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乐视仍没有好消息:巨亏、暂停上市风险、失去乐融致新控股权
2018-05-15   投资潮


投资潮官方微信:investide

投资潮官方网站:www.investide.cn

投资潮官方微博:投资潮网站微博


来源:投资潮


5月14日下午,乐视网召开2017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乐视网董事会秘书赵凯及财务总监张巍出席并回答投资者提问。

多位投资者提出乐视网是否会退市、是否会失去乐融致新的控制权、贾跃亭关联债务问题何解及是否对FF中国业务知情等问题,乐视网官方给出了“现金流极度紧张”、“存在失去控股子公司股权的风险”、“要求贾跃亭对其关联债务问题负责”等一系列回复,并首次承认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营收堪忧 资不抵债

今年4月,乐视网发布了2017年财报。财报显示,2017年乐视网营收为70.25亿元,同比降低68%;利润方面,乐视网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度亏损,亏损额为138.78亿元,相比于2016年盈利的5.5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减少2601.63%。对此,乐视网解释称,公司的广告收入较去年同比下降87.39%、终端收入较去年同比下降75.09%,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比下降50.66%。

2018年5月10日,乐视网披露了《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显示,乐视业绩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持续恶化,公司亏损约3.07亿元。刘淑青认为,基于公司所处行业特点,除正常运营成本(如CDN费用、摊提费用、人力成本等)支出外,公司报告期融资成本未明显下降,上述原因导致了公司一季度继续亏损。

在本次业绩说明会上,乐视网关联方的欠款问题备受关注。据乐视网一季报披露,自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关联欠款余额达73.17亿元。

乐视网方面表示,公司2017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约108亿元,其中坏账损失计提约61亿。对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账款的计提,在已获取外部证据的情况下充分考虑了欠款方还款可能性,但不代表放弃对欠款追索权。

刘淑青表示,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的经营困难:改善业务经营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努力解决公司面临的经营困难;寻求第三方增资以解决子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

针对“乐视网现阶段短期借款有27.5亿之多,是否能如期偿还”的问题,张巍说,“经营性现金流无法覆盖短期债务,公司解决短期债务正在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者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总体上看,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但目前尚未形成确定方案。”

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 暂无资产重组计划

在当日的说明会上,乐视网方面回答了5个与“退市”相关的问题,关于乐视“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的回应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目前来看,导致乐视网暂停上市的原因存在两种,一是乐视网在2018年出现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二是乐视网在2018年持续亏损净资产为负。

赵凯表示,在公司已披露的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如若公司近两年的审计报告表示对公司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深交所可决定对公司暂停上市。如公司拟采取的措施在2018年度审计报告未消除无法表示意见影响,则公司可能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在回答投资者“后续资不抵债的可能性有多大”的提问时,赵凯称,公司截止2018年3月31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3.04亿元。如若上市公司2018年继续亏损,将存在归母净资产为负的可能性。“目前,公司正在积极追讨债务。”赵凯称。

融创董事长孙宏斌在接手乐视网残局后曾与监管层沟通多个解决方案,但都因各种原因难以推行,而市场期望的重组方案也并不可行,目前乐视体系内部并无合适资产可装入。在回答“如果公司欠债问题始终解决不了,有没有可能进行新一轮的资产重组”的提问时,赵凯表示,目前上市公司并无资产重组计划。

上周,针对乐视网2017年年报,深交所曾连发33问问询乐视网,问询涉及是否调节利润、大额关联交易是否为冲高业绩等问题,截至目前,乐视网尚未给出回复。昨日媒体也就此发起提问,但乐视网方面并未予以回答。

5月14日午后,乐视网保持弱势震荡走势,说明会开始不久股价突然跳水,盘中一度下跌至4.03元,跌幅超7%后有所回升,截至收盘,报价4.23元,跌幅3.64%,换手率5.48%。

失去乐融致新控股权 存变卖资产可能

在说明会上,多位投资者也对乐融致新的现状以及控股权问题提出疑问。

乐视网方面对此作出回应称,“鉴于乐融致新股权被冻结、质押的现状,如若债务到期公司无法偿还,公司存在失去对控股子公司控股权的风险,可能致使乐融致新无法计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进而导致因上市公司合并报表口径调整导致的收入和净利润规模相应调整”。

乐视网2017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并表的子公司有乐融致新、乐视云计算、乐视信息、花儿影视四家,其中乐视电视的运营公司乐融致新营收体量最大。

2017年1月,融创宣布向乐视网、乐融致家、乐视影业(现改名乐创文娱)投资150亿,乐融致新获79.5亿元。同年11月,融创又再向乐视网、乐视致新借款17.9亿,担保30亿。孙宏斌曾一再公开表示,更看好乐视电视,甚至要求融创各区域分公司,凡是办公区、示范区域或精装住宅、公寓和旅游地产项目要配置电视的,都必须使用乐视电视。

此前,乐视网曾与甘薇领衔债务方达成了相关抵债方案,乐融致新借此吸收了乐视系为数不多的“有价值资产”,其先以0.93亿元受让乐视电子商务核心资产,又以零对价获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投资”)100%股权纳入并表。此外,乐视控股还曾将其所持有的18.38%的乐融致新股权进行质押,为乐融致新获得贷款共计11亿元,此部分质押目前已被冻结,将面临拍卖。

在吸收合并乐视系部分资产后,融创开始推动对乐融致新的增资。按4月1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的乐融致新(原新乐视智家)增资方案显示,确认TCL、京东、苏宁等公司将参与新乐视智家的最新一轮融资。

本次增资前,新乐视智家的股权结构为乐视网持股40.31%,天津嘉睿持股33.5%,乐视控股持股18.38%,其他股东合计持股7.81%。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将被稀释,以现有协议及意向增资情况计算,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下降至33.46%。

表面上看,乐视网依然是乐视致新第一大股东,天津嘉睿位居第二,持股28.2337%。但乐视网此前已将乐融致新注册资本的34.9398%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和融创,5.372%质押给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乐视网几乎已丧失对乐融致新的控制权。

乐融致新曾被视为乐视系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当天有投资者问及具体的乐视超级电视2018年预计销量及会员售卖情况,刘淑青称,由于公司受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的持续影响,公司声誉和信誉度仍陷于较严重的负面舆论旋涡中。

乐融致新此前被视为孙宏斌盘活乐视的关键之一,他曾称,“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后更名乐融致新),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因为不是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引入资金会灵活一些。”如今,乐视网成功引入多个投资方,但目的是是挽救乐视系还是变卖资产,目前还没有定论。

裁员近半 生态发展遇阻

乐视网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公司拥有在职员工2180人,与2016年底员工数量5389人相比,减少3209人,缩减幅度高达59.5%。有投资者提问,上述人员变动是否为乐视网大幅裁员的结果。

赵凯并未对此直接作出回答,他称2017年由于持续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等的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对公司声誉和信用造成较大影响。赵凯认为,公司在职员工人数发生较大变化,其中包括主动离职和公司架构变动等情况。

根据乐视网以往年报,在2009年上市前,乐视网员工数只有209人,2010年上市后在册员工373人,2015年底员工总数为4885人,到2016年底乐视网员工数量增长至5389人。

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布公开信承认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贾跃亭在信中表示乐视生态组织能力相对滞后,“没有更多精力和时间去梳理组织架构和新人培养,当我们的管理能力没有跟上的时候,随之出现了‘大公司病’苗头甚至一些人浮于事及组织效能不高等问题。”去年5月,坊间就传出乐视网大幅裁员的消息,裁员涉及乐视网、乐视控股、乐视体育等多个乐视系公司。

乐视网的人力成本支出通过裁员大幅下降,其2018年一季报显示,“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一栏中,共计支出1.38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7.07%。对于该项数据的大幅下降,公司解释称:“主要系公司员工人数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人员成本减少所致。”

业内人士称,裁员致使贾跃亭力图打造的“乐视七子”生态发展遇阻,在乐视的架构调整中,包括乐视体育、乐视手机等在内的业务因大幅裁员近乎停滞。2017年乐视体育先后失去中超、亚足联赛事、ATP等多项重要赛事的版权,此后再无一线赛事版权。

FF汽车独立经营 所得不会归还上市公司

日前有消息称贾跃亭旗下的FF汽车已运抵中国,有投资者就此提问称,这是否意味着未来贾跃亭在FF汽车上赚的钱可以还给上市公司?

刘淑青表示对此并不知情,“但公司时刻关注上市公司体系大量的关联方欠款问题”,“公司也期望贾跃亭及相关方可以尽快拿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及还款时间表。”

FF的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下称:睿驰智能)近期刚以3.64亿元的价格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0亩的土地。睿驰智能成立于2018年2月,法定代表人为王志刚,该公司是香港注册公司Smart Mobility(Hong Kong)holdings Limited(下称Smart Mobility)的全资子公司。

Smart Mobility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是私人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是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FF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唯一披露出的董事姓名也是王志刚。这说明睿驰智能是FF在中国地区的关联公司,而贾跃亭正是FF的创始人。

贾跃亭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但FF公司、睿驰汽车公司目前未被列入失信名单,其仍可正常开展业务。




ID:jieshuo_xsb

解说新三板提供全面、深度的新三板相关信息:公司案例、内幕爆料、每日快讯、观点评论.....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