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灾三周年纪念日,你有茅台吗?
2018-06-12   港股那点事


今天股灾三周年纪念日,许多股票还在扑街之际,茅台市值突破万亿,股价突破800元,创下历史新高。

 

去年10月,茅台公布了让人跪添的三季度业绩,我在《争议茅台:价投的胜利?泡沫的狂欢》里做了两个调查,从结果来看,近6000张票里81%过去一年没有投资茅台,62%认为茅台新高是泡沫的狂欢。



今天茅台新高之际,再做个同样的调查,不过稍作改变。




1


百倍股茅台

 


过去一两年来,茅台每次新高,泡沫的声音便不绝于耳,这个待遇与一江之隔的腾讯形成鲜明的对比。好像是,腾讯新高,大家又敬又爱,而茅台新高,大家又恨又怕。

 

老实说,喊茅台泡沫的人多半没有复盘过茅台上市以来的表现,如果复盘了,他一定会倒吸一口气:茅台2001年上市,自上市以来的18年里,只有三年股价是下跌的,分别是2002年跌26.14%,2008年跌52.47%,2013年跌36.56%。回撤是影响长期收益率的最大威胁之一,在这样有限的回撤下,配合剩下15年的大小不一的涨幅,以IPO价格31.39算,上涨了181倍。 


 

这个涨幅在A股是个什么排名呢?如果我们从WIND截取2001年1月1日到至今的区间涨幅,会发现茅台的涨幅第一,159倍(这个与上面176倍有差异,应该是源于起点价格的差异),排第二的是格力,涨了102倍。 


 

我相信茅台这个涨幅即使与中国最热闹的城市房价相比,应该也是毫不逊色的。茅台的涨本质上与房价的涨并没有不同,其背后推动力都是中国经济的增长。有一点大家的指责是对的,那就是茅台、房价,究竟于经济有什么意义。

 

确实如此,茅台也好,楼市也罢,它们并不推动经济效率的提高,它们本质上属于分享式经济:生产效率的提高推动了经济的增长,经济增长推动了收入的提高,收入的提高带动了对茅台对楼盘的需求。

 

好比美国的可口可乐、麦当劳、星巴克,也是这一类,它们都分享生产效率提高带来的经济增长的红利。站在这个角度上,问茅台房价究竟于经济发展有何意义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

 

既然是分享式经济,那么它们的价值就当与经济的发展阶段相符合。就比如,茅台上市的时候不能是万亿,要到今天才破了万亿。当然也有些时候价值会偏离经济的发展阶段,产生泡沫。房价有没有泡沫我不知道怎么判断,上市公司相对来说要容易些,尤其是像茅台这种传统的食品饮料公司。

 

从过去的业绩看,自上市以来,茅台的营收与利润就没有下滑过,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也非常漂亮,每年的资本开支是相当小的,公司上市后没有再向市场融过资,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债权融资,并且每年都给市场派现金股息。



这样的基本面,放在全球都是凤毛麟角。尤其是长期稳定,这验证了其生意模式的竞争力与可持续性(这点往往为A股所忽视)。这样的基本面,给多少倍估值呢?

 

巴菲特的爱股可口可乐,过去十年的平均估值大概在25倍左右,过去一年估值到了40多倍。但可口可乐的基本面只是稳定,业绩或上或下,增长基本没了。


  

这样我们来看茅台的估值,除了2006年10月到2008年9月这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估值夸张外,茅台的估值都在40倍以下,2014年的时候甚至不到10倍。目前茅台的估值34倍左右(TTM PE),综合其基本面,只能说不便宜,但远谈不上泡沫。

 

市场投资者千千万万,凭什么一家优秀的公司会有便宜的估值给你捡? 


 

因此,茅台突破万亿人民币市值是货真价实的突破。

 

买房现在称上车,上了车的人应该基本享受了过去这波经济增长带来的房价上扬,但我相信很少有人能享受茅台这个涨幅。比起没有来由地指责茅台种种,投资者更应该思考的是:一家公司上市18年,仅3年下跌,15年上涨,涨幅超过100倍,为什么会错过?

  


2


第三种猩猩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楼市没有一个市场先生,天天问你买不买?卖不卖?而股市,一周基本上有五天有个情绪波动的市场先生来敲门,问你要不要卖茅台给它。它不仅情绪波动,还孜孜不倦,绝不会因为你的冷落而一天爽约。

 

问题又来了,我们不是有脑子吗?为什么还会受这个情绪不稳定的市场先生的蛊惑,做出愚蠢的决策呢?

 

最近在看一本书,叫《第三种猩猩》,我还没看完,里面有张图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这个图的大概意思是告诉我们,其实我们与黑猩猩的差距远没有想象的大,我们与黑猩猩的基因只有1.6%的不同,剩下98.4%是相同的。正因如此,作者把人类称为第三种猩猩,与黑猩猩、波诺波猿并列。这个1.6%导致我们成为人,发展出了语言、文字、艺术、科技等。 


 

但是且慢,正如AI是程序猿写的代码的奴隶,我们也是某种存在(也许是上帝吧)编写的基因代码的奴隶。这个1.6%导致了我们的不同,但是还有98.4%决定着我们的许多行为。所以,我们远没有我们想象的有脑子。

 

可能没有一个领域,能像金融市场一样,将人类没有脑子的行为展现的如此淋漓尽致。即使聪明的牛顿也曾经在这个市场上秀出过一颗愚蠢的脑子。

 

在著名的南海泡沫里,牛顿赔掉了2万英镑。这是个什么概念呢?这样说吧,1720年的时候,一年剑桥的学费是10英镑。我在网上查了下现在剑桥大学本科的一年学费,你可以看到,按现在的购买力计算,牛顿当时的个人损失是亿级别的。


 

聪明人到底还是聪明人,韭菜亏了,只能关灯吃面,牛顿爵士一句感慨,成至理名言:“我能预测天体运行的轨迹,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

 

如果我们去观察黑猩猩的行为,会发现有些东西与其说是人性,不如说是“兽性”,或者动物精神。比如说嫉妒,黑猩猩会嫉妒的,我们也会嫉妒,这是共享的。嫉妒在金融风险形成上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回想一下,2015年促使你匆忙入市的因素里,多少可以归因为你在嫉妒周围人正在赚大钱。

 

回到茅台上,我们来看这98.4%的基因怎么导致我们错过了这样一只优秀的股票。

 

首先,看图说话写作文,我相信99%的人都干过。来看茅台上市以来的走势图,基本上你什么时候打开,它的股价都是这种向上的趋势。

 


恐高是人的本能,我们会毫无理由地觉得风险高,本能地会抵触一只创新高的股票,而不是冷静地分析为什么它新高了。

 

第二,锚定一个过去的数字。回想一下,你看到一只股票时,第一反应是什么?我相信相当一部分人会拉开这家公司过去1个月、半年、1年、或者是10年的走势图。

 

而这样做的时候,其实我们又掉入了人类愚蠢的本能里去了。今天你看到茅台800元了,而1年前才400多元。这样一对比,你本能地会觉得现在的800元太贵了。

 

所以一年前你在400元错过了茅台,99%的投资者都非常难在800元下手买入。

 

同样的道理可以用在港股的思捷环球上面,当你拉开过去十年的走势时,你会本能地觉得思捷相当便宜了。



这就是为什么南下资金会不停地买入,越跌越买,至今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第三,过度自信。我们看茅台过去的走势,上上下下,可能有超过90%的投资者认为自己可以通过择时,总是能买在茅台的阶段最低,然后在卖在阶段最高。很可惜,这种抄底逃顶的神通只存在意淫的大脑里。

 

90%的A股股民相信自己会跑赢市场平均,如果没有这个信仰,那么大部分人就不会买股票,而是直接买ETF了。但事实是:A股股民里,别说跑赢市场平均,只有10%的人可以赚到钱。这就说明相当多的人对自己的技能是过度自信了。

 

这里不再做更多的列举,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摆脱呢?

 

讲真的,很难。毕竟这样来说吧,我们作为人类的时间长度,放在整个进化史里,是非常短的。所以我们身体里,主导我们行为的大部分基因还是来自远古时期。

 

丹尼尔·卡尼曼在他的《思考,快与慢》中提出了两种思维。

 

系统1:无意识的,依赖情感、记忆和经验迅速做出判断。


系统2:有意识的,通过调动注意力来分析和解决问题,并作出决定。

 

如果结合进化论,可以这样说,系统1由那些来自远古时期的基因决定,在我们成为人之前,我们还在丛林里厮杀,它需要非常直觉非常迅速的判断。今天还存在的基因都经历过丛林里的优胜劣汰,这也证明了系统1是有效的。

 

但是,当我们发展出文字、艺术、科技,形成人类文明社会后,系统1虽仍然有用,但它在很多情况下却成了我们成功的障碍。

 

比如当股票创新高后,我们本能地警觉,像嗅到了危险信号一样。但上涨从来都不是下跌的理由,上涨如果背后有坚实的基本面支撑,就会一直创新高,就像那些不断创新高的股票,像腾讯,即使服装代工企业申洲国际也在不断创新高。

 

要减轻那98.4%的影响,需要用到思维的系统2模式。系统2的缺点是复杂,耗能多。并且需要通过大量的学习来升级。每个人的系统2的分析水平是不一样的,但整体而言,系统2犯错的概率要比系统1低很多。

 

如果你的思维模式里,系统2用的更多,并且你不断地升级系统2,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减轻那98.4%的影响,从而做出更好的投资决策。

 


3


选择与努力


 

在投资这个赛道上,只有不断修炼,提升自我认知,才是摆脱成为猩猩的命运的不二法门。

 

股灾三年过去了,在A股整体市场偏弱的背景下,选择什么类型的公司直接就决定了三年来的投资收益。以上证50、沪深300为首的价值股走势显著地强于大市,更是大幅抛离大牛市的宠儿概念股集中营创业板。创业板里的风花雪月故事太多,就连曾经深爱过头牌的孙老板都不得不哭着说:我是傻X……


 

在A股的世界里,风光明媚的也就只有以茅台为首的价值股蓝筹是幸福的,但是如果把景深拉长,视野开阔点,在全球市场的角度来看,则又会有另一番风景。美股没有崩溃,反而一往无前,纳指累计涨幅超50%,再创历史新高。一江之隔的港股,彼时同在高点的恒指三年期间再创历史新高,累计涨幅接近16%。市场总体走势这么强,买股票赚钱的难度肯定比A股更低吧?


 

有些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选择不同的赛道,直接决定了收益率的区间。  

 

我们还可以跳出股票投资这个框框,去更高的地方看风景。比如国内的楼市,作为永恒的焦虑源泉,讨论得已经足够多了,这就不展开,这里还没有考虑平均三倍左右的杠杆,一图胜千言。 


 

如果再跳出投资的大领域,看看实业层面:2015年9月,拼多多成立,依托微信的强劲流量,拼多多仅用两年GMV即实现超过1000亿规模,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淘宝用了10年,京东用了2年。二级市场炒股的,怎么可能玩的过一级市场印股票的呢?更别说2016年9月成立,如今已经对微信构成威胁的抖音了。 


 

很多时候,大部分人都是在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这个时候我们更能理解长者的智慧:个人的努力固然重要,但历史进程的分量也不可或缺,在更高维度的选择,直接决定了低纬度的收益区间。

 

往往,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要与赢家同行。

 


4


结   语


 

中国经济增长了40年,白酒这条赛道杀出了茅台、五粮液等优秀企业,其他赛道也各有龙头杀出,比如家电里的美的、格力、海尔,酱油赛道的海天味业。这些企业的历程背后折射的是中国经济的变迁,尤其是传统经济领域,从最初的百废待兴到而今的存量竞争。

 

我们今天讨论错过茅台,一定程度上是存在幸存者偏差的。时间倒回,最开始的时候也许是看不出谁会胜出的,五粮液当初的营收规模也是超过茅台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赛道是越来越清晰。

 

对大部分人而言,其实并不具备在一条新赛道上挑出赢家,那需要非常高的眼力。所以,对许多投资者而言,挑选成熟赛道的赢家会是更好的选择。

 

我想我们没有几个人在挑公司的实力上是胜过巴菲特的,然而,巴菲特1988年才挑了可口可乐,此时距巴菲特首次投资已经过去30多年,也距可口可乐卓著的CEO罗伯特·戈伊苏埃塔上台也过去了7年。还有苹果公司,巴菲特到2016年才开始买进苹果。

 

从2015年6月12日到今天,当初2000多只上市股票,不到10%是上涨的,超过70%的股权跌幅在40%以上,而这些成熟赛道的赢家大都都走出了15年的阴影,创下了历史新高。

 

比起各种抄底逃顶,风格切换,几天几周翻倍的意淫,投自己能力圈范围内的公司,看得懂,上得了仓位,拿得住,才能享受更大的收益。


【作者简介】

飞鼠溪| 格隆汇·专栏作者

消费行业资深研究员,专注消费大白马


【精华推荐】

CPI继续下行,消费股的通胀投资逻辑还在吗?

争议茅台:价投的胜利?泡沫的狂欢?

白马股轮番“落马”,说好的价值投资呢?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