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新闻】家长起诉老师和学校索赔1元:孩子遭到体罚和嘲讽孤立
2018-09-18   扬子晚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无锡一对父母买了学区房将孩子送进当地名校,谁曾想孩子4年级的时候,他们却选择为孩子转学,离开了他们曾经向往的“名校”,同时起诉原就读学校和原班主任老师,要求对方正式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学生家长告老师,这确实是一起罕见的事情。家长张先生称,孩子在学校受到了老师的体罚和嘲讽孤立,让孩子不堪忍受。


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致这位家长作出如此不寻常之举?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今天采访了家长和相关学校。


 

孩子说“枪是用来打老师的”,

家长吓坏了


 

作出起诉决定的张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2007年出生的凡凡,在父母的眼中一直是个温和、开朗的孩子。

 

凡凡


今年5月份的一天,喜欢看新闻的凡凡关注到了美国的校园枪击案报道后,突然冒出一句“枪是用来打老师的”。这话让身为父亲的他无比震惊,吓出了一身冷汗。张先生和做老师的妻子商量后认为,凡凡的“心理问题”可能比想象得要严重。“孩子冒出这样的想法,太极端了,想想都觉得可怕。”

 

当年,因为看重学校的名气,凡凡的父母专门在无锡太湖新城买了套房子,并如愿将孩子送到了当地“名校”——无锡某实验学校读书。一直以来,孩子各方面情况都挺正常。2017年10月份,已升四年级的凡凡,在新学期开始后不久,情况发生了“突变”。“刚上四年级不久,孩子回家就陆续说过几次,班主任孙老师会打骂学生,包括他也被打骂过。一开始我们认为,老师打两下、骂两句也是为了孩子的学习,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根本没在意,反而教育孩子要遵守纪律、要听老师的话。”

 

孩子不愿意上学

日记内容让家长心惊

谁知此后,凡凡开始变得有些沉默寡言,直到有一天,他干脆说不愿意去上学了,张先生和妻子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孩子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在学校遭遇了什么?张先生于是想了个办法,让凡凡以记日记的形式,把学校发生的事记录下来,希望以此了解真实发生的情况。等看到孩子的日记后,张先生被震惊了,“在孩子2、3月份的日记中,经常出现班主任孙老师打学生的描述,包括用雨伞、戒尺没头没脸地击打,以及言语上的恐吓。”

 

在张先生提供的一份日记复印件上,紫牛新闻记者看到了如下的两段描述。


(因为学生晚交作业)孙老师就拿起讲台上的米尺对他(王某某同学)乱打,(当学生抓住米尺并掰断后)孙老师就用手里的断尺继续打他,(当最后米尺被彻底掰断无法再打人后),孙老师狠狠的说:“下次找你算账。”


(因为一学生先是说小作本不见了,后来又找到了)孙老师很生气,用jie尺打他,(被打学生从书包里拿出铁尺招架),jie尺上出现了一个小缺口,孙老师又打,(学生挡了几次后),孙老师火了,一把夺过铁尺,扔到地上,拿jie尺在他身上乱打,又让他站在讲台旁,不许回家。


 

同样身为老师,凡凡的妈妈意识到这种教育方式存在的严重问题,于是先委婉地向孙老师做了提示,在没有效果后,又通过其搭班老师进行提醒,希望对方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孩子身上放录音笔

了解在校园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让两口子没想到的是,他们的提醒,却给孩子带来了2个半月的“特别待遇”。

 

“老师打人对么?”

 

“为什么不让我发言? ” 

 

“为什么我在学校不能笑?”

 

“为什么我总是错的?”

 

张先生回忆说,那一段时间,凡凡经常会问这些问题,他也觉得好奇,反复询问后,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在那次“提醒”后,凡凡在班级里的境况就变差了,一向喜欢积极发言的他没有了发言的机会,甚至一天要罚站多次。凡凡的同学还开始给他起绰号,比如张王子,张贵族,“老师对他冷嘲热讽,其他孩子就跟着起哄,给他起绰号,反正就是冷暴力对待。”

 

“我们给孩子身上装了录音设备,我们想知道,孩子在学校,在班级,到底是怎么样的状况,整个班级的氛围到底什么样。”

 

检验下来的结果,用张先生的话说,他们两口子被吓到了。他提供了当时的录音,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确实在录音里听到了讽刺挖苦相关的词汇。

 

张先生说,孩子们在这种环境中失去了辨别是非的能力,而这正是他们更为担心的,有一天,说起老师讽刺别的同学的话题,凡凡就显得很开心,问起原因,他说:因为他们也是这么笑我的。

 

张先生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


“我们觉得,这样的学习、成长环境,已经不适合孩子继续待下去。何况,根据学校规定,这个班主任还要继续带班一直到六年级。”为此,从今年的5月份开始,张先生开始想方设法帮凡凡办理转学,并决定学期结束后将相关情况报给学校和有关部门处理。

 

觉得学校处分“轻描淡写”,

家长要“说法”



但这样的设想被“打乱”。在距离当时期末考还有8天的时候,凡凡再度受到体罚,让张先生两口子无法再忍受,遂决定要个“说法”。他说,一天晚上凡凡回到家,被发现手抖抬不起来,当天的作业是等到饭后休息一段时间再做的。原来,白天在学校时,凡凡因为一件小事,被罚抄了一天。“孩子对我说,我不想去学校了,我要爆炸了!”第二天,也就是2018年6月12日,张先生两口子向学校进行投诉。

 

他说,校方开始的反应是积极的,根据对同班学生的调查和家长提供的资料,认定了他们反映情况的真实性,对孙老师进行了停职检查,并做出了行政处罚。同时,在凡凡父母的坚持下,同意孙老师不再担任现有班级的班主任等。“我们也考虑校方的要求,不再追究孙老师的法律责任,但要求校方做好家长的工作,并给予孩子们心理辅导。”

 

当时,学校给予的处罚是停课三天。但在6月15日,当张先生把孩子送到学校复课后,新的情况发生了。在学校里,凡凡受到了同学们的攻击和孤立。


这下,张先生两口子终于发火,通知学校,将追究孙老师的法律责任。与此同时,因为停职期已过,孙老师的工作也很快恢复,看到这种情况,张先生决定让孩子停课。此后,等到学校的期末考结束,凡凡的转学也办了下来,在2018年暑期开学后,他转到了无锡另一所小学读书。“现在孩子要开朗多了,对老师也没那么多阴影了,我们这才能放心些。”

 

当事老师:

这件事已过去了,不再回应


不过,事实的情况,是否真如张先生两口子所述,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当事的孙老师。孙老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此事学校和教育局已经处理过,如今都已经过去了,她不再回应此事。如果记者有疑问,可以联系学校,会有详细的说明。“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再回应,谢谢!”

 

 

学校负责人:

家长说法很片面,应给老师改过机会


紫牛新闻记者随后联系了该校相关负责人,当时与张先生进行协调沟通的张校长告诉记者,此事关注的媒体很多,愿意就相关的情况进行说明。不过,她表示,此事教育局也已经处理过,学校也有一整套的处理流程,都有记录。她所需要强调的是,当事学生家长的说法很片面。她说,事情发生后,家长方面要求是直接开除,这个要求学校不可能做到。她说,从学校来说,因为孙老师是第一次犯错,应该给改过自新的机会,作为教育工作者,给人改过的机会是一定需要的。“家长那边,是上来就要求开除,要求很强硬。从我们校方的角度来说,肯定不可能如此。”

 

张校长说,当时最终是做出了停职检查的决定,同时也同意家长提出的孙老师向当事学生道歉的要求。不过,在道歉的方式上,双方没有谈拢。她说,家长当时提出是要求孙老师在家长群和班级学生面前公开道歉,而学校是建议孙老师可以上学生家中当面道歉,或者是在学校校长室,当着学生、家长和校长的面,进行正式道歉,“毕竟来说,我们要考虑到,在学生面前或家长群道歉的话,对老师来说不太合适。毕竟,孙老师还要继续从事教育工作,这样做,不利于以后工作的开展。”

 

张校长说,任何人都会犯错,应该给予犯错者改过自新的机会。同时,对于当事家长的一些要求,她觉得不能理解,“我不太明白,此事沟通了很长时间,为何家长仍然不依不饶,不知道为何这么做。”她还表示,此事发生后,很多学生家长也支持学校的做法,认为当事家长的要求有些“过分”,觉得做法“不合适”。

 

教育部门:

确认老师有打手心、呵斥讽刺等行为


紫牛新闻记者随后也联系了该校所在的滨湖区教育局,不过没有联系到当时处理此事的相关人士。但在当事家长提供给法院的起诉证据资料中,一份政府12345服务热线公众号——“无锡12345暨文明城市创建直通车”给予的回复中,可以确认当时教育局对此事确实进行过处理,并确认当事老师存在用木尺敲打学生手心,语言呵斥讽刺、罚抄作业及撕作业等问题。这份给投诉者,也就是张先生的回复中,确认经学校行政会议研究决定对当事老师作出处理。处理意见包括责令当事老师停职检查并深刻反省,同时在年度师德考核上一票否决,取消学期绩效工资,两年内不得评先评优和职级晋升,同时向有关学生赔礼道歉。


 

起诉学校和当事老师,索赔1元



张先生称,随着凡凡的转学,他们也稍微放下了心,不过他们所希望的来自校方和老师的“道歉”,至今并没有到来。多番沟通无果后,他们决定起诉,用法律武器维护孩子的合法权益。

 

9月17日下午,此事当事家长方面向学校所在的滨湖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希望用法律维护孩子的权益。在这份起诉书上,将当事的孙老师和学校列为被告,请求判令被告方对原告进行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同时被告方承担案件诉讼费用。起诉书称,被告的孙老师在教学期间对凡凡进行体罚、殴打,并采用羞辱性、讽刺性语言进行人身攻击,其语言内容让人无法想象,所作所为根本不是正常的教育行为,直接导致凡凡畏学、恐学,以致不敢再到学校上课。

 

张先生提交的民事起诉状


据记者咨询相关法律界人士,学生家长因老师体罚状告老师的事情,在无锡还是首次。而有关此事的下一步进展,记者将进一步关注。(凡凡为化名)


紫牛新闻记者张建波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 记者拍摄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你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紫牛新闻】谋划一年包揽大赛前四名获300万奖金,却不敢去认领

【紫牛新闻】孕妻消失5年,归来21年后吐露惊人秘密,丈夫泪奔

【紫牛新闻】"讹人成本太低",帮忙反被指撞人,小伙清白后"为社会起诉"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