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音箱让BAT赔到流血!他却站着把钱挣了
2018-09-18   智东西

看点:不补贴,年销百万,靠智能音箱真正赚钱的竟然是他,首曝360神秘产品!

“2015年初,国内差不多有50个小团队在做智能音箱,而现在剩下的不到5家”,猫王收音机创始人曾德钧告诉智东西。这些团队一开始做国内市场,后来一部分转向国外市场,一部分转向方案商,剩下的大多牺牲掉了。而导致这一现象的核心原因正是盈利难。

尤其是今年阿里、小米、京东、百度等互联网公司纷纷掀起价格战,大打补贴牌,更让中小智能音箱玩家进一步边缘化。

另一方面,今年上半年智东西了解到,有两百多家中国企业依托亚马逊Alexa平台打造智能音箱出口海外,但大多数并不赚钱!

智能音箱这个看似火热的新生事物,与表面看起来迅猛增长的销量不同的是,无论大小玩家大都不赚钱,巨头大战风头无限下,越来越多的中小玩家被边缘化甚至死掉。智能音箱大战下,中小玩家如何生存,如何构建自己的壁垒实现盈利,近期我们从一位音响圈的老前辈哪里获得了一些答案。

智能音箱玩家大都不赚钱

据市场分析公司Canalys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出货量已超过700万台。而据GfK数据显示,2017年1~8月国内智能音箱市场累计销量仅为10万台,同比增幅超70倍。

实现这一增长的主要原因是阿里、小米、京东、百度等各大互联网巨头的相继入局,并强势掀起价格战与补贴战,企图以智能音箱为契机抢占家庭入口。


然而与国内智能音箱市场表面的繁荣相对应的是其爆发已呈现出疲软之态,并且主要玩家大都赔钱。

以今年618购物节为节点,全球智能音箱市场已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热度分化的行业状况,一面是亚马逊、谷歌两大巨头海外市场越战越勇,另一面是国内玩家似乎要熄火了(智能音箱大战618哑火!说好的火拼呢?)。

尽管618期间国内智能音箱整体月销量也超150万台,但互联网巨头长期拿同质化严重的mini音箱低价促销,似乎也在透支用户敏感度的阈值。遥想亚马逊在去年“黑色星期五”当天三四百万的销量,国内智能音箱市场爆发后劲不足。

另一方面巨头们在智能音箱上普遍赔钱,阿里率先在去年双十一掀起促销大战,一天赔上两个亿(据业内人士估算其499元的天猫精灵X1成本在299元左右,去年双十一促销价为99元)。

尽管小米产品主打性价比,但底线也遵循不赔钱的原则,不过智能音箱可能打破了小米这一底线。据业内人士透露,在2017年7月小米AI音箱发布前一天,雷军亲自拍板将原先399元的定价改为299元。据估算,其生产成本已接近299元,真可谓“做硬件不赚钱”。今年4月份的米粉节上,小米也将169元的小爱音箱mini以99元的价格促销。

另一方面即使这一价格可以覆盖小米AI音箱的硬件成本,但作为一项AI落地产品,智能音箱背后还有庞大的软件成本、服务器成本,并且用户量越多,服务调用次数越多,这项成本就越高。因此,小米的智能音箱业务多半是赔钱买卖。

而随着互联网巨头的涌入以及掀起价格战,本就不赚钱的中小企业更加被边缘化。正如前文提到的,在2015年初,有近50个团队围绕国内市场打造智能音箱,而如今剩下的不过寥寥数家。其他玩家要么转型方案商,要么依托亚马逊、谷歌进军海外市场,其他的玩家已沦为历史的尘埃。即使是剩下的玩家,大多也未必赚钱,而中小公司不要说补贴,不赚钱就意味着生存危机。

尽管亚马逊带起了智能音箱巨大的销量,但这波跟着亚马逊“混”的企业也大多不赚钱。一位消费电子资深老炮今年上半年告诉智东西,国内有200多家企业大约四五百款智能音箱相关产品出口海外,但大多不赚钱。原因无他,亚马逊在节假日强势补贴自家Echo系列产品,导致与Echo类似的产品难以获得消费者青睐。

不光这些品牌玩家如此,智能音箱产业链的不少环节赚的也是个苦力钱。以阿里智能音箱的生产方深圳奋达科技为例,一位熟悉内情的业内人士向智东西爆料,奋达生产一台智能音箱的毛利不到2元,一旦产品良品率下降就可能不赚钱。

据智东西了解,今年下半年各互联网巨头还会进一步拉低价格,近一步展开价格战和补贴战,在此背景下智能音箱行业的盈利堪忧,尤其是中小企业盈利路在何方?

不补贴,他今年销量120万!

近期,智东西在深圳见到了一位音响行业里赫赫有名的老先生,他同时也是我国智能音箱重要的引路人之一。他是猫王收音机创始人曾德钧,年逾耳顺之年,依然活跃在音响创业一线。

▲猫王收音机创始人曾德钧

这位老先生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士兵、老师、连续创业者、匠人、商人都是他身上的标签,他是Hi-Fi音响的先驱之一,也是中国第一台Hi-Fi胆机、第一台Hi-Fi CD机、第一台Hi-Fi级电子管多媒体音箱的设计师,被行业誉为“中国胆机之父”。

2010年曾德钧开启人生第六次创业,面向年轻群体(18~35岁)推出复古版的猫王收音机,今年他还将收音机、音乐电台、WiFi音箱等有机整合在一起,推出两款智能收音机。

与大多智能音箱厂商不同的是,曾德钧的猫王系列产品在2015年5月开始售卖以来,2016年就实现盈利。截止到2017年其产品累计销量就达到80万台,去年的营收就已实现数亿元。

“现在累计销量已经110万台,今年累计肯定能达到200万台”,曾德钧向智东西透露道。照此来算,猫王收音机今年将实现120万台销量,并且是在原售价基础上实现的自然增长。尽管他并未给出今年预期的营收状况,但智东西结合其产品线最低价格推算,其营收今年至少在3.5个亿以上。

曾德钧以及猫王品牌的盈利秘诀是什么,对当下的智能音箱行业有多少借鉴意义?智东西带着这些疑问与曾老进行了深入的沟通。值得关注的是,我们发现他也参与了国内早期数款智能音箱产品的打造,这使他对智能音箱有更加清晰的认知。

此前我们也曾知晓在京东叮咚音箱打造的过程中,其团队负责人也曾找到曾德钧,让他来指导产品的硬件开发过程以及参与系统设计。叮咚音箱于2015年8月就推出,是国内早期智能音箱代表之一。

但据曾德钧透露,国内最早的智能音箱竟来自360!360曾投资了一家做智能音箱的团队,并在2013年8月找到了他,请曾德钧帮忙打造智能音箱。

▲第一款未曾面世的360咚咚音响

曾德钧介绍道,他参与了这款产品大部分的生产设计,其团队在2014年春节期间就把样机做出来,本来这款产品要在2014年5月份推向市场,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放弃。

智东西也见到了这款产品,其外观是一个条形音箱,正面为银色织网,通体为白色机身,支持远场语音交互,其正面下方有一个“dongdong”的logo,背面赫然写着“360咚咚音响”。突然觉得红衣教主又错过一个第一。

边缘创新 构建自身盈利能力

在智能音箱普遍亏损的情况下,猫王收音机品牌为何能够盈利?作为一位音响行业的老前辈,一位多达六次的连续创业者,曾德钧告诉智东西他的经营策略与产品理念,我们发现他对行业更加敏锐也更加清醒,他清晰的界定自己的边界,有所为有所不为。

1、尝试边缘创新

当谈到智能音箱市场时,他认为主战场是互联网巨头们的天下,这一市场基本没有中小企业的机会。目前巨头们在用互联网的逻辑赔钱抢占市场,这个逻辑需要企业有很强的实力支撑。也许他们今天赚不了钱,但也要让其他家也赚不了钱,最终市场只剩下一两家后,盈利逻辑就会逐渐呈现出来。

但在主战场之外,他认为差异化一定有机会,任何市场都是2/8分的,其他企业可以围绕产品进行边缘创新。


2、界定边界:连接人与内容

曾德钧谈道,2016年BAT中的某一家就提出跟他们深度合作,让猫王帮他们做产品,但是他拒绝了,“那不是我要做的,它们连接的是生态,这不是我们的目标”。

“我们很清晰,我们要做的是人跟音乐内容的连接”,他一语道破。目前猫王跟各大平台都保持合作,未来也会推出搭载各家语音平台的产品。

3、“物美价廉”而非“价廉物美”

在智能音箱普遍亏损的情况下,猫王收音机品牌为何能够盈利?曾德钧指出,他们与其他公司最核心的不同是用户驱动,而非概念驱动。尽管当下国内智能音箱销量增幅很大,但他认为“物美价廉”和“价廉物美”核心逻辑不同,智能音箱是因为廉价,用户才感觉到物美。

而他们的产品是“物美价廉”,“无论是外观、音质,还是产品细节,用户一眼就看得懂,一看就是他想要的,正是因为物美,消费者才愿意买单”。

同时,曾德钧也认为智能音箱市场大爆发之后,很可能就是大灭绝,用不了几年市场会慢慢冷却,只剩下几个核心品牌。在国内你往往会看到,O2O火时几百家公司涌入,VR火时上百家涌入,与当下紧跟热点的创业氛围不同的是,他抛出了他的经营哲学,“在不变中定方向做战略,在变化中找机会做创新”。


4、“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在具体的产品经营理念上,他信奉“与其更好,不如不同”。不同就是差异化,“别人都去做入口,我们做音乐连接;别人拼价格,我们做颜值”,曾德钧进一步解释道。

颇为有趣的是,智东西发现,猫王收音机品牌的用户人群为18~35岁,这与智能音箱的目标人群相类似,但不同的是猫王品牌70%的用户为女性,而智能音箱的大部分购买者为男性。如何真正占领女性消费者的心智,扩展更广阔的消费者空间,也是智能音箱从业者下一阶段需要思考的问题。

语音交互不是真智能

为何曾参与了国内早期数款智能音箱产品研发的他,在自身产品智能化上却似乎相当“克制”,比如至今未在产品中加入远场语音交互。曾德钧带智东西参观了他搜藏的手机产品以及音响产品的演变历程,然后他从人类历史演进的维度谈了对智能的看法。


曾德钧表示,他对智能并不克制,只是对智能的理解不同,语音交互不是真智能。

接着他从人类历史的演进上谈道,人类经历了四个历史阶段:蒸汽时代、电气时代、信息时代以及当下的人工智能时代,前两个时代可以算作对人类体力的延伸,人可以去做很多超过人力本身的事情,人力被放大。而信息时代则是对人类脑力的延伸,人类能够快速的获取以及传播信息。

▲曾德钧谈产品理念

在曾德钧看来,人力的延伸是一种技术的进步,但不是真正的智能,脑力的延伸和提升才是真正的智能。以此来看,语音交互只是改变了过去按键的交互方式,替代了部分体力劳动,增加了便捷性,但还不具备脑力的延伸。

而真正的智能是“想到即看到、想到即听到,想到即用到”,他认为有两条路径可以实现真正的智能,一种是“脑机接口”,通过传感器随时采集大脑数据,然后提供相应的服务,但目前还做不到;另一种是用大数据来进行预测和推荐,比如就像今日头条的新闻推荐。

曾德钧回忆道,10年前也就是2008年,他就开始用平板电脑的方案进行设备之间的联网探索,并在2012年主导起草了国家首个《音频互联协议》,该协议已于2018年5月1日正式实施。

2016年曾德钧团队开始基于大数据进行音乐的智能化推荐探索,打造APP“Oh Play猫王妙播”,将软硬件结合,通过用户的使用习惯,进行自动推荐/更换音乐内容。他介绍道,猫王妙播2016年就做出来了,但并没有急于推向市场,而是不断打磨技术和体验,直到今年才正式推向市场。

而在今年新发布的两款猫王收音机产品中,曾德钧也开始将近场语音加入产品中,目前还未正式上线。当谈及这一原因时,“加入语音纯粹是好玩,这不是我们的核心卖点,我们的核心是你旋钮一开,听到想听的音乐”,他解释道。

结语:智能音箱大战下,如何站着把钱赚了?

结合产业链各方数据来看,今年国内智能音箱销量将达到1500万~2000万台左右,低价、补贴仍然将是互联网巨头接下来重要的市场策略,入口争夺战仍在持续上演。

在这一背景下,智能音箱赛道的创业公司、中小玩家正面临边缘化的趋势,不少玩家已经倒下,即使存活的也大多并不盈利,我们也看到他们开始探索或转向新的领域,比如智能耳机、智能家居等等,往产业链其他方向延伸。

作为一位耳顺之年仍奋斗在一线的创业老先生,曾德钧的产品经营哲学与站在历史高度对产品演进的思考,无疑对于行业的发展和商业模式探索是一剂良药。

巨头智能音箱大战下,智能硬件创业颓势下,中小玩家如何站着把钱赚了,你怎么看?

本帐号为凤凰网大风号首发媒体

今年9月20日,智东西将在重庆召开2018全球智能汽车供应链创新峰会,邀请来自整车厂、Tier1供应商、自动驾驶、车联网等领域公司高管共同探讨智能汽车的时代机遇。目前峰会报名已经全面开启,大家可以扫描海报底部的二维码直接报名。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