贷能力,同时可加速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等,管理好去杠杆的速度,以缓冲贸易摩擦的潜在影响。如果以上措施运用得当,GDP增速仅会温和放缓,但依然处于目标区间内


更为重要的是,邢自强补充称:“我国具备较强的承受力和防范外部冲击能力。其中一个重要的有利条件是,过去两年,在全球经济上行周期的支持下,国内进行了诸多结构性调整,包括主动进行产能调整等,从而在基本面改善的同时,给如今的政策提供了较大的回旋余地。如果出现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的情形,仍有空间扩大财政政策发力力度,向受到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企业提供减税等措施。”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2015年末,人民币由单一关注美元转入主要参照一篮子货币的新常态。这意味着衡量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主要看一篮子汇率指数波动情况。考虑到我国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一年内人民币汇率指数涨跌5%都属于较为合理的波动区间。以代表性的CFETS指数计算,当前值(95.66)较年初值高出0.8%,上下5%的波动区间为99.6至90.2,折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则为6.36至7.02。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认为,从中长期看,中国稳健的经济基本面、较高的资产回报率、不断开放的金融市场和调控经验丰富的央行,将确保国际资本不断流入;美国经济在连续加息和贸易战的双重打击下,将短升长降,美元指数在“双赤字”问题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也将进入周期性下跌通道。从这个角度看,人民币汇率将维持稳健表现,将为全球贸易投资的健康发展注入稳定基因


中金公司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贬值主要源于几方面因素:美元升值、贸易不确定性及违约潮导致经济下行预期升温,显然也与央行降准、未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导致中美利差收窄有一定的关系。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前期人民币走势偏强的修正,而贬值又导致了部分债市、股市资金阶段性流出,加快了调整的速度。


中金公司认为,近期,人民币的调整幅度在合理范围内,适度波动有助于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形成双边波动预期。当然,监管层也向市场传递了信心,有助于人民币短期企稳


中信期货研究报告指出,短期来看,在内部刚性购汇需求继续释放、监管当局尚未正式出面引导市场预期回归理性的情况下,内部因素仍有继续驱动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可能。不过,出于防范市场预期持续发酵引发更大范围的羊群效应,央行仍有出面引导预期回归理性的可能。因此,汇率贬值幅度和速度有可能放缓,或进入高位盘整


等年中过后,随着内部刚性购汇需求减退,并且在特朗普利好美元的政策未有进一步动向的情况下,内部观望的结汇力量或将重新回归,推动人民币阶段性升值修复此前贬值超调。


中长期来看,如果后续特朗普政府出于借助于政策铺垫来争取更多中期选举的支持考虑,进一步推出有利好美国经济的政策,则外部因素有可能重新切换为推动汇率贬值的因素。但考虑到欧、美货币政策继续分化对经济增长差异将逐步修复,因此,美元进入强势升值的难度较大,大概率将在三季度探明顶部之后回归长期下行通道。因此,在外部美元先强后弱的情况下,人民币或将呈现先贬后升的格局


(Wind综合金融时报、证券日报、中财网等)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