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医生,围术期医生喊你归队!
2018-09-18   健康报医生频道

近年来,围术期医学已成为麻醉学新的发展方向。围术期患者之家和舒适化医疗的理念,为麻醉医生向围术期医生转变提出客观要求,但转变为围术期医生,又受传统观念、体制、医生数量和技术水平等方面的限制。麻醉医生可从以下几方面入手,循序渐进地向围术期医生转变。

科普宣传 让大众了解麻醉医学

麻醉医生应尽量做好麻醉科科普教育,让人们认识到麻醉医生在围术期的作用。社会上普遍对麻醉有一种神秘感,存在一些误解和偏见。比如,有人认为麻醉很简单,就是手术前打一针,让患者睡一觉,麻醉药加得越多、效果越好。这些看法往往是引发医患矛盾的根源。


术前签署知情同意书时,也经常会有家属问:麻醉还有风险?另有一些患者对麻醉心存疑虑和恐惧,麻醉是否安全?麻醉的并发症和病死率有多高?麻醉对身体、记忆、智力发育是否有影响?这些问题都是患者和家属经常在麻醉前反复询问的。


多数人不知道,现代麻醉学已经不仅局限在手术室里的无痛技术,还包括术前评估、术中保驾护航、术后镇痛、疼痛治疗、无痛胃肠镜、无痛人流、重症监测等,涉及围术期的方方面面。


因此,麻醉科医生要想成为围术期医生,首先应加强对不同人群的科普教育,让人们(包括医务人员)了解麻醉医生到底在做些什么。

寻找阵地 推进麻醉门诊建设

设置麻醉科门诊,从表面看,似乎只是让大众认为,是“麻醉大夫”而不是“麻醉师”。而事实上,麻醉科门诊将使麻醉医生的执业空间、知识面和视野明显扩大,对于其走出手术室,成为围术期医生意义重大。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麻醉科于布为教授曾总结了麻醉门诊主要完成的6项工作内容:1.对患者重要脏器功能进行评估,判断患者对麻醉、手术的耐受能力。同时,预估应该给予患者的初始诱导剂量,这是麻醉诱导期是否平稳的关键因素之一。2.预测手术出现出血、不良反射、过度应激等损害的可能性,以及引发心、脑并发症的风险。3.预测术后恢复过程中,可能发生恶心呕吐、疼痛、烦躁等并发症的概率,及其预防和处理措施。4.预测患者术后发生脑功能障碍的可能性,以及对其预防和应对的措施。5.判断患者是否适合进入术后快速康复(ERAS)流程。6.判断患者术后是否需要进入ICU。


对于没有条件设置麻醉门诊的医院,麻醉医生可通过加强术前访视和外科医生充分交流,进而评估手术的风险收益,以确定最佳手术时机,选择合适的手术方式。对于重症患者,外科医生术前找麻醉医生商量的不单纯是手术能不能麻醉,而是手术该不该做、能不能做。此时才意味着麻醉医生真正成为围术期医生。

疼痛管理 加速转变的重要环节

“舒适化医疗”是未来医学的方向。其中,围术期患者术后疼痛治疗是不可忽视的。


目前,国内围术期疼痛治疗技术取得了较大进展,但在实施镇痛时,由于医院、医生和患者等诸多因素,临床上,患者术前和术后疼痛现象仍普遍存在,围术期镇痛整体水平仍有待提高。


术后疼痛如果在急性期得不到有效控制,将对患者全身状况及术后快速康复造成不良影响,甚至引起心肌缺血、肺不张、血栓形成、代谢酸中毒、伤口愈合延迟、心动过速,从而影响转归。另外,持续得不到控制的急性疼痛,日久会转化成慢性疼痛,给患者带来持久伤害。


从麻醉医生的角度看,疼痛管理也为我们走出手术室,向围术期医生转化提供了良好的契机。借此,麻醉医生将更多参与术后患者的管理,进而提高技术水平,以及与外科、ICU医生的沟通能力。


麻醉医生不仅在手术室内要做好麻醉,还要为生命保驾护航,不仅担负着术前评估、宣教、缓解患者焦虑和参与无痛诊疗,还要负责术后镇痛和随访,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作为中国的麻醉医生,我们应该结合国情和所在医院的实际情况,学习和拓展围术期医疗的新模式,充分利用有限的医疗资源,努力探索以患者为中心,麻醉医生为主导,打造多学科合作的围术期团队医学新模式。

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麻醉科主任  王古岩

阅读更多热文……


➡️ 阿司匹林走下“神坛”?两大权威杂志发文“没益处”!病人还要不要吃?所有医生都该看看!

➡️ 从电视台名嘴到讲演嘉宾,这位医生把科普做出了新高度

➡️ 98页厚的欧洲高血压新指南,文中这一点最值得关注!

➡️ 抗癌“新宠”PD-1,究竟有怎样的魔力抵抗癌症?

➡️ 家长海外疯抢这个,你以为的“安全”可能害了孩子!

➡️ 为什么《柳叶刀》的研究告诉我们,只要摄入酒精,就是不安全的?

➡️ 韩春雨撤稿论文有了最新调查结果!

➡️ HPV疫苗真的会让卵巢早衰吗?


编辑制作:王建影

麻醉医生发展新方向  点赞↓↓↓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