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产房:怀孕了7次,不是流产就是死胎手臂的青紫泄露了秘密
2018-08-07   小红姐产房故事



在我们医院的妇产科,夜班从晚上5点钟开始,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

每一天的深夜,在产房,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

    这天上夜班,刚进了医院的大门,传达室的金大爷拦住了我。

   “小红,这有一个患者,想找你们妇产科的医生,我劝她挂明天的门诊,可她怎么也不听。”

    在传达室里,我看到了这位患者,大约40岁左右的女性,脸上是一种无助的神色。

  “您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想看医生,挂明天的门诊,今天都下班了。”

   “我是外地来的,想挂你们马主任的号,可是,这几天的号没有了,我想请她帮我看一看。”

   我有些犹豫,类似的情况很多,不少外地的患者要等1个多星期才能挂上号呢。

   那位患者又说:“我今年41了,我25岁结婚,这些年,我怀孕了7次,可是,4次流3次死胎。我,我都快了,帮帮我。”

  7次怀孕,都没有成功,我听着都心痛,不由得把她带上了楼。

  也是凑巧,今天晚上,正好是马主任值班,办公室里,马主任看着外地患者带来的好多年的病本,起了眉头。么多年,患者跑了不少医院,找原因,都未能如愿当妈妈,肯定不是好处理的病症。

患者已经41岁了,再不找到原因并进行治疗,就有可能永远失去做母亲的机会了,想想7次不良妊娠带给她的巨大的身体创伤及心理压力,马主任作出了决定。

“小红,明天给她办一个住院手续吧。”

    第二天,患者小赵被收治住院了。当年下午,马主任召集了几位高年资医生,姜医生、白医生,商量小赵的病情。

    办公室里,几位医生一边传递着小赵的病历,一边讨论着。小赵去过很多医院,在这些医院里,做了很多检查,也排除了很多病因,基本上,我们医生能考虑到的各种导致不孕的情况,都考虑了,可就是不符合小赵流产的情况。一时间,屋里子陷入了僵局。

   “会不会是抗磷脂抗体综合征呢?”经过短暂的沉默,姜医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抗磷脂抗体综合征在1952年发现,多见于红斑狼疮等一些结缔组织病病人中,也可见于一些育龄女性。它的主要临床表现是反复血管内血栓形成、自发流产和血小板减少,如果发生在子宫,可影响胎盘的血液供应而造成流产。 

   

一个反复流产的女性,如果检查多次找不出原因,既不是内分泌的变化,又不是器官功能的异常,这个时候就应该想到有抗磷脂抗体综合征的可能。

   “你考虑的对,我也怀疑。可是,患者在外院进行过检查,抗磷脂抗体呈现是阴性。”马主任说。

    小赵来北京之前,去过很多医院检查,好几家医院也都检查了抗磷脂抗体,呈现的阴性。

“不过,我们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第二天,在早晨的大查房时,姜医生发现了,小赵左腿上有网状的青斑。

   “马主任,你看,这里有青斑。”

    看到了青斑,马主任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她和姜医生明白,她们找到了诊断病因的钥匙。

    回到生办公室,马主任直接了当的说:“患者的青斑很有说服力,80%的抗磷脂抗体合征患者可出青紫,我们还是要从抗磷脂抗体综合征入手。”

   “可是,外院的检查?”白医生说。

    姜医生说:“虽然小赵在外院多次查抗心磷脂抗体为阴性,可是抗磷脂抗体综合征临床表现复杂性和多样性,有时诊断起来非常困难:在某段时间症状较轻,可以表现和正常人一样,我们还需要进行进一步检查。”

   “对,就这样,这名患者就由姜医生负责。”马主任定下了调子。

    果然,在再次复查小赵的抗心磷脂抗体时,检查结果是阳性。

   “太好了。”拿到了检查结果,我高兴的一路小跑,找到了姜医生:“您的判断是对的,小赵就是抗磷脂抗体综合症。”

   看着检验报告,姜医生没有显出太激动的样子,她知道,还需要更细致的验证。

   “再进行狼疮抗凝物及抗β2-糖蛋白1抗体检测。”

   “好。”我点点头。

    第二天,检查结果回来了,小赵的抗β2-糖蛋白1抗体及狼疮抗凝物也为阳性。

   小赵这么多年一直没能怀孕的“真凶”终于大白了——罪魁祸首就是抗磷脂抗体综合征。

    看着病情诊断书,小赵愣了几秒钟,然后,哭了:“谢谢你,谢谢你们。”

    过了几分钟,小赵平静了情绪,擦擦眼泪问:“这是一种什么病症呢?”

    姜医生解释说:“医学上讲,抗磷脂抗体综合征是一种非炎性自身免疫病,临床上以动脉、静脉血栓形成,病态妊娠和血小板减少等症状为表现,血清中存在抗磷脂抗体,上述症状可以单独或多个共同存在。抗磷脂抗体综合征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约有一成左右的反复流产、死胎跟它相关,人体的血管内皮是由磷脂组成,如果体内存在抗磷脂抗体,就会和血管壁上的磷脂结合,破坏血管内皮,形成血栓。带有这种抗体的妊娠期女性,在怀孕10周左右,供应胎盘营养的血管就会形成微血栓,胎盘梗死后就会发生流产或死胎。”

   “那,那,能治疗吗?”小赵带着一丝希望问。

    “我们试试看吧。”

 病因找到了,治疗就容易了,在医院,经过抑制血栓形成包括抗血小板、抗凝、促纤溶等治后,小赵的疾病得到了控制,终于,在她42岁的时候,顺利的再次怀孕了。

    10个月之后,我手机里收到了一条带照片的微信,照片里是小赵幸福的微笑,同框的是依偎着她的丈夫,还有在她怀里的小宝宝。

 

深夜的产房,什么事都可能发生,门铃每一次响起,都是生命在叩门。静静的,听助产士小红姐为你讲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欢离合的产房故事。下一夜又会发生什么呢?关注小红姐的《深夜产房系列故事》。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