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ford B型主动脉夹层腔内修复治疗的临床分析
2018-07-11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

主动脉夹层疾病属于心血管疾病中的一种,它具有严重的致死性。若患者出现类似疾病要及时就医治疗,以免造成更严重甚至致死情况。主动脉夹层的分类是依主动脉夹层近端内膜裂口位置而定的,一般分为StanfordA或B型,StanfordA型表示升主动脉,StanfordB型表示降主动脉。StanfordA型的治疗方法以外科手术为主。StanfordB型一般是通过传统的开放式手术手段,但是一般通过上述治疗后患者的致死率超过20%。近年来,随着主动脉覆膜支架腔内修复术(thoracicendoVascular aorticrepair, TEVAR)技术的发展,为StanfordB型主动脉夹层患者的治疗提供更有效的途径。

现阶段由于社会科技及交通工具不断高速发展,同样会出现一些负面的现象,各种事故频发,高空坠落等造成的伤亡人数与日俱增,由于上述事故造成的人体内胸主动脉损伤非常严重,其仅次于颅脑损伤,致死性极高。医学上认为,能够造成人体胸主动脉损伤的主要原因是钝性或者穿透性物体造成的创伤。若是由于穿透性造成的创伤时,患者一般会即刻死亡,没有手术介入的机会。若是由于钝性造成的主动脉损伤,这种情况一般是由急性减速导致,比如高速行驶车辆的交通事故或者人体由高空坠落。这种情况下患者极易表现为主动脉破裂,通常有80%左右的伤者也会出现即刻死亡,仅有15%左右的伤者能够被治疗。StanfordB 型主动脉夹层(降主动脉夹层)形成的原因是在相对较弱的外力作用下,在降主动脉部位发生了病变,造成患者的锁骨下动脉开口处的胸腹主动脉出现问题,一般此处较为隐匿极易出现漏诊,导致更为严重的疾病发生。而且其还常出现多发伤,若不能及时恰当的处理,致死率很高。

传统的主动脉损伤是通过开放性手术进行治疗的,手术时需保持人体外部循环的状况下在左胸后外侧切口,单肺通气,进行降主动脉人工血管置换手术。这种方式不仅手术操作复杂,时间较长,而且术中患者出血较多,术后出现多种并发症甚至死亡率较高。据相关研究手术死亡率已超过20%。同时,手术的患者一般还存在其他问题,若手术中运用体外循环法,则会造成患者在术中以及术后的管理工作更加困难。随着腔内修复治疗技术的不断发展进步,其技术也越来越被广泛的应用,其治疗的原理是为使内膜破口被修复,避免血流灌注假腔,更为了阻止主动脉的扩张及破裂,医学上凭借记忆合金的良好径向支撑力,将覆膜人工血管贴附于主动脉壁上。而与传统开放式手术比较,TEVAR治疗有较多优势:首先手术中不采用体外循环,就会大大减少相关并发症及术中出血现象的发生且对损伤部位的恢复意义重大。其次修复手术手术时间短,不用单肺通气,仅需主动脉穿刺点以及股动脉小切口即可,手术造成的创伤显著降低;最后对于手术后患者的并发症情况较为罕见,恢复速度快。所以,对于主动脉外伤患者,腔内修复术是切实可用的一种治疗方法。

本次研究运用随机对照的方法对比了腔内修复术(实验组)与传统的开放式手术(对照组)治疗主动脉夹层治疗StanfordB 型主动脉夹层疾病的疗效。住院期间,实验组与对照组之间均没有出现死亡案例,对照组有5例患者出现并发症,实验组有1例。且在术后随访发现实验组术后1个月,3个月,6个月,12个月以及2年,3年的情况进行回访记录累计生存率分别为100%、100%、100%、90%、90%、90%,死亡1例。1例死因属夹层破裂造成的失血性休克。对照组患者手术后1个月,3个月,6个月,12个月,以及2年,3年的情况进行回访记录累计生存率分别为100%、100%、88.9%、77.8%、77.8%、66.7%,死亡3例,2例患者属于夹层动脉瘤破裂出血,1 例患者死因为肾功能衰竭。结果表明采取主动脉夹层腔内修复治疗的实验组患者的整体疗效优于采用开放式手术治疗的对照组患者,实验组与对照组患者治疗疗效相比较,实验组并发症发生率低,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综上所述,TEVAR是治疗创伤性主动脉夹层的可靠方法,但其远期疗效及其并发症情况仍然需大样本的研究,才能推广临床使用。


来源:王军,张华,李鹏. Stanford B 型主动脉夹层腔内修复治疗的临床分析[J].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2018,4(1):1-4.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

2018.07.11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就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发送给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订阅
“血管与腔内血管外科杂志”公众号平台
010—65264353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