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专家活着奔腾着!绝境岂敢忘忧民
2018-09-19   知音



图为:徐克成全家福


徐克成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创办了占据国内多个“第一”的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暨南大学的附属医院),迄今共救治了数万名肿瘤患者,获得过“白求恩奖章”、第四和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2012年度“感动广东”十大人物、中宣部“时代楷模”等多项荣誉。


更传奇的是,作为抗癌专家,他自己在12年前被查出患有肝癌,5年存活率不到10%,等于被宣判了死刑。


12年过去了,徐克成却依旧健步如飞,带领团队穿梭于病房之间。徐克成是如何做到的?患癌后,他和家人是如何挺过这段风雨岁月的?


晴天霹雳,抗癌专家也患上了癌症


2006年1月18日,徐克成刚从国外考察回来,就被同事郭德鸿拉去做了PET-CT(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显像)的检查。在郭德鸿眼里,院长徐克成自肿瘤医院创立以来一直都很忙,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检查身体了。


本以为是预防检查,结果却显示:肝癌!


抗癌专家也得了肝癌?徐克成不敢相信!他看着诊断书上的一组组数据,心一点点暗淡下来。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第二天,他又做了一次经皮肝动脉造影,结果依然是肝恶性肿瘤,早期偏向中期。从医多年,他知道肝癌如何凶险。劝人不劝己,此时的他才真正懂得:以前安慰病人的那些话,是多么苍白无力。


徐克成下班后,从广州回到深圳的家中。妻子阮荣玲像往常一样絮絮叨叨,问他累不累,晚上想喝什么汤,讲家里君子兰又开了……


这些烟火味十足的话题,让他慌乱的心一下子平静了。是啊,他一生面对的,都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病人,在病患心中,他就是事关生死的“判官”啊。多少人因为得到他一句鼓励,有如神助就此康复。事到临头,他怎可乱了阵脚?为了妻子和这个家,他必须要跟自己的身体打一仗。


只能赢,不能输!

图为:徐克成夫妇


徐克成的妻子阮荣玲也是一名医生,慎重考虑后,他告诉了妻子实情:“我患了肝癌,不过你不要紧张,你知道的,我是这方面的专家……”


阮荣玲看着徐克成,他还在那开玩笑说:“这次我来当小白鼠,全程体会肝癌治疗的历程。对我,对肿瘤医院,都是一件大好事啊……”阮荣玲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作为医生,她太明白患肝癌意味着什么;但是,作为妻子,她纵有万千担心,也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以微笑,以一句最朴实的话“我陪着你”来回应丈夫。因为她知道:徐克成的一生都是在挑战中度过的,他要强果敢,即便最难时,也不会轻易叫一声苦。


徐克成出生在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一个农民家庭。在南通医学院读书时,他非常刻苦,还自学俄语,利用业余时间将几十万字的俄文《内科病理学》翻译成了中文。阮荣玲是上海姑娘,是徐克成的同班同学,因为仰慕其才华,她经常找徐克成一起温习功课。一来二去,徐克成觉得这个“洋气”的上海姑娘毫不娇气,两人恋爱了。


大学毕业后,两人都获得了留校任教的资格。徐克成在医学系内科,阮荣玲则在传染科。两年后,两人结了婚。第二年,儿子徐宏汇出生。


婚后,阮荣玲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徐克成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他凭借精湛医术,先后在南通医学院附属医院从住院医生做到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教授和科主任。


不久,徐克成未满60岁的母亲因患肝癌去世,这对徐克成触动很大。自己身为医生,却救不了母亲,令他愧疚不已。他开始夜以继日地研究消化系统疾病,尤其肝病、肝癌的预防和治疗方法,在临床上迅速取得一些成果。1991年,徐克成调到深圳蛇口联合医院任副院长兼消化病中心主任,阮荣玲也被调往这家医院传染科工作。


2001年3月,经广东省卫生厅批准,徐克成在广州筹建了一家肿瘤医院,收治各种肿瘤患者。徐克成和他的团队,不知道挽救了多少癌症病人的生命,也获得了数不清的荣誉。


不成想,专家自己竟然也患上了肝癌!那段时间,徐克成和普通病人一样不断怀疑着:这是老天爷在跟自己开玩笑吗?自己还能活多久?


纠结中,他拿出这些年的临床笔记,复习国内外文献,计算和统计着自己的存活概率和手术后果……


什么叫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徐克成真的领教了那“酸爽”滋味。此时的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他像面对患者的报告一样,对自己的病情仔细研究,做出“必须马上手术”的决定。


同事都劝他再去上海、北京或者国外的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徐克成拒绝了:“我研究了一辈子癌症,如果连这都没办法确诊,还怎么给病人看病。”


由于徐克成的家在深圳,担心妻子来回奔波,徐克成把手术地点选在了曾经工作过的深圳市罗湖人民医院,手术的主治医生和麻醉师都由他从复大肿瘤医院带过去,他的病,他要交给自己的团队治疗。


携手抗癌,平凡夫妻共度那片风雨


手术前,徐克成像医生一样,有条不紊地安排着自己的手术。同时,他决定履行对家属的告知义务,于是给儿子打了个电话:“爸爸患上了恶性肿瘤,你们不要慌。毕竟爸爸是这方面的专家。如果你们有时间,就来下深圳吧。”


徐克成的儿子徐宏汇是一名海归,在上海工作。接到父亲的电话,他震惊不已,这么大的事,父亲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他连忙购买当天的机票,和妻子一起飞到了深圳。


见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虽然依旧像往日那样幽默、风趣,但看上去憔悴而消瘦,徐宏汇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紧紧地抓住了父亲的手。


为徐克成开刀的医生,是他的老朋友,著名肝外科专家胡以则教授。他仅仅用了40分钟,没有输一滴血,就干净利落地将徐克成的肝左叶切了下来。肿瘤边缘清晰,没有别的“子灶”。这意味着肿瘤没有扩散,手术非常成功。经过病理检查,最终确诊徐克成患的是“胆管细胞性肝癌”,比普通肝细胞癌更恶性。


徐克成在ICU病房一醒来,就要来了切下来的肝脏,以医生的眼光仔细打量着这块被切下来的肝左叶,他还像往常一样捏了捏,判断中间有多大硬块……旁边的医生都笑他:“徐教授,您这真是拿自己在做小白鼠啊。”


徐克成笑了,尽管身上插了胃管、导尿管、中心静脉插管、腹腔引流管等6根管子,他依然笑着对守在一旁的妻子说:“你看,我以前就是这么折腾患者的,老天爷要让我感同身受啊。”


阮荣玲也笑,却又忍不住潸然泪下。

图为:徐克成和妻子


手术后没几天,徐克成就把儿子撵回了上海。能半躺着了,他马上强行让妻子给他带来电脑,他有太多事情要处理。


手术一周后,徐克成要求检测血液中的肿瘤标记物,结果显示已经恢复了正常。


手术后第12天,是伤口拆线的日子。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徐克成的伤口表面上愈合很好,但线拆除后,横跨上腹部整整20厘米长的伤口一下子崩裂开来。这在医学上的术语叫“皮下脂肪液化”,这一情况令阮荣玲也着实一惊。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普通病人身上,会被认为是医疗事故,但徐克成则笑着安慰主治医生说:“别怕,这个责任在我自己,是我腹部脂肪太多造成的,病好后,我一定减肥……”


说起来云淡风轻,谈笑间徐克成和普通病人一样,需要克服一个一个手术后的难关。其凶险,其煎熬,都在他拿自己的病情给学生现场上课的笑声里,在妻子当着他的面笑、背后落泪的夜晚里掩盖住了。


十天后,徐克成的情况刚好一点,阮荣玲因为过于劳累、担心,高血压复发。考虑到他们特殊的情况,医院将两个人安排在了同一层休养。这样阮荣玲可以24小时陪护在徐克成身边……徐克成幽默地说:“感谢医院给我们老两口安排了一次蜜月!”


躺在病床上的徐克成一直放不下医院的事,手术后没多久,他就回到广州的医院,边养病边处理工作。阮荣玲气他不知道爱惜身体,徐克成安慰她说:“反正我就在医院,有什么情况随时可以就诊,你放心。”知道徐克成是工作狂,阮荣玲无可奈何,只有放行了。


活着不是王道,活得生龙活虎才是

图为:徐克成夫妇和孙子孙女


回到广州后,徐克成一边病床上治疗,一边与同事一道参加病人会诊,有时会溜到办公室处理一些公务,甚至还去病房里“查房”。


阮荣玲得知后,实在放心不下,她忍不住劝徐克成:“你回医院我不反对,但你就不能安心多休息两天再忙?”徐克成笑笑说:“干点活,做点事,是我最大的享受。见我这么忙,癌细胞都不会忍心出来打扰我啊!”老伴“巧舌如簧”,阮荣玲也无话可说。


徐克成回到广州后的第三天,就遇到了一个学术上的难关:一个面部患巨大恶性肿瘤的患者来医院就诊,其肿瘤重达1.5公斤,手术难度大,而且非常凶险。徐克成组织专家多次会诊,又组织全院力量为患者进行了手术,还奇迹般地保存了患者的右眼,创造了国内之最。

图为:徐克成和孙子扳手腕


接着,徐克成接到了来自马来西亚一家媒体的电话,说当地有个19岁的高中女生,头面部长了一个巨大肿瘤,被称为“象面人”,正向全球求救。徐克成想去马来西亚给女孩会诊,又担心妻子不同意,于是,他撒谎说去马来西亚疗养度假。妻子放行后,徐克成赶赴马来西亚为患者进行了诊断,随后将女孩接到广州复大肿瘤医院,组织治疗团队先后5次给女孩做血管介入治疗。


半年后,女孩的“象面”被成功去除。广东省政府侨务办公室为这名华裔女孩举行了隆重的欢送大会。阮荣玲直到这时,才知道真相,她哭着一把抱住徐克成:“老徐呀,半年了,你都没跟我讲真话。你不要命啦!”徐克成紧紧抱住妻子:“我活着不仅仅是为了活着,你是懂我的呀!我这个抗癌专家得了癌症,我得活得生龙活虎,我的患者才更有信心活下去!即便身处绝境,我也不敢忘记患者,不敢忘记我这个医生的仁者之心啊!”


这是一个专家的“软弱”,也是在他经历从不言说的磨砺后发自肺腑的坚强,在场的医生无不落泪。阮荣玲也潸然泪下,她何尝不懂得:对于徐克成来说,让他工作,让他在事业上闪光,是他最舒服的休养。


从那以后,阮荣玲再也没有阻拦过徐克成。为了支持他,体弱多病的她拒绝了跟儿子享受天伦之乐的机会,留在广州照顾徐克成的生活。徐克成看着妻子忙来忙去,不免心疼,要请保姆,都被阮荣玲拒绝了。


康复后,徐克成没有一刻闲着,不停地向医学高峰攀登着。手术后的次年3月,他接收了湖南“超级巨瘤”患者黄春才。经过将近一年的努力,他为黄春才切除巨瘤共17.5公斤,这被路透社和美联社称为“中国的突破”。他主编的40万字的《肿瘤冷冻治疗学》出版,成为当时世界上第一部肿瘤冷冻治疗专著;他组织院内外专家,为清华大学一位著名教授切除腹腔5公斤巨瘤,又创造一个“之最”;他编写的科普书籍《我对癌症患者讲实话》成为无数患者的抗癌教科书;他主编的英文版《现代癌症冷冻手术》、科普著作《跟着我抗癌》,撰写的27万字作品《与癌共存》,都在显示着这个特殊癌症患者的生龙活虎……


徐克成根据自己患癌的经历总结了徐氏“抗癌大法”:开开心心、平衡饮食、适当运动、坚持工作。他认为:开心地活着,忙着,奔腾着,那些癌细胞就会被吓跑……


为:徐克成一家在外旅游


2016年7月,阮荣玲因糖尿病病发,晕倒在家中,徐克成请了一个保姆料理家务。没过两天,阮荣玲就把保姆给“请回去”了。她对丈夫说:“你呀,喜欢忙工作,我做家务也是我的乐趣。你不能剥夺。”对这对老人的“较劲”,徐宏汇无可奈何:他们啊,这是秀恩爱呢!


啥?徐克成可不认账,2018年,他的新书《践行中国式抗癌》已出版,他的“恩爱”只会秀给患者。否则,他会害羞呢!   编辑/刘彩华


更多精彩:救出渣男就离婚:女人的尊严是“情与债分开算”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916006726

转载授权请联系QQ:2265824827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