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有多可怕?
2018-09-12   科普北京


BoBo每周一、三与您相约,聊聊医疗健康那些事儿。




      据新华社报道,近期,刚果(金)暴发了新一轮埃博拉疫情,截止8月22日,已导致102人感染,59人死亡。这已经是该国自1976年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以来出现的第10次疫情。上轮疫情刚刚于7月结束,致死33人。为何这种病毒总是在非洲爆发?坊间盛传受埃博拉/马尔堡攻击的人会高热、七窃流血而死,这是真的吗?



两种病毒已在非洲肆虐几十年


1967年, 31例原发感染者均通过接触由中非乌干达Kyoga湖地区运入的非洲长尾绿猴而感染马尔堡病毒,死亡7例。后经调查发现马尔堡病毒流行于仅见于非洲。

1976年,埃博拉病毒在现在南苏丹的Nzara和刚果(原扎伊尔)的埃博拉河沿岸村庄同时“犯案”,而且杀伤力更胜马尔堡一筹,致88%“受害者”死亡,故而得名“埃博拉”。



后经基因序列分析,确立了两者的亲缘关系,同属于丝状病毒科。马尔堡病毒的势力范围在中非、东非干燥的开阔地带,而埃博拉病毒主要在中非、西非的热带雨林区流窜。

两种病毒“流窜犯案”多年,2014-2016年西非埃博拉疫情的暴发流行,造成1.13万人丧生,成为国际关注的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由于它们的肆虐,世界上最大种群的大猩猩和黑猩猩可能面临种族灭绝的危险。



医院内传播是导致疾病暴发流行的重要因素


作为自然疫源性人畜共患性疾病,自然储存宿主可能为狐蝠科的果蝠,“借刀杀人”是两病毒惯用的伎俩,感染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的大猩猩、黑猩猩、猴、羚羊、豪猪等野生动物可为首发病例的传染源,埃博拉/马尔堡病的“受害人”为本病主要传染源。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主任医师牟丹蕾介绍,接触传播是两病毒的主要传播途径。通过接触病人或动物的各种体液、呕吐物、分泌物、排泄物器官及其污染物而感染;也可通过气溶胶传播、飞沫传播。

值得一提的是,医院内传播是导致疾病暴发流行的重要因素;精液、乳汁中可分离到病毒,故存在相关途径传播的可能性。

两病毒主要攻击目标为成年人,特别是医务人员、与“受害者”有密切接触的家庭成员或其他人、在葬礼过程中直接接触死者尸体的人员及在雨林地区接触了森林中死亡动物的人更易受到伤害。


小疑问


感染埃博拉、马尔堡病毒会不会七窍流血?


坊间盛传受两病毒攻击的人会高热、七窃流血而死,故早年被冠名为埃博拉/马尔堡出血热。而2014-2016年西非埃博拉暴发流行期间的大量临床研究数据击破了这个“谣言”——有1/6左右受害者无明显发热;只有半数受害人有不同程度的出血,不足1%有明显出血表现,而且出血表现在死亡与存活者之间无差异。

牟丹蕾介绍说,相对于出血来说,消化道症状更常见,七成“受害者”可出现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严重者出现肝炎及胰腺炎;受害者最显著的表现为低血压、休克和面部水肿,死亡者与存活者之间有明显差异的症状是乏力、头晕和腹泻。

90%死亡者在发病12天内死于DIC和多脏器功能衰竭等。正因为埃博拉具有广泛的细胞嗜性,受害者往往表现为全身多器官系统受损,临床表现缺乏特异性,故而埃博拉出血热和马尔堡出血热被更名为埃博拉病毒病和马尔堡病毒病。


为何病毒总是爆发在非洲?


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最严重、最复杂的一次暴发流行,究其原因,牟丹蕾表示,这与埃博拉病毒基因变异、病毒自然储存宿主滋生以及西非地区落后的医疗卫生条件、宗教民俗、丧葬形式、教育程度、经济水平等诸多因素有关。


接种疫苗是遏制病毒流行的有效办法

近期出现在埃博拉起源地刚果的埃博拉疫情得以迅速有效地控制,得益于采取“包围接种”疫苗的策略,即以受害者为中心,对近期与受害者有直接或间接接触的高危人群(包括家人、亲友、邻居、同事和丧葬人员等)及疫区的一线医护人员进行埃博拉疫苗接种。所采用的疫苗是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在温尼伯研发的疫苗rVSV-ZEBOV(默克公司于2014年获得相关授权)。

在2015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期间,这种疫苗已在几内亚进行了试验性接种,结果显示该疫苗保护率达100%。只需接种1剂疫苗,特异免疫保护作用可维持1-2年。

目前,包括中国在内,全球有四个国家具有可供使用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与国外的液体剂型埃博拉疫苗相比,中国的重组腺病毒载体埃博拉病毒病疫苗为冻干剂型,稳定性更高,在埃博拉肆虐的非洲热带地区使用更具优势。


版权声明

本文由“科普北京”原创,欲转载请关注账号后直接回复“转载”,按照要求转载即视为获得授权。



科技资讯 趣味科普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