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险、寻本源 外滩峰会大咖共议金融与科技
2018-07-07   互金通讯社

7月7日,以“新金融•新科技•新趋势” 为主题的“第五届金融科技外滩峰会”在沪召开。与会嘉宾就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金融科技的发展趋势等热点话题展开深入讨论,互金通讯社作为新媒体支持参与本次峰会报道,以下为部分嘉宾观点集锦。

来源|互金通讯社

当前金融科技存在四点安全隐患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 李东荣

李东荣指出,金融科技在业务、技术、网络、数据等方面,正面临着一些风险和安全挑战。需要业界、学界清醒认识,高度重视。

就金融科技的安全及风险问题,李东荣认为:

首先,在业务安全方面,有的机构安全意识薄弱,为单方面追求极致客户体验,以牺牲资金和交易安全为代价,过度简化必要的业务流程和管控环节,从而隐藏了较大的业务安全隐患。

其次,在技术安全方面,也发现有的机构在未经过严密测试和风险评估的情况下,盲目地追求所谓颠覆式技术,拔苗助长,急于求成,导致技术选型错位、资源浪费,安全事件频发等问题。特别是对部分尚处于发展初期的新兴技术,通过舆论和资本的过度炒作,可能会令它们沦为市场操纵、投机、诈骗的工具。

再次,在网络安全方面,当前,网络安全形势异常复杂严峻,常规攻击持续演变,分布式拒绝服务,高级持续性威胁等攻击手段不断翻新,有组织、有大规模的网络攻击,时有发生。

最后,在数据安全方面,一些机构也积累了海量的客户行为数据和交易数据,但因其信息系统管理水平和应对网络攻击能力未能同步跟上,其数据安全保卫能力存在不足,存在数据被集中泄露的风险。

对于如何解决上述问题,李东荣表示,一是要牢固树立安全发展理念。二是切实加强安全制度建设;三是扎实做好安全技术防护;四是要紧密结合金融业务需求。

地方已成为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战场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 孙国峰

孙国峰指出,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在地方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发展,我国金融风险高发区域也在一定程度上从传统金融体系转移至非传统金融体系、从中央转移至地方、从线下转移至线上,地方已成为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战场。

他表示,如何调动地方的积极性,构建有效防控金融风险、顺应金融科技发展内在要求、有利于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地方金融监管框架,不仅是我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重点领域,也是金融科技风险防范的核心环节。

孙国峰认为,金融科技时代地方金融监管存在金融科技在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应用面临监管缺位;金融科技发展使得地方风险处置责任难以压实;金融消费者保护不足三大问题。

他指出,在金融科技时代,完善地方金融监管制度应做到以下六点:

一是完善地方金融监管的协调机制,包括央地监管体系的协调、地方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以及金融科技监管与传统金融监管之间的协调;

二是明确地方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职责分工与定位,特别是在金融科技广泛应用的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分工与定位,防止监管重叠与监管空白;

三是压实地方金融办的责任,强化对金融科技应用带来的金融风险的监管和处置,防止收益本地化,风险外部化的倾向;

四是依据金融科技发展的特征加强行为监管,切实保护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利益;

五是充实基层监管力量,提升地方金融监管能力;

六是加强监管科技在地方金融监管中的应用,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监管科技识别风险隐患并及时采取措施。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核心在于监管全覆盖,要持牌经营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黄益平

黄益平谈到,自从2016年年初开始实施互联网金融整治政策以来,整个行业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行业似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很多平台和企业能不能活下去,是很大的一个问题。这是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对比,就是在国内,数字金融行业一方面做得似乎领先全球,另一方面,大家能不能活下去,现在还不知道。

导致这个问题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中国的监管环境相对比较容忍、宽松,甚至很多情况下,往往是监管缺位、没有监管。P2P行业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2007年第一家P2P平台上线,直到2016年年中才有第一部《暂行管理办法》出台,在2007年-2016年期间基本就是野蛮生长。

针对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各个领域金融政策监管都在加强,核心最后就是落实在一条,监管全覆盖,要持牌经营。没有持牌经营,不能做金融交易。

对于中国即将到来的数字金融2.0版,黄益平认为,2.0时代下,过去行业鱼龙混杂、野蛮生长、完全不管牌照和规则、风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以后要全覆盖、持牌经营。最后核心,就是要接受监管、持牌经营。

数字金融行业可能会出现很大的分化,最后分化的结果,应该就是技术和金融两个不同领域的新的分工、新的合作。一句话说,就是擅长做技术的,让他做技术,擅长做金融的,让他做金融。当然,中间肯定会有相当部分的机构和个人既懂技术,又做金融,可以两个方面都做,没有问题,但仍然要当作一个金融机构监管。这也是未来的方向。

紧抓中国经济下一步发展“三个走”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屠光绍

谈及新金融与金融科技的关系,屠光绍指出,新金融最基础的支撑力量就是金融科技,金融科技的发展必然催生新金融的不断演变。两者密不可分,紧密相连,相互支撑。

屠光绍认为,以新金融和金融科技为引领,中国经济下一步的发展有“三个走”要紧紧抓住:

一、如何更好向下走,更多的发展普惠金融。金融科技,具有比传统金融服务更有利、更便捷的优势,要更好发挥优势向下走。服务好小微企业、服务好草根经济、创业经济。

二、如何更好服务向上走,向科技企业、向战略新兴产业做好服务。适应科技产业、科技行业、科技企业发展对金融服务的需要,这也正是需要我们通过金融科技,通过金融创新来满足的。

三、如何更好服务向外走。全球化的历程、全球化的潮流,这是谁也挡不了的。金融服务是目前在“一带一路”建设当中的短板。探索新金融包括金融科技,如何更好的和“一带一路”建设起来,通过金融科技的发展对于“一带一路”的金融服务提供更多的工具、手段、服务和支持。

一个有竞争力的金融机构一定具有其个性和特色 

——中国-中东欧基金董事长 姜建清

围绕“追寻金融科技之本”这一主题,姜建清提出自己的三点看法:

第一,要把握金融的本源。源头是金融科技背后的商业逻辑和金融本质,金融功能作为核心,主要表现为提供支付、资产转化、风险管理、信息处理和监督借款人等方面。近年来金融科技创新促进金融功能的进化,金融功能边界开始模糊,进入了功能融合的新阶段。但金融企业履行金融功能、服务社会的本源不可改变。

第二,锤炼科技特色。金融业最新的创新成果与金融科技紧密连接在一起,金融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紧密连接在一起,金融业未来与金融科技进步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不同的金融企业,可根据资源禀赋的差异,选择有利于发挥其竞争比较优势的道路。一个有竞争力的金融机构一定具有其个性和特色,包括科技特色。

第三,坚守服务初心。牢记金融科技发展的根本目的是通过效率提升、成本下降,提供更包容、更有质量的金融服务,满足人类追求美好生活。而野蛮扩张、乱象丛生、以高息收入掩盖无实质风险防控的所谓“金融科技”,则违背了金融服务初心和金融本质。面对当前金融供给力度不足,巨大的服务真空为金融科技带来机会。可以通过金融科技技术运用等方式改变金融服务方式及社会公众的生活方式,解决传统金融的痛点。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