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时隔3年韩国再现病例,MERS病毒真的那么可怕吗?疾控专家详解防控“秘笈”!
2018-09-13   健康报新闻频道


按:近日有媒体报道,61岁的韩国籍男子在科威特旅行后归国,被确诊为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遂被隔离治疗。对相关密切接触者实施了自我隔离和医学观察。这是该国自2015年暴发疫情后,时隔3年再现MERS病例。目前韩国已将MERS疫情预警级别由第四级升至第三级。


2015年就曾发生1例韩国输入性病例入境我国,这一幕是否会重演?值得注意的是,一年一度的麦加朝觐已拉开序幕,预计全球将有200万人赴中东地区,我国亦有相关人员前往。针对这一情况,又该如何防控?记者专访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冯子健。


1
全球大规模流行可能性小

自2012年全球首次发现MERS病例以来,已有亚洲、欧洲、非洲和美洲等地区的近30个国家报告发现了病例,共计近2229例,死亡791例。其中2015年韩国暴发的MERS疫情令人记忆犹新,疫情导致该国186人发病,38人死亡,且有1例患者入境中国。

“这次与3年前的情况不同,目前看,由该输入病例导致韩国再次发生暴发疫情的可能性很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冯子健说,由于该名患者及密切接触者均已被隔离,此次韩国疫情传至其他国家的可能性很低。

“作出上述判断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一次韩国发现病例很及时,已经采取的控制措施也很得当、有力。”冯子健解释,该名患者对疾病的防范意识较高,在首尔机场入关时即主动将自身状况向检疫人员申报,由于该患者当时体温正常、仅有腹泻症状,口岸检疫人员未将其视为MERS疑似病人,但患者离开机场后既直接赴医院就诊,未到其他场所逗留,就诊医院立即向疾控部门进行了报告,并采集了标本送检。因此,做到了早发现、早隔离,并及时开展了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和管理。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2012年至今,全球MERS疫情呈现明显的“山峰形”:2012年位于“山脚”——共报告9例确诊病例;2013年有所增加,共报告168例,;2014年到达“峰顶”,每月均有病例报告,全年共报告768例。

2015年有所回落,全球共报告654例,但时年韩国暴发了中东以外地区最大规模的MERS疫情;2016年,发病例数进一步降低,全球共报告280例;2017年继续回落,截至时年8月,共报告确诊病例数161例。

国外相关机构对MERS的基本传播数(R0)进行了评估,结果小于1,“这意味着MERS病毒尚不具备持续人传人能力,不会发生持续的社区广泛传播。”冯子健说。

一年一度的麦加朝觐引人关注。冯子健表示,从既往历史看,虽然朝觐人数众多,但参与者的活动范围小,很少接触骆驼,且朝觐地政府当局也采取了很多严格的防控措施。因此,2012年至今,未曾因朝觐导致疫情暴发。但他强调,对于赴中东地区旅游者,应注意个人卫生,避免接触骆驼或饮用骆驼奶。

世卫组织建议,朝圣者中的易感人群应做好呼吸系统疾病预防工作,经常洗手,避免与呼吸道疾病患者接触。 易感人群包括65岁以上老年人、儿童、孕妇、患有慢性疾病、免疫系统缺陷或癌症患者。旅行途中或归国14天内出现咳嗽或呼 吸急促症状,应尽早就医,并告知医生最近的旅行地。


2
防控医源性传播是关键

MERS是人畜共患传染病,单峰骆驼是动物-人之间传播最可能的来源。人通过直接或间接接触携带病毒的骆驼而感染,近距离接触患者特别是病情严重的患者也会感染该病。

冯子健表示,MERS与SARS同属冠状病毒“家族”,都能引起严重疾病,但MERS尚不具备持续人传人能力。 虽然自发现以来,MERS的导致的发病数不像SARS那样多,但其致死率仍能达到40%,因此需要密切关注,“小题大做”也是应该的。

“针对MERS,国际研究机构正在积极开展人用和动物使用的疫苗的研发,目前给动物(单峰骆驼)接种的疫苗取得了积极进展。”冯子健说,“对于MERS这种人畜共患疾病,单峰骆驼是主要的中间宿主,人是偶然感染者,未来通过给单峰骆驼接种疫苗,消除其感染和传播,可能是防治人类感染的优先策略。”

“既往研究已证实,医院内感染是导致MERS出现聚集性疫情一个重要原因。”冯子健说。

首次报告的医院聚集性疫情发生在2012年4月,约旦扎尔卡市最大的公立医院里,1例患者导致10名医务人员感染;2014年沙特吉达MERS暴发期间,感染病例中40例为医护人员,非医务人员的感染者中50.7%的病人有医院暴露史。

2015年韩国暴发的MERS疫情更为典型。该国共有13家医疗机构及一辆救护车内发生了传播,病例最多的2家医院病例数分别为89例和36例,分别占全部病例的48.4%和19.5%;值得注意的是,发生于这2家医院中的125名继发感染者中,79.2%病例与已知的病例共处于同一个临床环境中。急诊室的过度拥挤、通风不足及患者在多个医疗机构寻求诊治、转换护理等已成为MERS-CoV医源性传播的重要因素。

相关专家表示,历史教训警示我们应进一步完善接诊、分诊制度,根据医院具体情况建立合理的病人导诊、分诊流程和区域分隔措施,以减少病人在确诊前与一般门诊混合就诊所引起的交叉感染;同时,要加强和改进患者照料、探视的制度,降低传染性疾病医源性传播风险。

冯子健表示,自2012年首次发现后,MERS在中东地区持续存在,虽然它尚未导致社区的持续传播,但常可引发医疗环境内的小规模聚集性疫情。“因此,一方面我们要严密监控疾病的输入,提高及时发现和应对输入病例的能力和准备。另一方面各级各类医疗机构要不断加强和改进医院感染日常预防实践。”

 

文/健康报记者 张磊

编辑/张丹


精华文章随机推荐 点击即可

“医”起朗读丨鲍捷、汪小杰:致橡树

“医”起朗读丨郭伟:医师行,赠袁炼师

“医”起朗读丨游川:生命的摇篮

“医”起朗读丨尹媛 :大医吴孟超的小故事

【《健康报》在记录】医疗服务:从捉襟见肘到张弛有度




长按二维码,可以关注我们哟

健康报新闻频道致力于医药卫生政策公共卫生医疗技术医院信息等更新和推介,核心内容就是最专业最权威最真实最快捷的“新闻”。我们期待您的关注和参与。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