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的患者临床结局较差
2018-09-19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

主动脉瓣狭窄(AS)是一种常见的心血管疾病,对死亡率和发病率影响很大。根据最新的西方指南,由于预后很差,强烈建议对有严重的有症状的AS患者进行早期侵入性治疗。先前发表的研究表明并非所有有干预适应症的患者都要接受了治疗。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患有严重AS的老年患者由于多种合并症并且认为手术风险过高而不愿接受主动脉瓣置换术(SAVR);其次,患者有时会因自己的意愿而拒绝接受治疗。这些问题被认为已经通过开创性微创经导管主动脉瓣膜置换术(TAVR)来解决。TAVR被设计为一种新的选择,适用于高危患者和无法接受SAVR.9的患者。但是,即使在TAVR时代,第二个问题仍然存在。仍然有一些患者拒绝TAVR,尽管其具有微创性和已知的生存益处。在这些患者中,一些患者最终会因为症状加重或重复住院治疗心力衰竭(HF)而接受TAVR。这组患者的治疗延迟可能会对他们的预后产生负面影响。本次研究的目的是使用来自日本多中心登记处的数据来研究这种治疗延迟对TAVR后结果的影响。

研究人员采用日本OCEAN(优化导管瓣膜介入)试验登记数据对1542例接受TAVR的患者进行了分析。拒绝TAVR被定义为在知情同意时至少一次拒绝过TAVR。患者分为2组:拒绝组(28/1542,1.8%)和接受组(1514/1542,98.2%)。研究人员比较了各组之间的基线特征、手术结果和死亡率。此外,还收集了拒绝原因和最终接受TAVR的数据。

拒绝组受试者的年龄、手术风险评分和衰弱程度高于接受组(P均<0.05)。各组之间的围手术期并发症没有差异,而拒绝组的30 d和累积1年死亡率显著高于接受组(7.1% vs. 1.3%,P=0.008和28.8% vs. 10.3%,P=0.010)。多变量Cox回归分析显示拒绝TAVR是中期死亡率增加的独立预测因子(风险比为3.37; 95%置信区间为1.52-7.48; P=0.003)。拒绝的最常见原因是恐惧(13/28,46.4%),改变主意的最常见原因是心力衰竭恶化(21/28,75.0%)。拒绝组中的所有患者在20个月内决定接受TAVR(中位数为5.5个月)。

由此可见,一旦拒绝TAVR会导致患者预后较差;因此,在进行患者知情同意宣讲时,应明确这一事实。


来源Tetsuro ShimuraMasanori YamamotoSeiji Kano,et al. Patients Refusing Transcatheter Aortic Valve Replacement Even Once Have Poorer Clinical Outcomes[J].JAHA,2018.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

2018.09.19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就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发送给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订阅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公众号平台


010—65264353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