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谣!“我病了,社会病了”?但是医生没有病!
2018-08-07   医脉通



导读

谣言不仅止于智者,也止于每一个尊重信赖医生的你。



来源:医脉通

作者:叶正松





最近两天,有一篇文章,在网上疯传,霸屏朋友圈,红破半边天。


这篇题为《余秋雨得肝病住进医院,感受是:我病了,社会也病了》的文章,一看就知道是胡编乱造,假借当红学者余秋雨之名发泄自己愤懑不满的一篇无聊文章。


可就是这样一篇破绽百出的文章,居然被吃瓜群众视若高级营养鸡汤,不仅自己读的感动,还争相朋友圈转发。


如此低级的情绪宣泄,居然感动半个中国,这确实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匪夷所思,不免让人觉得中国的百姓憨直可爱和对中国的医生医院医疗医保的成见之深。


无论男女老少,还是达官贵人,以及贩夫走卒,看到抨击社会吐槽医疗的言论,不分青红皂白,不用擦下眼睛,不论事情真假,不辨事实真相,二话不说就转发朋友圈,并加以慷慨激昂的评论讨伐,要说病了,这才真的是一种病。





这篇通篇造假的文章,从四个方面假借余秋雨之口,往死里厚黑中国医疗、医生和医院。



文章以第一人称若有其事的举例说:“一天晚上当我冠心病发作,在医院抢救了五天,自费花了十五万块钱,如果加上公费恐怕要接近三十万块钱,我真的感受到我病了,这个社会也病了。”


然后,悲愤呈词:


一、现实的医疗体制,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组织,而完全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等价交换的企业。没钱别到医院来,拿不出钱就是等死。没有钱就拿不到药,就只有等死。这不是在治病,这是在抢钱,医院是治病的地方,没想到病得比我还严重。    


二、医院成了某些人图财害命的印钞机。现存的医疗保险,包括大病保险,只能维护基本医疗。而对我这样的重患者,只能是杯水车薪。治疗的药物多数报销不了,完全靠自费。


三、医院的账没个看,更没法问。每天早晨护士都拿着厚厚的账单让你看,让你签字。医院是各项手续齐全,看到密密麻麻的用药和检查仪器设备,患者根本看不明白。你要是问她,马上告诉你找医生。反正为了治病救人,没有什么可讲的。家家医院都是如此。 


四、紧张的医患关系,使医生说话谨小甚微,不敢说一句过格的话,不承担任何责任。医院这种体制,医生也没办法,他们每一个治疗方案都征求患者家属的意见,很怕患者及其家属怪罪他们。病人在眼前,需要急救,他们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这种医患关系简直让人桎息。


这一条条就像电影《我不是药神》一样直击人心的控诉,看起来有板有眼有根有据有血有肉,打得人脆弱的心灵破碎一地。


这篇文章断章取义的选择性聚焦和放大我国医疗现阶段难以避免和正在试水改良的几个负面情况,予以情绪化的重磅火力轰炸,将中国的医患关系炸得四处焦土一地鸡毛。


说真的,缺乏一定医学人文素养的人,一定会被这篇别有用心之人写的别有用心的文章,打动内心深处那脆弱的人性和悲悯。


闭门家中坐,病从天上来。


谣言止于智者,妖言止于当事者。





8月2日,知名学者余秋雨,通过其微博@倾听秋雨 辟谣:


近日,在网络上出现“余秋雨得肝病住进医院”的文章。该内容纯属无中生有、凭空捏造,请大家不要相信。本人对这种不负责任的网络谣言给予强烈的谴责。



事后证实,这篇文章不仅是假借余秋雨之名,更是抄袭盗猎原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教授,在2014年12月13日召开的“国际临床科室管理年会”上,发表的《做与文化相适应的医生》的主题演讲稿。



在那次惊世骇俗的演讲中,袁钟教授语出惊人,深刻揭露了医疗现状和医学本质。


他说:


这个社会病了,病的最严重的竟然是医院。这个世间最大的癌症患者不是老百姓,是医院,不把医院这个癌症治好,怎么治得好老百姓的病?


医院是企业,主任是老板,医生都是员工,医生都说在为老板打工,这是什么话?成何体统?这种不良的风气为什么出现在医院这个神圣的地方?


近日来又出现很多医院因为医保亏空,拒绝收留患者的消息,这还了得,这不更说明医院已经变成企业了吗?一切为了利益,一切为了利润,这还是救死扶伤的医院吗?令人寒心!


我们已经忘了什么叫医院,这是价值观出了问题。


也有医生告诉我说,自己当医生就是为了赚钱。这本身没错,但我想告诉你,只想赚钱,千万别当医生。这个社会上比当医生赚钱的工作还有很多,卖房子、开矿、做金融、做IT……但是,只有两个行业又有钱又有尊严,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教师。在日本,只有两个职业能被成为“先生”,同样是医生和教师。


一个人找你看病,把所有隐私告诉你,把衣服脱光了让你检查,把所有痛苦告诉你,把生命都交给你,这种人是仅次于神的人,而不是一般人。如果医生不好好看病而是看患者的口袋,患者会恨死你。


老百姓赐予我们白衣天使的称号,是拿来玷污的吗?不是!是拿来珍惜的!


然而,在社会急剧转型的时候,在全社会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时候,当膨胀的私欲作为发展经济的强大动力的时候,当私欲创造的丰富财富获得满堂喝采的时候,中国的医院也变了,开始成为交易的场所。拿钱治病,没钱滚蛋。赤裸裸的金钱交易,怎么可以出现在医院里?


是的,医院也有自己的苦衷。在改革政策中,经济指标超越了人性,生意超越了生命。政府“断奶断粮”逼迫公立医院“自负盈亏”,开始层层“科室承包”,于是医院越来越市场化。


如何排挤竞争对手?如何争夺更多的病人?如何争取利润最大化?院长满脑袋是我院今年收入多少亿。年终总结时说:“去年通过我们全院职工的辛苦努力,我们让门诊病人增加了15%,让住院病人增加了20%……”


一个医院的奋斗目标已经赤裸裸指向“让病人增加”。情何以堪啊。这如何让老百姓不对医院失望?这如何不加剧医患关系的恶化?


“让病人增加”、“让小病变大病”更体现在高举市场化大旗的莆田人身上,他们进军医疗,追求客户最大化,恨不得把所有人变成病人,他们的十二字方针是“你有病,病很重。我有药,药很贵”。莆田系医疗追求利润最大化,小病变大病……老百姓已经分不清楚哪个“白大褂”不害人。


忽略医疗的职业精神,不保护医生的善良,不引导医疗始终有爱,在某些“专家”的不适应思想指导下,我国医疗行业的公共信任资本受到重创,医生广泛不被信任,医患矛盾及冲突越来越严重,医护越来越没有幸福感。


医生是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者,不是生产线上的产业工人。医院是随着人们痛苦的最初表达和减轻这份痛苦的最初愿望而产生的,而不是资本家想赚钱投资的。


所有医生都明白,“促进健康产业”、“发展医疗产业”,实际上就是马克斯·韦伯说的:“从牛身上榨油,从人身上榨钱”,就是逼着医院和医生从病人身上多挣钱,可医生不愿意这样屈辱地挣钱,因为他们善良,因为他们要尊严,因为他们学医的初衷是帮助别人、救助别人,不是算计别人。


社会病了,医院病了,医生都成了病人!


希望全体同仁深刻意识到这个问题,先把自己的病治好,再去治疗老百姓的病!也希望国家大刀阔斧,进行改革,还医院一个神圣的地方。


看看,那篇《余秋雨得肝病住进医院,感受是:我病了,社会也病了》的内容思想,与袁钟教授的演讲内容精神何其相似,只不过被断章取义改头换面夹杂了个人的不满与愤青,假借文化名人余秋雨之口飓风般登陆。


我为什么说是断章取义?因为,这篇欺世造假的文章,仅仅只攫取了袁钟教授演讲稿的前一部分思想内容,对他后面的演讲内容只字不提。


而袁钟教授在他那次率性的演讲后半部真诚而恳切的说道:


全世界大多数民族都认为人死了可以升天轮回有下辈子。但我们想追求长生不死,所以我们发明了很多长生不老的办法。中国人什么都能忍受,家庭矛盾、工作矛盾、社会矛盾能都忍,但是在死亡面前却忍受不了。我们没有准备,面对死亡的第一个心理反应就是愤怒和震惊。因此,我们的传统文化太需要医学人文精神。


也希望老百姓多多理解医生医院的无奈,不要挑起事端,我们有错,我们在改,请不要对我们失去信心!在此我代表全国的医务人员向全国的老百姓鞠躬了!


其实,这才是袁钟教授内心最真切最急迫的表白。


因为,即使这个社会病了,就算医院也病了,但是,大部分的医生没有病!


就算那极少数的一部分医生也病了,那也是被社会病传染的!


因此,医脉通在此呼吁,请大家不要以讹传讹转发那篇漏洞百出的文章。谣言不仅止于智者,也止于每一个尊重信赖医生的你。


如果你对本文感同身受予以认可,请你留言和转发,让更多的人明白医疗的本质和医生内心世界的真相。

 




精彩回顾


➤ 研究了40年人脑的精神病学家,长了18个脑瘤、患上精神病后……

➤ 一根刺,两种命!急诊医生“垂死一刻自救经历” 刷爆朋友圈!

➤ 外科医生的内裤,你不知道的那些秘密 ……

➤ 不要小看医生,他们也是拿刀混饭吃的


戳这里,更有料!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