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荫华教授在神经心理量表培训班上的开幕致辞全文
2018-09-17   AD临床前期联盟


欲听王教授在神经心理评估培训精品班上的讲话录音,请点开上面的链接




     

王荫华教授简介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   神经病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      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DI)理事

     中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lzheimer Disease Chinese, ADC)名誉主席

     中国老年学学会医药、保健、康复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痴呆与认知障碍专业组顾问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CPAM)中老年医疗保健分会学术顾问

     BNA认知障碍及相关疾病专业委员会学术顾问

     BNA神经变性疾病专业委员会首席顾问

     北京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痴呆与认知障碍学组顾问

很高兴在第五届神经心理评估培训精品班和大家见面,做为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的理事,中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的名誉主席,我代表中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向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此处有掌声)

      做为在神经心理量表和痴呆领域,耕耘了近40年的学者,我见证了中国痴呆事业的发展,并且欣喜地看到,近10多年来,越来越多的神经科、老年病和精神科医生都投身到痴呆的防治工作当中,但是痴呆的防治工作依然形势严峻,任重而道远。

第一部分,痴呆的流行病学。

      痴呆现在可以说在全世界流行,中国是老年痴呆的重灾区,根据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DI)的最新数据,2017年全球有五千万老年痴呆患者,到了2050年这个数字将会增加到一亿三千一百五十万,全球每三秒钟都会产生一个新的老年痴呆病人,2017年全球就增加了一千万新的老年痴呆病人。65岁以上的老年人,年龄每增加5岁,患病率就增加一倍。痴呆患者每20年,这个数字几乎要增加一倍。大多数患者还都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里,这些地区到2050年的时候,将增加5倍,可是高收入国家,只增加2倍。所以,咱们低中收入国家的任务就更加繁重。那么2015年全球痴呆患者的花费达到多少呢?达到了一万亿美元,a trillion dollar disease,非常巨大的花费。超过了世界最大的公司google,apple它的市值。中国更加严峻,是老年痴呆的重灾区,估计有一千万的患者。我国的痴呆患者,约占亚太地区的五分之二,占全球患者的五分之一,也就是说,全球如果有五位痴呆患者中,其中有一位就会是中国老人。所以,形势是非常严峻的,痴呆的防治是刻不容缓的。

第二部分,痴呆防治的关口应该前移。

    这个SCD(subjective cognitive decline)也就是主观认知下降的研究非常重要。那么咱们都知道,痴呆的早期诊断是非常重要的,能够保证患者和他的照料者尽可能地生活得更好、更长,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支持。阿尔茨海默病发病15-20年之前,其实大脑里面就有改变了。它的生物标记物已经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正常的老人,从认知正常到SCD、到MCI、到痴呆的轻中重阶段发展,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化。那么,我认为痴呆防治的关口,包括药物研发,应该前移到SCD阶段。关于SCD,我多年前就让我的博士生白静综述了好多文章,SCD的概念首先是美国的Barry Reisberg教授提出来的,我就让我的博士生做了一个论述,提出SCI这个概念,SCI实际上跟韩璎教授讲的SCD是同一个概念,SCI就是subjective cognitive impairment,只是一字之差,实际我认为指的是一个东西。多年来,在我的讲座当中也一直把SCI放在MCI之前。大家都知道,MCI是轻度认知功能障碍,放在MCI之前,正常老人之后,意思就是想把痴呆防治关口前移,提请大家关注。在这一点上,我算是和韩璎教授英雄所见略同。在北京晚报记者采访我的时候,做为中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DC名誉主席,我说了三点希望:首先希望政府加大对老年痴呆防治的投入,把老年痴呆放到公共事业优先的地位;第二,要把记忆检查放到每年例行的常规体检当中去,能够筛查出有问题的老人;第三,要把老年痴呆列入慢病管理,咱们都知道,高血压、糖尿病列入了慢病管理,老年痴呆,说老实话,病程比它们更长、更严重,却没有纳入慢病管理。另外,我希望媒体在报道老人,比如走失、捡垃圾、买保健品上当等等,报道之后,要从关爱老人的观点出发,提醒他的子女和社会,要督促这个老人去看病,因为其中不乏阿尔茨海默病的病人。我希望老人的子女不仅要关注老人的身体健康,还要关注老人的人体司令部--大脑的健康。发现老人如果在记忆、认知、语言、脾气等方面有变化的时候,就要带老人去医院看病,尽量做到早期诊断。

第三部分,建立主观认知下降(SCD)的诊断流程和规范意义重大。

      目前,我国在应对对痴呆问题上面临诸多的挑战,对痴呆的诊疗缺乏系统的训练,认识的水平也参差不齐,有必要首先在医生中间加强培训,提高对痴呆的认识水平,并且规范诊疗的过程。由于神经心理量表可以对脑的高级功能损害进行量化,因而也是痴呆诊疗过程中无法替代的一个工具,可以识别痴呆的人群,尤其是早期的人群。因此,运用好神经心理量表,对痴呆的防治将产生积极的影响。然而,由于神经心理评估的过程比较专业,量表的种类繁多,因此,神经心理量表的规范化、选择和操作,一直是全世界关注的一个焦点问题。那么关于神经心理学的评估在痴呆诊断和鉴别诊断中的作用,我也想说两句,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去日本开始神经心理量表与痴呆的研究,经过30多年来临床诊断痴呆的经验,我提出了痴呆诊断和鉴别诊断的思路和步骤,供青年医师借鉴,得到了专家的认可。神经心理学评估是痴呆诊断和鉴别诊断的一个重要手段,尤其是对SCD、MCI这些患者来说,因为从表面上来看,他们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有咱们经过量表的测查,才能发现他们已经有了问题。那么关于神经心理量表,我也想提醒一点,就是神经心理量表它是有局限性的,至今,任何单个的痴呆量表都不能全面地满足痴呆诊断的要求,都需要根据临床或研究不同的目的,来选择不同的量表,或者把两个或多个量表能配合使用,宜相互补充,它最大的局限性是不能代替我们临床医生的思维和判断,不能取代临床的诊断,神经心理量表是诊断重要的参考资料,但是它的临床意义必须结合临床才能下结论。即使是全套的韦氏智能量表,也不能仅靠智商来诊断痴呆,更不能只查了个MMSE、或者MoCA就来诊断痴呆。这一点是我们临床神经病学医生必须加以注意的。宣武医院韩璎教授团队,近年来在痴呆领域做了大量的开创性工作,尤其是把主观认知下降,也就是SCD这一个概念,加强宣教,并率先在中国开展SCD的流行病学和神经影像学的研究,建立了中国AD临床前期联盟和AD早期诊断的新技术研发项目,相关的学术成果已经获得了国际国内学术界的高度评价,极大地提高了我国痴呆研究水平。韩璎教授通过多种方式,比如,筹建SCD相关的学术组织、创办微信公众号、举办国家级的痴呆诊治培训班等,极力地向中国医生传递国际痴呆研究的的新概念、新进展。SCD做为AD的超早期,是AD防治的重要关口期。但是,出于国人对于痴呆的关注,还停留在痴呆的中晚期,重治疗,轻预防等等现状,急需改善。在拥有痴呆人数最多的中国,大力普及SCD的知识,无疑会提高国人对痴呆的认识,必将对中国痴呆的防治事业做出积极的贡献。韩璎教授正在举全国之力办一件大事,就是牵头组织中国的医生,开展SCD全国的多中心研究(编者按:号召加入SILCODE,中国认知下降纵向研究),并且,借此对全国的医生进行神经心理量表评估的统一培训。这将促进我国痴呆领域神经心理量表的选择和操作的规范化。更重要的是,多中心研究顺利开展,将产生基于我国本土的高质量的证据,从而,研发出痴呆早期诊断技术,进而推广临床实践,能够造福百姓。

第四部分,痴呆的预防问题。

      如何保持脑健康、远离痴呆、优雅地老去?目前,痴呆的病因还不明确,它是遗传、环境和社会心理等多种因素造成的,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病因还不明,而且还没有根治这个疾病的特效药。但是对痴呆的危险因素及早干预,发扬保护因素,控制危险因素,延缓痴呆的发生,这个意义是十分巨大的。预防是胜于治疗的,保持脑健康、远离痴呆、优雅地老去是我们每一个人努力的目标。那么,老年痴呆的危险因素有什么呢?我没时间详细地讲,大概呢就是,高龄、女性、有痴呆家族史、有脑外伤史、受教育程度比较低、肥胖、心态不良、不良生活方式、心脑血管危险因素、全身性或代谢性疾病、环境危险因素、毒物接触史,甚至老年人听力和视力下降、失眠等等,都是痴呆的危险因素。老年痴呆的危险因素很多,有些是可以改变的,有些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无法干预的危险因素,比如,年龄、性别、家族史、基因,是与生俱来的,不可改变的。但是,其他是可以改变的,比如,柳叶刀最近就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说在人生的多个阶段当中,有9项能够改变的阿尔茨海默病危险因素,是什么呢,在早年来说就是教育,如果说没有完成中学的教育就是不利的因素;对于中年人来说呢,如果有高血压、肥胖症、听力的损失也是危险因素,那么到晚年,抑郁症、糖尿病、缺乏锻炼、吸烟、很少跟社会接触,这些都是危险因素。假如对上述9项危险因素能够进行管理和干预,可以降低三分之一的老年痴呆症风险,这是多么重要。那么,怎么样才能不容易得老年痴呆呢?就是说,我多年前一直提倡的,预防胜于治疗。有些因素是改变不了的,但是,你可以改变你的心态,可以改变你的生活方式,可以治疗你的基础疾病,来降低老年痴呆的风险。而且,你要关注自己的记忆和认知,一旦出现问题要及时就医。预防老年痴呆,我主张,养身必先养心,心态是非常重要的。心理健康、知足常乐,能够避免孤独、焦虑、抑郁,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预防痴呆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实际上,要从年轻时候就开始,二、三十岁就要开始。要克服不良的生活方式,比如生活方式很多,我就想强调一点,现在年轻人整天抱着手机,上网、聊天、打游戏等等。但是,我建议不要只是人机交流,不要被电子设备绑架。要进行人与人之间的人际交流,否则你的大脑就会退化。当然,对于老年人来说,人际交往也是非常重要的。要保留和开发自己的兴趣、爱好等等。那么,预防老年痴呆第三点,就是要知道你有哪些全身或代谢性疾病,要进行干预。比如,三高、五高等等好多的病,都是对老年痴呆很不利的。第四呢,预防痴呆,首先要关注你的认知,如果有了变化,要防患于未然。我们要终生学习,要提高教育水平,增加大脑的认知储备,是提高记忆能力和认知功能的关键。重在全社会的参与,贵在终生的学习。阿尔茨海默病并非是大脑老化的必然结果,它是可以预防的。所以,健康老龄化是我们的目标,让老年人既长寿、又健康,能够优雅地老去,过更充实的人生。预防是胜于治疗的。让我们大家都从年轻开始,保持脑健康、远离痴呆、优雅地老去。预防痴呆的任务是任重而道远,韩璎教授的工作意义重大,预祝这个培训班举办成功,预祝韩璎教授团队取得更大的成绩,让国际学术大会能够多听到中国学者的声音!谢谢大家!(此处掌声雷动)


欢迎关注北京认知神经科学学会微信公众号,里面有关于AD的科普,MR安全操作科普以及专业理念推荐,查看历史消息,尽收眼底。对本文有什么想法请在底部留言或点赞,谢谢!关注北京认知神经科学学会微信公众号,里面有关于AD的科普,MR安全操作科普以及专业理念推荐,查看历史消息,尽收眼底。对本文有什么想法请在底部留言或点赞,


 朋友们,作为喜欢本公众号的粉丝,请点击下面腾讯配发的广告,对你没有任何损失,但对辛苦的小编来说,相当一个两毛钱的"红包"鼓励。谢谢您了!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