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车上,我与一位三甲医院的中医大夫聊到的
2018-09-17   中医集结号

芸菱有话说

很多时候,芸菱很羡慕槲寄生,因为他似乎有一种自来熟的能力,只要是学中医的,但凡能聊得来的,总会很自然地让别人给自己聊很多。以下这篇文章是槲寄生“出差”路上偶遇的一位中医大哥,给自己聊天的时候讲述的一些看病日常,虽零零散散,读起来却也收获很多。

近日鄙人遵医院安排参与“健康乡村”相关活动,活动本身略去不说,在同行的路上遇到一位北医三院中医科的大哥,L姓,为人直爽,与作为后学的我相谈甚欢,时有心得相授,L姓大哥毕业于河北某医学院,20年前本科毕业,于当地医院实习+试用4年,仍未被转为正式员工,遂离职转为编辑,后考研进入中国中医科学院,毕业后进入北京三甲中医院急诊科,期间获博士学位,后工作调动至北大系统,现为高年资主治医师。

 

L大哥直言最初在中医院急诊科,基本不用中医药,进修以西医为主,所以思维固化,后因亲见并亲试中医高手诊病,遂转变思维。于北医工作后,经手患者日益增多,纯中医思维培养迅速,大哥直言过去因经济原因,离开医疗行业去挣了几年快钱,后复回归本职业,但对中医的应用及纯中医思维的培养,却颇多抱憾,因此再三嘱咐我一定要踏实临床。


路途所言零碎,感慨良多,兹整理于下:


1.  年轻人不要去追求挣快钱,尤其是有技术的,搁置技术去挣快钱,短期看收益大,其实长远看是吃亏的;


2.  中医临床是以疗效为标准的,并不是别的东西,实话说,我干急诊的时候我们医院有位老专家出诊,最初定的是500/次的诊费,后来降到300/次,最后降到100/次都没人看,就是因为疗效不行;


3.  中医需不需要科研?个人觉得不需要,不要把中医死乞白赖用西医的标准去衡量,疗效才是硬道理,手艺才是铁饭碗,科研转临床的中医基本治不了病;


4.  中医治病的辨证论治还是有必要去分清楚道明白的,比如《伤寒论》里少阴病“但欲寐”可不单单是讲就想睡,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也是辨证的着眼点;


5.  有跟诊同学跟我反映说,在大学时有老师跟他讲甘麦大枣汤没啥用,这就很扯了,甘麦大枣汤治疗妇人脏燥,这个是什么表现?简单一个例子,就是这种人有一点事必须干完,否则心里不痛快,放不下,总有东西揪着,用甘麦大枣汤非常好使;


6.  现在中医药大学里有一批老师啊,讲的天花乱坠,临床效果却不尽如人意,这样最害人,掌握着话语权却很难授人以渔,培养出来越来越多的伪中医跟反中医也就不奇怪了;


7.  现行的医疗体制,对中医的发展没有促进作用,大家都在挣药钱,只有让技术值钱了,才能让中医人去提升专业能力。中医不应该评职称,因为评这个东西会让很多人分心去做科研甚至公关,这批搞科研上去的“专家”在群众心里代表了中医的最高水平,所以门诊总有吃药好了的说:我以为就专家看的了病呢,原来普通号也行啊(芸菱按:不是普通号也行,是很多普通号很行);


8.  现在很多人流行拜师,其实这个事需要冷静去看,因为很多人拜师就是图个名声,跟师学习就是个过场,无非是双赢,比如刘力红拜卢崇汉跟李可两位先生,究竟学到了几成本事,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真想学习,踏踏实实搞临床,静下心来看书提升,比在外面拜多少名老中医而不去学习都有效果;


9.  现在很多中医书写的不实在,看了不能授人以渔,甚至连授人以鱼都做不到,为了写而写,其实临床功力的磨练是个过程,必然需要积累,反复印证,有时候一本书学到一招都不算吃亏,偏偏就是大多都学不到,很多专家不是有“一辈子的经验”,而是“一个经验用了一辈子”(此处与戴老师所说居然雷同);


10.  有个例子,就是天麻钩藤饮,怎么用?有人告诉我,说看三条,就是头晕,眼花,腿发软,有三条主要指征,用了一定有效果,加减的问题就是你自己的事了。辨证论治需要结合相关的辨病治疗(记得之前一篇文章里有人反驳我说中医只有证没有病,我还跟他辩了几句,回头想想真没必要,中医还是先治病吧,治不了病就跟说相声不好笑是一样的,会砸了饭碗的);


11.  舌象很重要,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舌头上是纵形纹,大多数是脾虚,如果加了横向的裂纹,一定涉及肾虚了,很多时候单纯的补脾没有用,一定要脾肾双补,这种时候滋肾阴兼顾补脾阳,比如大量的熟地配合四君子,病人不会腹泻,症状很快会改善;


12.  李东垣先生的书很好,里面对我启迪大的是他对风药的应用,之前我很少用到风药,但读了他的书以后我对风药的应用有了新的认识,“巅顶之上,唯风达之”,很多头晕或者觉得昏沉的病人吃了这类药,不光不晕,而且会觉得身上异常的轻快,很神奇;


13.  急诊上用的最多的三味中药,大黄,附子跟人参,都能起死回生,记得有次去急诊会诊,有个老爷子谵妄,循衣摸床,我去了把脉后问老爷子多久没大便了?家属说一周多了,开了一副大柴胡汤,当天下午就醒了,中医对证啊,真的效如稃鼓;


14.  有时候西医存在短板,中医可以治疗,我们医院有个妇科手术后的病人,腹痛了几个月,去妇科查了所有能查的东西,提示没有问题,后来人也瘦了很多,来我这看病的时候带了一堆化验单,来的时候怕冷,我就按阳虚瘀血的思路治的,结果吃了半个月就好了,中医真的是能补西医的短板的;(我想起了戴老师治的一名女孩,月经来潮起就剧烈痛经,头撞墙,求治西医多年,止痛药不断升级,未果。后求治于戴老师门诊,经3月治疗,10分疼痛减至2分,老师嘱可以停药,患者坚决反对,要求彻底不疼了再停药)


15.  温阳很有意思,很多失眠养阴没效果可以用四逆汤的思路治疗,门诊治好了好几例,开始时歪打误撞的,后来发现对某些失眠真的有奇效。而且辨证对了,五苓散治疗失眠效果也是杠杠的,有个学生来找我,说毕业压力大,自己没啥不舒服,就是半年来失眠,辨证给了五苓散原方(大哥说这是他当时看完病人脑中跳出的第一个方子),吃了三副,排出了一堆带黏液的大便,从此失眠好了,追访了半年,没再发作。


还有很多细碎的言语,就不一一罗列了,但总的来说,L大哥对我算是知无不言了,很多问题他甚至抱着请教的态度问我,让我感到诧异,我很感恩大哥,对后学的提携关心,让我获益匪浅。虽然他可能是个没有名声的大夫,但我看来,他是个有良心的大夫,都说大医精诚,但小医未必不精诚。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