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焦虑的利器——运动 | 文献述评
2018-08-03   医脉通精神科


爱运动的孩子情绪不会太差——锻炼对抑郁的保护效应


焦虑障碍是一组以过度紧张和/或恐惧为典型表现的精神障碍,包括多种类型,全球患病率为3.8%-25%不等;某些慢性疾病患者群体中,焦虑障碍的患病率甚至高达70%。


焦虑障碍对患者的日常功能和生活质量造成了严重影响: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数据显示,焦虑障碍是全球范围内导致残疾的第六大原因。此外,焦虑障碍与其他精神疾病的共病率很高,包括抑郁及物质使用障碍,同时也与心血管疾病及其危险因素显著相关。


  当前抗焦虑治疗的瓶颈  


无法广泛用于所有人群 


焦虑障碍的常规治疗方法包括药物治疗、认知行为疗法(CBT)和二者的联合治疗,代表性药物主要有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5-羟色胺与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和苯二氮䓬类药物。尽管这些常规治疗能有效缓解焦虑症状,但仍有三分之一的患者治疗无效,进而可能中断治疗,损害功能及预后。


针对这一问题,研究者研发了药物与CBT相结合的多模式治疗,但疗效似乎仍未获得明显改善。另外,上述治疗方法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也面临着诸多实际困难,在低、中等收入国家尤为明显,对广泛应用造成了极大的限制。


不能满足对躯体症状的干预


焦虑障碍患者共病躯体疾病普遍多见;例如,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较一般人群高52%,而常规抗焦虑治疗手段能在多大程度上同时改善躯体疾病,目前并不明确。焦虑相关的健康问题并非直接由焦虑引起,因此难以通过单独的常规药物治疗或CBT加以改善。


采取措施干预焦虑症状固然重要。然而,如何预防焦虑患者同时出现躯体问题,以及一旦出现躯体问题后应如何展开治疗,同样至关重要。


  运动的价值  

基于运动的干预措施代表了一类改善精神症状的新型治疗方法。研究证明,从精神分裂症到痴呆,运动都能有效改善一系列精神症状。


需要指出的是,广义的运动概念应与体育锻炼加以区分:体育锻炼属于运动的一种,是旨在改善身体健康的一种结构化运动形式。本文中的运动包括偶然性的活动(如,步行去商店)及体育锻炼(如,在健身房里的跑步机上走路),但该领域的绝大多数研究均针对基于锻炼的干预措施。


运动针对抑郁患者的抗抑郁作用由来已久。研究显示,对于某些群体,运动的抗抑郁效应与抗抑郁药和心理治疗相当。在精神疾病领域,运动甚至能为患者带来更为广泛的益处,包括改善生活质量,缓解压力,重要的是还能改善躯体健康状况。


另外,运动还可能有助于提高日常功能,而且几乎没有任何副作用。研究发现,运动训练可改善精神分裂症和抑郁症患者的神经认知功能。


  循证学证据  

近年来的一些研究发现,运动有助于焦虑障碍的防治,且可同时改善精神和躯体症状,为焦虑障碍患者带来更为广泛的益处。以下对相关证据进行简要回顾:


预防一般人群焦虑发作


一些研究发现,运动可降低一般人群罹患焦虑障碍的风险,降低焦虑症状的严重度及发作频率。反之,缺乏运动则是罹患焦虑及其他精神障碍的确定危险因素。这些证据表明,运动对一般人群的焦虑症状和焦虑障碍似乎具有保护作用。


有效缓解各类焦虑症状


近期的一项综述分析发现,针对罹患或未罹患焦虑障碍的个体,运动(尤其是基于锻炼的干预)可作为有效缓解焦虑症状的单独或辅助治疗手段。


还有研究证明,运动能减轻创伤与应激相关障碍的症状,甚至单次运动也可促进焦虑的缓解。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认知行为治疗的基础上联用有氧运动,可改善惊恐障碍及广场恐怖症患者的症状。另外,运动干预对慢性躯体疾病患者的焦虑症状也有改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研究大多采用了有氧运动。然而,最近的一项综述表明,阻抗训练对临床和非临床人群的焦虑症状也有轻到中度的改善效应。


改善焦虑共病情感障碍


现有证据强烈表明,运动干预可广泛缓解临床和非临床人群的焦虑症状,且具有低成本、低风险的优势,意味着这种方法有望成为焦虑的有效治疗选择。与此同时,运动的抗抑郁效应也使其成为治疗焦虑共病情感障碍的有效方法。


  多重效应对抗焦虑  

运动可通过一系列不同的生理和心理机制发挥作用,但确切机制尚不清楚,可能涉及以下几方面:


1. 运动可在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轴或糖皮质激素循环中调节应激应答。


2. 运动刺激一系列维持大脑功能的重要神经源性进程,如上调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刺激神经及血管发生。


3. 运动可促进焦虑或压力相关脑区的功能,从而帮助缓解焦虑症状。例如,海马是调节HPA轴应激反应的固有区域, PTSD患者的海马功能受损。运动可显著增强海马功能,从而促进应激反应的调节,减轻PTSD症状。


4. 运动对炎症系统的影响:炎症系统与焦虑障碍的发生和症状严重程度显著相关。具体而言,促炎性细胞因子C反应蛋白(CRP)水平升高,以及长期HPA功能异常导致的糖皮质激素抗炎反应受损,均可引发炎症,而运动具有抗炎作用,可通过介导炎症通路改善焦虑。


5. 运动可作用于内源性大麻素系统,使血液中的内源性大麻素水平升高,对其他神经递质(如多巴胺)产生调控作用,进而发挥抗焦虑效应。


6. 运动还可通过一系列心理机制来缓解焦虑。如降低个体对焦虑的敏感性。 一些研究发现,运动可产生一种缺乏消极焦虑的主观感觉,却又类似高度焦虑时的生理反应(如心率增加)的状态,通过鼓励个体将生理体验与主观感受相联系,减少对焦虑躯体症状的恐惧,增强耐受。


  有待解答的问题  

最佳的运动方案


减少焦虑症状的最有效的运动模式,包括最佳运动频率、强度、持续时间,目前尚不十分明确。例如,有氧运动和阻抗运动均可有效改善焦虑症状,但效果孰优孰劣,仍缺乏头对头比较的随机对照研究。事实上有证据显示,两种运动模式或可为个体带来不同维度的获益。另外,运动方式的问题也未得到充分研究,如缺乏针对专业运动与普通休闲活动、个人活动与团体活动的比较。


此外,建立运动频率或强度与抗焦虑作用之间的量效关系,同样是未来研究的另一个重要目标。


依从性


运动针对焦虑症状的疗效已积累了坚实的证据基础,但目前仍需展开更多研究,以找到促进运动依从性的方法。对于罹患精神障碍的个体而言,运动干预的脱落率通常很高,确定最具吸引力和最有效的运动方案的随机对照研究或有助于提高依从性。例如,针对那些存在动机损害的患者,确定运动的「最低有效剂量」,即有效减轻症状所需要的最低频率及强度,可能更容易被接受。


另外,不同亚型的焦虑障碍患者参与运动干预的方式也可能存在差异。以社交焦虑障碍患者为例,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不太愿意参加群体性的运动干预,这一点也需要加以考虑。


体能的影响


体能和焦虑障碍的关系目前还不明晰,很少有研究充分考虑基线体能与体能变化的影响。这可能导致一种不确定的情况,即是否必须改善体能状况,才能使运动干预发挥有效作用。评估体能变化对于明确运动能否减少与焦虑相关的健康风险也很重要,而目前研究鲜少涉及。


  结语  


总之,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运动不仅能减少一般人群的焦虑症状,还可以被整合进入焦虑障碍的治疗中,并有望为躯体健康带来远期获益。


然而,关于运动对焦虑障碍患者躯体症状和心血管疾病的影响,目前人们仍知之甚少;其他一些问题,如运动抗焦虑的具体机制,以及何为最理想的运动方式,同样仍未解决。期待未来研究能进一步解答。


文献索引:Aaron Kandola, Davy Vancampfort, Matthew Herring, et al. Moving to Beat Anxiety: Epidemiology and Therapeutic Issues. Curr Psychiatry Rep. 2018 Jul 24;20(8):63.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