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管癌患者赴日治疗手记 (上篇)
2018-09-17   大医生传媒
胆管癌,虽说发病率不高,却具有“高死亡率和低存活期”的凶险特点。但随着医疗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凶险的胆管癌也终将被人类战胜。今天《大医生》就讲述一位胆管癌患者治疗康复的故事。


大医生:吕军

毕业于千叶大学医学部,取得医学博士学位。东海大学医学院研究员(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利用miRNA治疗白血病,利用血液干细胞解析白血病原理等,参与癌细胞抵抗放射线的机理,抗神经变性疾患的治疗,抗疟疾物质的致效原理,白血病治疗药物副作用的机制等多个研究课题。目前在日本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工作,最终目标适用于再生医学。



2018年3月,当李薇陪着面带微笑的丈夫刘畅走进省城知名的某三甲医院肝胆外科主任的诊室时,主任惊讶地说:“恢复得这么好,完全没想到!”刘畅得的是胆管癌,发病至今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


谈到这600多天的求医过程,李薇坦言和丈夫刘畅经历了一段从“濒临绝望“到”重燃希望”的险途,回想这一路的点点滴滴:“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李薇在和本刊记者的交谈中多有感慨。


2016年10月:癌症初发

刘畅四十出头,身体虽然不算强壮,但一直以来也没有出现任何健康问题。夫妇二人共同打理生意,虽然辛苦忙碌但收益还不错。


2016年8月中旬,刘畅和往年一样在医院做了常规体检,报告显示一切正常。谁知国庆长假一过完,他开始觉得全身乏力、说不出的难受。去家附近的医院看过几次,既没有确诊病因,也没有任何好转。到了10月下旬,持续低烧、经常性呕吐、偶尔的腹痛,让刘畅的身体有些“扛不住”,面色蜡黄、日渐消瘦的中原汉子,被紧急转院到省内知名的三甲医院就医。经过CT、血液等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医生给出了初诊结果——胆管癌。


刘畅先期的治疗主要是做“护肝退黄”。主治医师根据影像检查的结果判断,肿瘤位置在肝胆结合处,手术是最好的治疗方案。以他的经验判断,可能需要施行半肝切除术和胆道重建,手术风险极高。


主治医生坦言:这种手术在省医院比较困难。如果可以去北京、上海的肿瘤医院求医,也许更好。


于是,在院治疗十五天、黄疸基本消退、身体相对好转的情况下,一家人开始联络北京、上海的朋友帮助预约挂号。


2017年1月:北京求医



前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预约到了北京某医院一位全国知名的专家门诊。经过再次的检查,确诊为肝门部胆管中-低分化腺癌。住院3天后,专家给出了手术治疗的方案。


出于求生的强大意愿以及对专家的信心,李薇毅然选择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同意。


手术室外的等待无比漫长。3个小时后,刘畅被送回了病房。在接下来的术后恢复期,主治医师查房时会有大约5分钟时间询问恢复情况。一周之后,接到医院的通知:床位紧张,后续还有重症病人在排队等床位,2天内必须出院。


“我不知道手术的结果好不好,也不知道出院以后,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说到这儿,李薇的语气如同冬日京城的凛冽寒风,透着些许悲凉。


出院前的一天,李薇一直跟在医生查房的队伍后面,终于见缝插针争取到三五分钟的对话时间,得到回复:手术中发现已经有转移,建议后续回到省医院根据情况选择放、化疗,或者保守治疗。


2017年5月:赴日治疗



5月上旬,李薇在网上了解到日本有使用PD-1联合治疗的方式,别无选择、心存希望的刘畅夫妇踏上了赴日治疗之路。


在亲友的多方联系帮助之下,他们得到了医疗协调者的帮助。日本医疗体系中有一类特殊的专业工作者,称之为“医疗协调者”。医疗协调者必须通过日本国家资格考试,证书持有者可以作为“第三方”直接参与患者和医疗机构之间的沟通协调。


通过日本医疗协调者协会的帮助,李薇和协会推荐的、拥有医疗协调者资质的在日华人潘丽娜取得了直接联系。


随后的治疗流程变得简单而顺畅。借助潘丽娜的专业知识和日本医疗业界经验,优先选定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癌研有明病院和日本赤十字病院三家医院预约咨询。而从三家医院汇集的信息,又都集中聚焦到一位享誉国际的医生:幕内雅敏。


幕内雅敏教授


幕内雅敏(Makuuchi Masatoshi)教授是世界著名肝移植和肝胆胰外科专家,IASGO(国际外科医师、消化科医师和肿瘤科医师联盟)主席、前日本红十字社医疗中心院长、东京大学名誉教授。这位68岁的长者是世界肝胆外科的泰斗,被誉为日本肝脏外科的“王者”。


幕内教授在肝脏外科和肝癌的治疗方面,做出了众多影响至今的先驱性的贡献,幕内教授开创的“解剖性肝段切除”,被国际外科学界命名为“幕内术式”(又称幕内切除术Makuuchi’sprocedure)。


从日本红十字社医疗中心院长职位上退休后,幕内教授在一家中等规模的东和病院出诊。通过小潘的多方协调和安排,7月13日,刘畅顺利就诊东和病院,在缓解了腹水、发热等病状后,7月22日,由幕内雅敏教授亲自主刀,一次性完成了转移病灶切除、淋巴廓清和开腹胆管外瘘搭建术。


2017年7月22日术前准备完成合影


化脓阻塞的胆管得以重建,持续多日的低烧随之消失,脏器功能大为改善。术后一周,已被呕吐、腹痛折磨了大半年的刘畅,惊喜地发现自己久违的“胃口”回来了——特别想喝白米粥。


手术治疗的结果堪称“立竿见影”。后续的治疗将会碰到什么样的问题?普通患者赴日医疗的困难有哪些?治疗的优缺点是什么?我们将在手记的下篇继续分享给读者。


(为保护隐私,文中患者及家属姓名为化名)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