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癌,不再可怕:“中国定制”版新药仑伐替尼,即将上市!
2018-07-11   咚咚癌友圈

等了十年,终于有一款抗癌药可以提高中国肝癌患者生存期

中国癌,不再可怕


肝癌,中国最具特色的癌症类型,死亡率极高,又被称为“中国癌”。我们以全球18.5%的人口,认领了全球每年超过50%的肝癌新发病例。根据权威调查数据:

2015年,我国预计新发47万肝癌患者,男性占34万,女性13万;针对60岁之前的男性,肝癌是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肿瘤,没有之一。


或许,不少人还记得这位长者——傅彪,一个总是在荧屏中给大家带来欢乐的“老好人”。2004年,傅彪确诊晚期肝癌,仅仅一年之后,他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可以说,傅彪的离开是中国肝癌严峻形势的缩影。



肝癌靶向治疗:虽不尽人意,却无可奈何


跟其他癌症一样,对于早期肝癌,可以直接手术切除,这也是唯一可能治愈的方法。但大部分患者确诊就是晚期,失去手术机会,只能通过介入、射频消融等局部治疗和化疗以及靶向治疗等手段进行治疗。


可惜的是:肝癌患者唯一可选的靶向药是多吉美(索拉非尼),一个2007年批准的“老药”。


三期临床数据显示:单药多吉美的有效率只有2%(安慰剂组是1%),中位生存期10.7个月(安慰剂7.9个月)[1]。不少国内的患者和医生也反映多吉美的效果不好,手足综合征的副作用很大,用了之后患者的生活质量得不到保证。

没办法,11年过去了,肝癌靶向治疗依然是原地踏步,油盐不进。

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会被改变。


仑伐替尼:彻底改变肝癌“缺医少药”的状况


仑伐替尼曾被称为E7080/乐伐替尼,英文名Lenvatinib。它是一个多靶点的药物,主要靶点包括VEGFR1-3、FGFR1-4、PDGFR-a、KIT、RET等,由日本卫材(Eisai)公司研发。

毫无疑问,仑伐替尼注定是肝癌治疗史上的里程碑式药物,尤其是针对中国肝癌患者。从一期临床数据到三期临床公布,仑伐替尼只用了2年半。

2015年10月,仑伐替尼公布针对肝癌的一期临床数据[2]:招募20位标准治疗失败的晚期肝癌患者,使用仑伐替尼治疗,其中14位患者肿瘤都有缩小,包括3位患者肿瘤明显缩小,客观缓解率15%,具体数据如下图。


(Ikeda, M., et al, 2016)


PR(部分缓解)是指肿瘤缩小至少30%,PD(进展)是指肿瘤增大至少20%,SD(稳定)是介于PR和PD之间。


2016年4月,仑伐替尼公布针对肝癌的二期临床数据[3]:招募46名晚期肝癌患者,结果17位患者肿瘤明显缩小,客观缓解率37%,另外19位患者肿瘤稳定不进展。一共78%的患者肿瘤没有长大(SD+PR),中位生存期达到了18.7个月。


(Ikeda, K., et al. 2017)


2017年6月,在全球最顶尖的肿瘤学会议-美国临床肿瘤学年会(ASCO)上,研究人员公布了仑伐替尼的三期临床试验数据:招募954位未经系统治疗的肝癌患者,按照1:1随机使用仑伐替尼或者老药索拉非尼,结果:

仑伐替尼的客观缓解率是索拉非尼的3倍有余(40.6% VS 12.4%),无进展生存期较索拉非尼相比提高了1倍(7.3个月VS 3.6个月),总生存期没有差别(13.6个月 VS 12.3个月)。


虽然仑伐替尼在有效率和无进展生存期方面占优势,但毕竟总生存期没有改变,所以,很多研究人员认为:仑伐替尼跟索拉非尼差不多,是个“非劣效”的药物。

为中国肝癌患者“量身定做”,生存期提高近5个月


“非劣效”的说法,其实是不对的。


2017年9月,在中国最权威的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CSCO)上,国内肝癌治疗泰斗解放军八一医院的秦叔逵教授首次介绍了仑伐替尼对比索拉非尼在中国患者的临床数据,非常令人振奋:

在总生存期方面:仑伐替尼组的中位总生存期高达15个月,而索拉非尼组只有10.2个月,足足提高了4.8个月,而且达到了统计学显著(P=0.02620)。具体临床数据如下:


(2017 CSCO)


也就是说:这个神奇的药物,专门提高中国肝癌患者的生存期,让患者获得更长久,这是一种福气吧?

秦叔逵教授指出:仑伐替尼的成功对于亚洲,尤其是中国肝癌患者意义重大。在中国,因HBV感染引起的肝癌占90%以上,而索拉非尼对HBV引起的肝癌效果不佳。可喜的是,在仑伐替尼的III期临床研究中,我们看到其对中国肝癌患者、HBV相关肝癌的有效性明显优于索拉非尼,提示仑伐替尼更适合中国肝癌患者。

所以,对中国肝癌患者来说,仑伐替尼是必须要了解的全新药物,无论从客观缓解率、无进展生存期还是总生存期来说,它都真正突破了肝癌治疗十年来油盐不进的治疗难题,让中国患者有了更好的选择,看到了生的曙光。

2017年12月18日,仑伐替尼获得了我国药监局的优先审批评审资格,意味着它将以更快的速度获得审批,或许今年十月份就能上市。


我们也更期待:这个“中国定制”版的好药上市之后,能够尽快纳入医保,减轻癌患家庭的负担,让更多的“中国癌”患者吃得起,并得到更科学的治疗。

除了仑伐替尼,2017年,美国FDA还批准了瑞戈非尼和PD-1抑制剂Opdivo用于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所以,这两年肝癌患者迎来了三个重磅抗癌药,参考:十年征程,三个重磅抗癌药,肝癌患者迎来春天


我们坚信,肝癌患者的春天已经到来!



参考文献:
[1] Llovet, J.M., et al., Sorafenib in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N Engl J Med, 2008. 359(4): p. 378-90.
[2] Ikeda, M., et al., Safety and Pharmacokinetics of Lenvatini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Clin Cancer Res, 2016. 22(6): p. 1385-94.
[3] Ikeda, K., et al., Phase 2 study of lenvatini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 Gastroenterol, 2017. 52(4): p. 512-519.
[4] Kudo, M., et al., Lenvatinib versus sorafenib in first-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randomised phase 3 non-inferiority trial. Lancet, 2018.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