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非洲当医生,经历难以置信……看完后中国的医生护士都想哭!
2018-09-14   医护讯

点击上方蓝字医护讯关注我们吧

本文原载 天涯论坛,作者davidju688。

地位高、收入高、没医闹:原来非洲的医生最幸福。


我是9年前去的北非,在那当了两年眼科医生,当时我是国内基层二甲医院的一名眼科大夫,副高职称,38岁。06年的时候,国内的医疗环境恶化到了一个高峰期,医院开始整风运动,我也感觉医生做不下去了,这时正好有劳务输出到北非,出去赚点钱回来还债。那一年都快40岁的人了,说起来真的很惨,副高都好几年了,工资单上就1600块钱一个月,奖金一个月才几百块钱。


说说我的最终目的地腓国(为了个人隐私,隐藏真实国家及地名),据说这是个相对来说还算富裕的非洲小国,那一年的人均GDP是3000多美金,而中国当时的GDP是1000多美金,也就是说这实际是个比中国富裕的国家。



我将要工作的医院是布基城唯一的一家公立医院,由于地处偏僻,公立医院待遇不高,腓国本国医生一般都喜欢留在首都或是沿海的经济发达的地区工作,这里相对来说医生比较缺乏,于是会从其他国家以劳务输出分方式聘用医生以满足老百姓的看病需要,相当于一个国际化的医院。




腓国有自己的医学院,但是主要培养的是护理方面的人才,腓国实行的是法国式的医疗体制,对医生的要求比较高,本国的医学院满足不了要求,医生大多都是从海外留学回来的,腓国的医生大多在法国留学,一旦拿到法国医学院的毕业证,就可以直接到法国或其他欧洲国家就业,而且薪水会非常高,所以腓国留不住高端人才。


医院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半到中午12点半,下午不上班,周六周日是休息的,所有公家单位都是这样的作息制度。除了正常上班时间,其他时间看病一律挂急诊,平诊挂号是免费的,但是要预约排队,看个病等一两个月是常事。眼科平均每天上午要看40号病人,眼科原来有三个医生,腓国医生本拉莫,一名中国医生和一名俄罗斯医生,俄罗斯医生已经离职回国了,那么现在就是我和本拉莫两个医生了,我和他轮换着一个人上门诊一个人上手术,那么一个人每天的工作量就是要么看40号门诊病人,要么做3到5台白内障手术,这里的手术主要是白内障手术,当然也有青光眼,泪囊炎,翼状胬肉等手术,但量不大,相对国内来说病种比较单一,很少看到稀奇古怪的毛病,当然人口少也是一个原因,白内障发病率高大概和强烈的日照,天空太蓝少雾霾有关,另外一个发病率最高的疾病就是糖尿病,大概和阿拉伯人喜欢吃甜食,少运动有关。


腓国实行的是公立医院免费医疗制度,他们看病身上都会带医疗卡,蓝色卡是全免费的,没错看病全免费,包括挂号,拿药,手术费,住院费,住院期间的吃喝拉撒全免费,尿毒症每周必做的血透析全免费,而国内那时得了尿毒症的没钱就得在家等死,当然现在也免费了。


拿蓝卡看病的是属于贫困病人,还有拿黄卡看病的,那些属于国家公务人员,自己要出百分之30的费用,对于富人没有任何免费,所以富人一般不会在公立医院看病。


你没看错,你真的没看错!!!!


贫困病人免费,公务员自己出30%,富人自费。


私立医院医疗条件好,医生水平高,当然看病费用肯定是和市场接轨的,什么东西最贵?当然是人的生命最贵,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看病的费用当然是最贵的,而医生的价值自然就是最高的,这是天经地义的,哪怕是在落后的非洲也是毫无列外的。


公立医院解决的是老百姓的基本看病问题,同时负责培养年轻医生的医疗水平,积累临床经验,公立医院不存在滥开处方的问题,没有那么多眼花缭乱的药给你开,都是基本用药,好药自己到药店花钱去买。


人家这么一个不算发达的国家有这样合理的医疗制度,反观中国!反而是反过来的了,唉!


我了解了一下腓国公家单位的薪水情况,警察在腓国是地位很高的公务人员,当时每月薪水合人民币5000元,护士也是一样的,那么像本拉莫这样的医生每月薪水是15000元人民币,而且他还可以在家开诊所,这是合法的,当时我在国内的每月薪水是多少?科内的护士问我这个问题时我是非常尴尬的,如实回答250美金吗?美元当时兑人民币是1比7,不仅丢中国医生的脸,也给国家脸上抹黑,我只能强装笑脸撒谎了,我说和本拉莫医生差不多吧,这话说出口顿时就感到心酸啊。




你看到了他们的医疗制度,对穷人免费,但是,看到他们医务人员的薪水待遇没有,比警察的3倍,还是偏僻的本国医生不愿意去的医院,反观中国医生的的待遇,就现在来说,都比他们要差很多,但是还在超负荷干活,就这样,还被人打骂,误解。


我和本拉莫医生一个月当中每人排半个月的急诊叫班,所谓的叫班,就是下了正常班之后在家守班,医院有急诊随时可以联系到你,然后医院会派专门接送医生的小车过来接你去医院处理病人,急诊挂号的费用是不免费的,合人民币48元,眼科医生每天的叫诊费合人民币200块钱,不管那天有没有出诊。



(从右至左是眼科护士长哈吉玛,付护士长玛姬娅,即将退休的老护士玛利安)


在腓国医生的地位是很高的,不仅仅是收入高,而且表现在各个方面,中国的医生习惯了奴颜婢膝,刚到这里往往会对自己受到的待遇受宠若惊,常常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会一脸幸福的呆呆的傻笑。


一天早上刚到医院,门诊护士长老远就把我叫住,要求我帮他的亲戚看个病,我当然热情的答应了,非常认真仔细的检查病人并开出处方,之后我就把这事忘在了脑后。第二天本拉莫医生找到我一脸严肃的表情把我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他说到我帮门诊护士长亲戚看病的事情,我说对啊,他很严厉的样子,说话有点激动,他说:病人没有挂急诊,也不是那天的预约病人,你也不是看急诊的叫班,你这样看病是不允许的!


我解释道,是护士长的亲戚,是医院中层干部,他说叫我看病我当然要帮忙的,这不很正常吗?


本拉莫一脸无奈的表情对着我:拜托!你是医生,医生懂吗?然后伸出大拇指对着我说:你是这个!又把大拇指朝下:其他所有的人都是这个!你懂?


我听完后无言以对,我想,这个我怎么可能能懂?


有一个晚上眼外伤的急诊出诊,我看了病人,是个眼球顿挫伤前房出血的病人,虽然出血量只是刚到瞳孔缘,但是病人需要包扎并卧床休息,我说那就住院观察吧,避免出血量加大继发青光眼。值班护士望着我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多可特,确定住院吗?我说是的,在家里我们常规就是这样处理的,因为经常会有当时没收住院回家后突然大出血发生的情况发生。


第二天早上上班刚进病房,本拉莫医生就叫住了我,神情严肃的问我昨晚为什么要收那个眼外伤的病人住院,我解释了我在中国就是这么做的,病人需要住院观察,但是本拉莫不听我解释,他说,这个病人不需要做手术就没必要收住院,简单处理就可以叫他回去,下面还有卫生院的医生可以观察,以后收住院一定要注意!我无奈的点点头说:那好吧,以后我会注意的。


后来我就发现公立医院虽然是住院看病不要钱,但有着及其严格的限制规定,不是你想住院就能随便住院的,这和国内差别太大,国内公立医院也是有创收需求的,这里的公立医院是病人越少越好,巴不得病人都去私立医院看病,可以节约国家医疗开支,所以医生在家看病政府是鼓励的


手术出现并发症


本拉莫医生手里连续出现了两个白内障手术后感染眼内炎的,对于眼科医生来说最可怕的术后并发症莫过于此了。我根据自己经验建议本拉莫,上万古霉素,玻璃体腔注射,前房冲洗,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但是病人的眼球是保住了,视力只有光感,这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另一次给一个病人手术,术前护士说眼压是正常,病人也说自己没有青光眼,破完囊后,扩大切口,房水就喷涌出来,前房立刻消失,眼球内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晶状体顶向角膜内皮,粘稠的玻璃体一下就脱了出来,爆发性脉络膜大出血!赶紧终止手术,10个0的爱尔康缝线根本就没法拉住切口,立即换成较粗的0号丝线像缝麻袋一样把口子扎住,这边玻璃体还在往外鼓,接到护士电话匆匆赶来的本拉莫赶紧上了手术台,两人齐心协力把伤口缝扎完成,总算没有摘眼球,第二天本拉莫把病人骂了个狗血淋头,原来这个病人是有青光眼的病史的,本拉莫没有同意给他做白内障手术,但是病人不知怎么混进了院,想偷偷让我把手术做了,我本来以为这下我的麻烦大了,在国内肯定赔钱扣奖金,说不定还要被病人打,可是这里一点事没有,本拉莫和护士长不仅安慰我没事,还嘴里不停的骂这个病人么相!(坏蛋)


只能说万幸我在国内没遇到这样严重的事情,不然我死定了。虽然这里没有医患纠纷,没有医闹,老百姓朴实善良,但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心里是难受的,因为我不能说自己没有责任,从此后,所有我手术的病人术前都要亲自看过并详细询问病史,不敢再有大意。


超好的医患关系


说说这里的医患关系感触吧。首先最深刻的感受是,在这里医生是真正的上帝!平时护士们拉家常的时候也会说到哪个哪个的孩子多么聪明,学习多么棒,在班上成绩是最好的,那么大家都会羡慕的说,哇!将来就是个做医生的料!


医生这个职业必须是由这个社会最杰出的人员来从事,因为他面对的是人的生命,医生的收入最高也是天经地义的,在布基医院,一个外科医生值个晚班是60个第纳尔的报酬,相当于人民币360元,内科医生是30个第纳尔,眼科不在病房当班,是叫班,也是30个第纳尔,那么护士当个晚班是多少呢?3个第纳尔!像本拉莫医生毕业于俄罗斯的医学院,读了7年书,另外可能还当实习医生几年,有了行医执照,然后回到国内直接就到医院做了医生,他的理论知识非常扎实,但是看病的水平多少年了基本还是停留在他毕业时的水平,只是多了点临床经验而已。


而中国的情况是,医学院很多情况下是一些高考成绩比较差的学生不得已才报的志愿,我单位仅有的几个医生的子女学了医的都是因为成绩不好没办法,而学习成绩好的没有一个是学医的,你听说过有哪个高考状元报的志愿是医学院的?有吗?在我印象里从来就没有。


在中国,人命是最不值钱的,所以医生也是不值钱的职业,跟民工是一个层次的,但是你一旦学了医,尽管你不是最杰出的学生,但对你的要求却是全世界最苛刻的,你要不停的考试,进修,学习,你面对的是全世界人数最多,病种最繁杂,要求最变态的病人和社会。


在布基医院,这里的医护人员绝对都是高高在上的,给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早上上了班开始工作之前,他们的医生护士先要在办公室喝咖啡吃点糕点,这时一个病人敲了一门,当然门是开着的,问本拉莫医生在吗?护士长冷冷的说了一句,出去外面等,医生还没来!病人转身就走了。吃喝完后,我是坐门诊就走出病房,看见这个病人在门口的长凳上坐着,等我看了两个小时中途有事过来,看到这个病人仍然一动不动的在那坐着,没人搭理他他就一直坐着等,唉,对这样的场面我真的是又震惊又很大的不习惯,在国内如果医生晚到两分钟开诊室的门病人就会暴跳如雷开始骂娘踹门了。


在这里医生说的话就是圣旨,病人从来不会质疑医生,没有什么术前谈话签字之类的,你有病就得看,看不好就是自己的命不好,怎么能怪帮你看病的医生?不管出现什么事情,阿拉伯人都会拿手指着天,说这是天意!当然,我说这些只是描述他们的社会现象,并不代表说他们这种现象就一定是正确的,相比来说中国的情况就让人确定是不正常,连没有基本医疗常识的媒体记者都敢大言不惭的对医生的医疗行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一个不知道白内障为何物的体育明星敢厚着脸皮在电视上做什么莎普爱思的虚假广告忽悠大众,就当中国根本就没有眼科医生一样,这要在正常国家真是笑掉大牙的事情。


对付医闹雷厉风行


有一个晚上布基城发生了多起车祸和罕见的打架事件,医院急诊忙的不亦乐乎,几乎全院所有的外科医生都出动了,两名车祸者抢救无效死亡,家属一时情绪激动对医生语言上出现过激行为,这里的医生可不比国内,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立即终止任何工作,家属情绪继续不能控制,于是情急之下打碎了抢救室玻璃,医院秩序失控,没多久便来了十多部警车开进医院,全副武装的无数防暴警察迅速包围封锁了整个医院,那场面还真没见过,非常壮观。大概不到两个小时,场面很快就得到控制,医院完全恢复正常秩序,其他病人得以正常治疗。


联想到国内的医疗环境日益恶劣,这里的法治建设应该能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发。我们的住所对面就是法院,每天一大早就会有不少人在那排队,在这看的最多的排队情况一个是在医院,一个是在法院,老百姓是排队打官司,而不是排队在政府门前上访,或是采取其他过激行为,给人印象深刻。


为改善医疗而努力,让行医更幸福

医护讯欢迎您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