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70㎡“老破小”爆改成了最美学区房!三室一厅两卫,二胎宝宝住都不挤了
2018-09-16   钱江晚报

杭州文二路上一套70㎡的老破学区房

在改造后

一夜之间刷爆了朋友圈


改造前:

隔音差、采光差

厨房老旧,浴室狭小 

潮湿






改造后:

高密度吸音棉解决隔音问题

全屋采光

厨房、卫生间变形改造

一整套储物收纳系统



辜先生的这套房子在文二路上,博库书城对面。


这地段,杭州人一听就门清儿——毗邻学军小学、学军中学,是许多家长心中梦寐以求的学区房。



但“老破小”的阴暗潮湿,让他们一下子陷入了迷茫。如今,经过了《梦想改造家》的改造,这套70平方米的老工房已经彻底脱胎换骨,成了“最美学区房”。


“老破小”的学区房


这是一幢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老工房,辜先生的家在一楼,70平米,带个小院子。


改造前的家,采光很差。


钱报记者8月第一次上门探班时,节目组已经装修了一段时间。房子的结构已经做过调整,所以看上去已经比较明亮。而辜先生家对面的一户没有住人,被节目组租下来临时放东西。


记者到对面那户转了一转,虽然原始户型相同,但显然采光就差了很多,就连客厅都是暗的。


改造前的家,结构不合理,布局局促。


而因为老房子墙壁比较薄,楼上下隔音也很差,总体感觉有点吵。文二路上如果有什么大车开过,甚至都会感觉到房子有微微的震动。


总的来说,这套学区房的空间不足、采光弱、通风差、潮湿阴暗,要满足一家六口人的生活所需,的确急需系统性的改造。


奋斗二胎家庭的难题

辜先生夫妻二人第一次高层装修好的家


辜先生和妻子吴女士是湖南人,80后,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杭州工作安家,如今已经14年了。


在这套学区房之前,辜先生已经在城北买了房,是高层,有105平方米。


“我们小地方来的,读了大学,教育对我们很重要。”辜先生说。


考虑再三,2016年初,他们终于决定卖掉仅有的房子,置换了这套学区房。因为交房时间晚,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是租房子住。


但刚买这套学区房时,孩子的话却让辜先生第一次迷茫了,“主要是老房子一楼光线不好,比较暗,孩子第一次去就不喜欢。我们跟他说以后换到这里来住,他说不要。”


这套破旧的房子,是给孩子最好的安排吗?


在搬家前全家一起吃的晚饭上,面对始终不置一词的沉默父母,还有两个天真的孩子,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辜先生夫妻心里其实一点底也没有。




三室一厅两卫的惊艳爆改


历经3个多月,20多稿的反复修改,9月8日,节目录制委托人第一次回家的片段,记者也在现场实地探班。


变化真的太大了!原来是”老破小“,现在如果放到Airbnb上绝对会被爆赞。


改造后的院子,还有一小块菜地。


玄关到厨房的动线合理,采光很好,窗户做了内倒系统,有利于空气流通。


原本狭小阴暗的空间,变得宽敞明亮,两个卫生间的设计也不拥挤;


孩子的房间光线柔和通透,高低铺满足了二娃的需求,智能调光系统,照顾到孩子的眼睛发育;



通往院子的墙被打开了,平台得到了延伸,院子里还有一块小菜地,方便爷爷奶奶完成”种菜“的心愿;


还有,70平方米的房子,各种各样的收纳空间加起来,竟然一共有17立方米。相当于500个20寸的登机箱那么多!


主卧合理的收纳空间,按照委托的要求,很多衣服都能挂起来。


更多的惊喜,欢迎大家到昨晚播出的节目中去寻找,我们这里就先不过多剧透了。


辜先生一家六口都看了很开心,“孩子们可以在院子里跳绳了!”



典型家庭的借鉴价值


本期节目的导演姜江告诉记者,这次房型改造的最大障碍,就是在整个空间布局方面:“原本在朝背面的地方做了固定分割,后来一来是考虑到承重墙可能会有影响,另外这样的话中间的房间没有光,就拿掉了固定分割,把空间打开。现在孩子还小,爷爷奶奶方便照顾,以后孩子长大了,爷爷奶奶也回去了,那么就可以用一个移动隔墙,隔成两个房间。”


孩子的房间和老人的房间之间,可以放移动的隔断。


设计师梁穗明还给客厅用上了最近最火的“莫兰迪配色”,这种偏奶油的灰绿色调看上去非常高级,“其实改造这个房子更多的难点,在于对业主的精神建设。他们原本已经有一个很好的家,我们希望保证他们的生活品质。选择这个配色是因为它饱和度低,不艳丽,很纯很舒服。”


奶油灰绿色系的客厅,看上去温馨又高级。


在梁穗明看来,生活不应该是高冷的。


和《梦想改造家》之前改造过的几期奇葩房型相比,辜先生一家的房子简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但是,这恰恰是节目组选中他们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家户型很正常,有老房子都有的缺点。家庭也有典型性。这两年报名的家庭,二胎特别多,我自己筛选过程中就有十几户。”


姜江说,节目组希望在这次的改造里展现出,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些要素:孩子眼睛的发育、光照的需求怎么坚固?空间分隔怎么做?


6口之家,收纳的细节怎样最合理?希望他们的改造方式能给更多家庭一些启发和借鉴。


记者手记:

想被《梦改》选中,你需要做哪些?


9月8日晚,导演姜江拍完节目,赶上了杭州回上海的最后一班高铁。


她在朋友圈里发了一首歌,是温柔舒缓的《Love Me Tender》。


我微信问她,有成就感吧?感冒会不会好得快一点?她回了三个字:小确幸。


录节目那天,姜江的感冒还是很重。人还很虚弱,却一直在不停地检查细节,让清洁阿姨这里擦擦,那里整整,希望给辜先生一家最好的“回家之旅”。


而辜先生一家的笑脸就是最好的褒奖。


天天和好好两个小家伙一到新家就兴奋地在地上爬了好几圈。一开始没赶到拍摄的爷爷,原来是特意回暂住地取那锅中午就为节目组煲好的海带小排汤。


就着杭州的早桂花香,喝着热气腾腾的汤,委托人和节目组之间的托付和信赖,是浓浓的暖意。


播到第五季,《梦想改造家》早已成为一个大IP。


早期奇葩房型的爆改,让观众对设计师的巧思惊为天人。节目组甚至挑战改造过一个村落,显示了极强的项目掌控力。但也有些被爆改后的房子不被业主珍惜,成了网友热议的话题。


几年《梦改》看下来,观众对装修的观念在逐渐转变,也在思考“家”到底意味着什么?


安藤忠雄曾在他的《建筑家》中这样写道,如果有人来委托他设计住宅,他会先声明:“居住有时是很严肃的事。既然委托我设计,我希望你也要有坚持住下去的信心。”


《梦想改造家》也秉承着类似的理念。设计师只能帮你的房子做改造,节目组更希望看到委托人为自己的家所付出的努力。


节目制片人段红说,选中了辜先生一家,除了他们的改造诉求有代表性之外,也是因为他们的认真,“她按照我们微博微信的要求,把情况写的很清楚,附带照片,改造费用,诉求等,制作了ppt。我们认为她非常认真对待这件事,然后再通过多次上门了解,核实,认为比较有代表性和挑战性,改造费用也能完成难度。”


而辜先生也说,他们之前的预算是20万。但考虑到不想让设计师太受限,也希望能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享受更高的生活品质,就把预算提高到了30多万。


△节目录完后辜太太发的朋友圈



而设计师梁穗明在看到辜太太发的朋友圈后,感慨到:一切都值了!


所以,如果你也希望报名参加《梦想改造家》,请认真、详细、真实地向节目组表达你的诉求,并保持一颗爱生活的心。


毕竟,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庄小蕾

值班编辑:倪王镇


猜你喜欢

1.再见,代购!再见,微商!国家正式出手……

2.痛心!杭州11个月大宝宝送进抢救室!就因为吃了火锅店的黄色粉末……

3.杭州女富豪住进新排屋,全身长满诡异红疹!罪魁祸首不可思议

4.拼团丨这个咸鸭蛋沙酥流油,空口吃超过瘾

5.我天,现在就要买2019年《故宫日历》了?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