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患者最全靶向攻略:按图索“愈”,掌握基因突变的治愈钥匙
2018-09-12   咚咚癌友圈

对肺癌患者来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肺癌是我国发病率最高,同时也是死亡率最高的癌症。2015年,中国新增肺癌患者73.3万人,约占所有癌症患者的17%。在这个冰冷的数字背后,也许你并不知道,约60%的患者确诊就是晚期,肿瘤发生了转移,不能使用手术根治,只能考虑化疗、靶向或者免疫等手段进行全身治疗。


而幸运的是,在我国,大约一半的肺癌患者具有敏感基因突变,最常见的是EGFR突变或者ALK融合,可以使用靶向药治疗,一天吃一两次药,就能控制住肿瘤。多数患者在靶向药的“庇护”下,跟正常人完全一样,遛弯、买菜、广场舞丝毫不受影响。


基因中藏着钥匙:肺癌患者如何轻松度过8年?

国产新药艾氟替尼:中国骄傲,惊艳世界舞台,控制率95%创新高!


EGFR/ALK靶点的药物,有效率高达70%以上,副作用很小,明显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提高生存期。但是千好万好,都绕不过一个问题:或早或晚,总有一天会耐药。


所以,多数使用靶向药的肺癌患者,都会担心:
靶向药耐药后,到底该怎么办?


最近,在权威的学术期刊《Nature Reviews Clinical Oncology》,研究人员总结了EGFR突变和ALK融合肺癌患者常用的靶向药以及耐药后对应的治疗策略,分享给大家。


EGFR靶点对应靶向药和耐药对策


对国内患者而言,EGFR突变是最常见的驱动基因突变,约40%-50%的肺腺癌患者具有该突变;而在欧美国家,只有10%的肺腺癌患者具有EGFR突变。因此,EGFR突变常被医生戏称为“上帝赋予中国人的礼物”。


对于常见EGFR突变患者,比如19外显子缺失和L858R突变,常用的治疗药物包括第一代靶向药厄落替尼、吉非替尼和埃克替尼,第二代靶向药阿法替尼,第三代奥希替尼(9291)……


之前,大家都是先使用第一代靶向药,耐药之后如果有T790M突变,再使用第三代靶向药。但是,随着最新的临床数据发布,今年4月份,美国FDA批准了9291可以一线直接用于EGFR突变患者。


具体的用药顺序和9291耐药之后的应对策略,这张图能帮你解答最佳方案:



ALK靶点对应靶向药和耐药对策


相比于EGFR突变,ALK融合的比例更低,只占到肺腺癌患者的3%-5%。不过,ALK患者更“幸运”一些,有人称之为癌症中的“钻石突变”,原因很简单:药物太多,效果太好,一不注意肿瘤就“吃没了”。


ALK患者常用的药物包括第一代药物克唑替尼,第二代药物塞瑞替尼、阿来替尼和Brigatinib,以及第三代药物Lorlatinib。


跟EGFR药物一样,本来大家都是按照一代到二代再到三代的顺序用药。最近,随着新的临床数据发布,大家发现二代药物直接一线使用,效果更好。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阿来替尼一线直接用于ALK融合患者,无进展生存期高达34.8个月,创造了靶向药治疗的极限。目前,阿来替尼国内已经获批,估计很快就能买到。参考:突破耐药极限!新药阿来替尼闪电获批,开启肺癌“治愈”新时代


关于不同ALK抑制剂的使用顺序和耐药之后的对应策略,请参考下图:


MET靶点对应靶向药和耐药对策


MET突变,尤其是MET基因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是肺癌等几种实体瘤中并不是罕见的突变(约占4%);在肺肉瘤样癌中,阳性率甚至高达20%。MET基因可能是下一个重要的非小细胞肺癌潜在治疗靶点。



最后,送点福利,咚咚目前有多个肺癌靶向药的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尤其是针对EGFR突变患者,在一代药(易瑞沙、特罗凯和凯美纳)耐药后,如果存在EGFR T790M突变,可以考虑使用“国产9291”,详情请咨询咚咚助手小彩:




参考文献:

Gonzalo Recondo, et al. Making the first move in EGFR- driven or ALK- driven NSCLC: first- generation or next- generation TKI? Nature Reviews Clinical Oncology. 2018.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