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点起,杭州一群人都在忙同件事,这事甚至比过年还重要
2018-09-09   钱江晚报

夜里起,

淅淅沥沥的雨一直

下到早上尚未停歇。


9月8日,白露,

杭城降温,这个气温适宜的早上,

却不能让杭州临安夏林村的人们安眠,

他们早早起来。

白露这一天,一如既往,

成了一年中整个村子苏醒最早的日子。



凌晨三四点,天刚蒙蒙亮,一辆辆三轮摩托车发动,不是驶向村外,而是载着长长短短的竹竿,载着特别缝制的蛇皮袋、布袋和竹篮,载着因为这个山哈(临安称山核桃为“山哈”)成熟的时节聚到一起的家人,朝着山间地头出发。


不大一会儿,村子重新陷入沉寂,只有雨声依旧。随着人流散入林间,靠近山核桃林,一阵阵“霹、砰、噗、啪”声,在竹竿挥动下响起,就像一支交响曲,细细密密地,和雨声,一起萦绕着这个清凉峰脚下的村庄。


裹着青壳的果子们在乐章里跳跃,划出一道道弧度,然后一起依偎在草丛间。第一批落地的果子,还没等到雨停,就被主人装进了容器。树上挥杆的男人们敲得认真,树下,女人们捡得欢快。


这一天,不只是夏林村这般,整个临安两昌地区都是如此,这是正式开杆打山核桃的第一天,这颗为两昌地区山核桃农带来财富的金果熟了!



一大家族这一天聚在一起

山核桃是美味更是乡愁


溪边的油坊,去壳蒸熟后被稻草夹裹的山核桃仁,挤压出一滴滴晶莹的液体,滴落到烤得微热的玉米饼,一口下去,是忘不了的美味,这是属于山核桃成熟季节特有的馈赠。


老六说,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东西,这几天他的心情有那么一点点激动,因为山核桃再一次成熟了。


老六本名陈林会,因为在家里排行第六,所以大家都叫他老六,他们家的山核桃基地有一百多亩。今天,老六如往年一样,在白露开杆这天带着妻儿上山打山核桃。车子朝着越来越高的山腰前行,前方是尚未来得及铺上沥青的泥路,车轱辘的印痕消失在一个个黄泥水坑里,沿途山核桃林间停靠的,除了三轮摩托车,还有不同颜色、车牌、车型的私家车。


从十几岁开始,他就开始跟着父辈上山打山核桃,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个两岁的孙女,老六也成了村里的“六叔”。他的兄弟们,也早早地不再依附土地,可是这天,大家不用约,几家人在山核桃林遇见了。



穿好雨披,带上斗笠,趁着雨稍微小一些,老六几个嗖嗖爬上了树,小一辈们在树底下捡。父辈们打得起劲,小一辈不一会开始揉揉腰,然后继续寻找这些散落林间的果实。



捡的效率远比不上果实落地的速度,老六哥几个加入了捡山核桃的队伍。一行人,地毯式沿着地势低向高搜索,有人用皮鞋踢一踢草丛、树叶,争取一颗都不落下,统统带回家。


上午十点半,雨停,这片山核桃的采收也接近了尾声,装车下山。


烧饭的大厨早就到位

晒山核桃的工人也都请上了门


几十年来,老六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山核桃农,还是山核桃商。


刚刚回到山脚手机才有信号的他,就接到了预定电话,“什么时候山核桃新货能出来?”


“不急不急,今天才开始打嘛,还要等几天的。”


自从推出水煮山核桃之后,老六有了一批固定的食客,每年山核桃成熟的时节,这样的电话很多。


今年,他们家决定不再请工人打山核桃,“划不来,就自己打打,能打多少算多少,剩下的给别人收了算了。”


请回来的工人,是加工小核桃的。



今天刚刚来到老六家的,是安徽歙县的张大叔和潘大姐,接下来主要负责晾晒山核桃。


他俩是远房亲戚。张大叔68岁,潘大姐也50出头,他们都说老家没什么挣钱的营生。潘大姐是第一次来临安打工,“家里那边没有工厂,主要经济来源就是茶叶,采来卖掉,也会自己做一些,其余的时间就是务农,种种菜蔬什么的。”


张大叔家里种茶树、养蚕、种玉米,之前好几年都在山核桃成熟的季节来临安帮着捡山核桃,“我不会打,只能捡和挑。”“你这个年龄哟,上山我都害怕出事呢。”老六的妻子听了在一旁接腔。


山核桃开始下山,晾晒的工人也已经到位,老六说,等着天放晴,就可以开始收购水子(去壳的山核桃)晾晒,等到村民们的山核桃归仓,就开始请本地工人加工。


早在8月26日,老六家就把两位朋友从上海接了过来,专门负责这段时间的伙食。


打山核桃需要技巧

好的工人价钱不便宜


62岁的俞师傅左脚一个弓步跨到前头的树枝上,右脚固定,整个身子牢牢紧贴树干,右胳膊绕过稍高处的枝桠,再抡起一根和钓鱼竿似的山核桃杆,瞄准躲在叶子里边的山核桃,手臂一抬,山核桃跌落。“左脚少用点力,把重量放在右脚,这样在树上才稳。”俞师傅说这是几十年打山核桃积累的经验。



早早在树下等候着的傅阿姨是他的妻子,猫着腰,把一粒粒青果归拢到小袋子里,装满了,再倾倒进蛇皮袋。他们来自安徽宁国,是专门被请过来打山核桃的。


第一天打山核桃因为下雨,为安全起见,东家没让俞师傅上大树,“主要是捡那些早先的落果,打一些不要爬的小树。”下午天好转才开始上树打山核桃。


平日里,两口子在家务农,俞师傅家里也有山核桃,很多年前从临安带去的种子,也是那时候,俞师傅学会了打山核桃。“家里的熟的比较早,也不多,有些树果子还很小的时候就落了,卖了一千多块钱。”


俞师傅打山核桃的技术不错,东家早在正月就去他们家拜访,知道他们家山核桃收完以后,立马敲定了再一次合作。俞师傅来临安打山核桃,已经有十来年,在东家陈大爷家,也是第三年了。


七十多岁的陈大爷,目前只请了他们两个。“现在人工贵哟,请不起,今年雨水多,果子掉的早,先看看再说。”陈大爷告诉记者,“男的工人500一天,女的250一天,管吃管住,虽说三年前也是这个价,不过这两年山核桃卖不出价钱。”他说自己也还能打,姑且先看看,实在忙不过来再请人。


陈大爷一边抽烟一边慢悠悠地说,一开始请工人,一天给的是十斤干子,后来价格慢慢涨上来的,陈大爷还说,他家前年收成最好,卖了近两千斤干果,价格也不错,有37、8块一斤。



毛脚女婿请假回来打山哈

架势十足诚意满满足矣


这么高的工人价钱,大部分山核桃农打算不请。他们选择起早晚归全家总动员,略微延长一两天采收期,比如陈小姐家。


“过年可以不回来,这几天一定要回来的。”陈小姐是土生土长的夏林村人,虽然是九零后,对她来说,白露时节帮着家里打山核桃,是一种仪式,也是忘不掉的儿时记忆。从小到大,山核桃成熟的时候,每天天还没亮就跟着爸爸妈妈上山打山核桃,是很累也很值得期待的事。



“会有很多吃的,各种零食,饼干月饼,好吃的都往山上带,中午就在山上吃,用铜锅煮饭。”陈小姐回忆,现在,车能从山脚通到山腰,已经不需要带着午饭上山。


尽管已经毕业工作生活在杭州市区,陈小姐依然会在每年的这段时间请假回家。“今年只请到五天假。”陈小姐稍微有点遗憾,她说家里的山核桃少说要打七八天,后面几天只剩爸爸妈妈在家了。


陈小姐的父亲平日里也在外地上班,这几天是专门回家打山核桃的,家里的山核桃树,是母亲负责照料。



和她一起请假回家的,还有结婚不久的丈夫。在临安,是这么戏谑前来帮忙打山核桃的外地女婿的:来嘛身子骨吃不消,不来嘛心里面过不去,难来难去,真当难煞哉。果然,在陈小姐家的山核桃树下,和老丈人相比,一同挥动着竹竿的女婿“准头”着实有些差,落下来叶子多果子少。


陈小姐说和大户相比,他们家山核桃不算多,尤其这几年爸爸外出上班,卖山核桃已经不再是家里收入的主要来源,“能打多少是多少,图的是这个氛围。”



9月8日这一天,刚刚收下山的六七百斤山核桃,小山似的堆在了老六家院子里,散发着油脂的香味;傅阿姨尚未褪去颜色的手,重新染上了山核桃壳果浆的紫红色;更多的村民,推着电动独轮车、骑着电动自行车、背着竹竿、挑着沉甸甸的果实,在暮色中往家走去……


这样的场景,将是接下来半个月临安等地的常态。对他们来说,装回家的每一颗山核桃,都是丰收的味道。



老六的妻子


新闻+

今年新品山核桃

最早啥时能吃到,贵吗?


钱报记者从临安区林业部门了解到,临安区山核桃产量虽然每年略微有些浮动,总体来说是稳步增长的。


今年临安山核桃产量和去年相比,预计能够增产15%左右,初步预测,今年的产量能达到13000吨以上。记者了解到,目前水籽的收购价在23元一斤左右,和去年相比相差不是很大,不过后期价格可能随着本地山核桃大量上市会略有浮动。而市面上加工好的山核桃零售价,比如椒盐味、奶油味的手剥山核桃,预计在60元左右一斤。


至于大家最关心的,什么时候能尝鲜?我们也问了一下临安当地部门。


据了解,山核桃采收之后还要经过脱蒲、水选、暴晒、炒制等多道工序,其中最为关键的是暴晒。如果天气给力的话,最快三到四天后,也就是差不多9月12日之后就能品尝到新鲜上市的临安山核桃了。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黄伟芬 文/摄 摄影 陈伋

值班编辑:董箫乐


猜你喜欢

1.刘强东拘留照曝光,被曝在美性侵女生!京东称遭到失实指控,周立波发微博声援

2.25年最强台风,游客被困日本机场!中国领事馆来接人,台湾同胞问:我们能上吗

3.晒完女儿的清华录取通知书,她被踢出了同学群……

4.曾经2.5万/㎡,8月只要1.3万/㎡!杭州一楼盘几乎“腰斩”,让人心惊肉跳

5.80户雅安老农,种出网红猕猴桃,杨幂舒淇都为他们站台

6.拼团丨整个欧洲都在用的痔疮膏,一涂就有效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