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的天敌——脱发
2018-09-20   MedSci梅斯

导语:娘秃秃一个,爹秃秃一窝?


猝死不是当代青少年担忧的问题,脱发才是”。2017年,微博上这样不经意之间的一句调侃,让脱发一时间成为了网上热议的话题。


无独有偶,阿里数据携手阿里健康发布的《拯救脱发趣味书》指出,80、90后人群成为了脱发的主力军,已经占到了总数的75%左右。其中80%为男性,可见,脱发已经成了青少年,尤其是男性的时代危机。[1]



脱发是人体常见的疾病,对患者的外貌和心理产生着极大的不利影响。通过简单的头发牵拉试验,即可大致判断自己是否脱发


用拇指和食指抓住一些头发,稍用力一拉,如果只有一两根头发脱落,代表头发正常;如每次都超过两根以上者,则证明有脱发的问题。加拿大的科研人员,通过实验证明了头发牵拉实验的有效性[2]


从病因性角度来看,脱发可以分为脂溢性脱发又称雄激素源性脱发病理性脱发物理性脱发营养性脱发肥胖型脱发


其中脂溢性脱发是最常见的脱发之一,超过发病人群的90%。其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清楚,但是脂溢性脱发与雄性激素的相关性已经受到学界的公认[3]



有句老话说得好,“娘秃秃一个,爹秃秃一窝”,比如英国威廉王子、查尔斯王子、菲利普亲王,就是三代脱发。那么这句话真的科学吗?


实际上雄激素源性脱发并非是男性的专利,青壮年男女均有发病,以男性较为多见。


引发雄激素源性脱发除了雄激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遗传因素。对于脱发来说,男性为显性遗传,女性为隐性遗传。


而且对于女性来说,脱发情况也较为乐观,不会出现“地中海”,甚至光头的情况


因为女性的发病率小且携带脱发基因也没有脱发的症状,自然民间会有秃头只有父亲遗传的误解。


德国波恩大学的研究者也在研究中强调了母系脱发基因在遗传中的重要性[4]


其实真正关于脱发的遗传机制比较复杂,简单的孟德尔定律并不能完全适用于脱发遗传解释。


墨尔本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采取3000人的样本研究就发现父子脱发的现象与孟德尔显性遗传原理不完全一致,要考虑多基因病遗传的可能性[5]


在最新的研究中,爱丁堡大学的研究人员确定了71个相互独立的和雄性脱发相关的基因位点,其中30个是新发现的基因位点。这些基因位点解释了脱发38%的风险[6]



作为脱发的“潜力股”,90后渐渐成为了被脱发困扰的一批人,对脱发的恐惧也往往会使我们病急乱投医, 民间流传的何首乌、生姜等治疗脱发的食品往往起不到治疗的作用,反而会产生相反的副作用。


例如,何首乌会有很强的副作用,对肝脏有很大的损伤[7],安徽省一名大学毕业生因治疗脱发。在四个月内服用了将近6斤的何首乌,最后因药物性肝衰竭病逝[8]


同样对于生姜而言,大量打着生姜名头的洗发水、生发露层出不穷。而南方医科大学的研究者在发表的文章中指出了暂时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支撑生姜可以有治疗脱发的作用,而作为生姜中的主要活性成分6-姜酚,作者在实验中发现生姜中的6-姜酚是一种潜在的头发生长抑制药物[9]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导演、演员徐峥在腾讯举办的星空演讲的时候说到,自己在20岁的时候秃顶,每天拿生姜、生发水往头上抹,抹到发红基本上头皮都搓碎了,可是仍然不起作用[10]



治疗脱发,还是不能够相信民间流传的偏方。目前医学上治疗脱发的药物主要是外用米诺地尔口服非那雄胺片,米诺地尔是生发药物、非那雄胺则是抑制脱发药物,两种药物均具有一定的副作用。


当然,也可以直接通过植发手术改善脱发情况。


也有文献证明南瓜子油[10]锯棕榈[11]会对治疗脱发起到改善作用。科研人员将76名患有雄激素源性脱发的受试者,分为两组。


一组服用南瓜子油,另一组服用等量的安慰剂,经过24周的实验后,结果发现南瓜子油对于脱发有较好的改善效果。而锯棕榈的治疗原理类似非那雄胺,能够阻断雄性激素的生成,虽然药用效果没有非那雄胺好,但是作为一种植物提取物,锯棕榈能够有效的改善脱发情况且副作用低。


面对脱发,大家还是应该要摆正心态,寻求正规职业医生和医疗机构的帮助,并且通过改善生活方式、改善饮食来预防,不要盲目相信所谓偏方土方,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坦然面对脱发,是战胜它的第一步!


来源:梅斯医学


#对于脱发你怎么看?欢迎各位在评论区分享#


文献来源:

1. https://dt.alibaba.com/page30.htm?spm=a1zar.8333378.0.0.3eee95bbqvwUq4&acm=lb-zebra-227580-1867803.1003.4.1605791&scm=1003.4.lb-zebra-227580-1867803.OTHER_15170119853137_1605791

2. Mcdonald K A, Shelley A J, Colantonio S, et al. Hair pull test: Evidence-based update and revision of guidelines[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2017, 76(3):472-477.

3. 曾翰翔. 广州地区青少年脂溢性皮肤病的流行病学研究[D]. 暨南大学, 2005.

4. Hillmer AM, Hanneken S, Ritzmann S, et al. Genetic Variation in the Human Androgen Receptor Gene Is the Major Determinant of Common Early-Onset Androgenetic Alopecia.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05;77(1):140-148.

5. Ellis J A, Stebbing M, Harrap S B. Genetic Analysis of Male Pattern Baldness and the 5α-Reductase Genes[J]. 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Dermatology, 1998, 110(6):849-853.

6. Pirastu N, Joshi PK, de Vries PS, et al. GWAS for male-pattern baldness identifies 71 susceptibility loci explaining 38% of the risk.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7;8:1584. doi:10.1038/s41467-017-01490-8.

7. 徐静, 汪茂荣, 何长伦,等. 口服何首乌致肝损害40例临床分析[J]. 东南国防医药, 2009, 11(3):209-210.

8. http://gz.southcn.com/content/2016-01/27/content_141595696.htm

9. Miao Y, Sun Y, Wang W, et al. 6-Gingerol Inhibits Hair Shaft Growth in Cultured Human Hair Follicles and Modulates Hair Growth in Mice[J]. Plos One, 2013, 8(2):e57226.

10. http://ent.qq.com/a/20161108/043823.htm

11. Nkosi C Z, Opoku A R, Terblanche S E. Effect of pumpkin seed (Cucurbita pepo) protein isolate on the activity levels of certain plasma enzymes in CCl4‐induced liver injury in low‐protein fed rats[J]. Phytotherapy Research Ptr, 2010, 19(4):341-345.

12. Chatterjee S, Agrawala S K. Saw palmetto (Serenoa repens) in androgenic alopecia An effective phytotherapy[J]. 2003.


梅斯小可爱


推荐阅读




长按二维码,关注MedSci梅斯
改善医疗质量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