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菲·安南的中国情缘
2018-08-20   新京报

安南与中国渊源颇深。在其十年任期内,安南曾于1997年5月、1998年3月、1999年11月、2001年1月、2002年10月、2004年10月和2006年5月七次访华。


文3355字,阅读约需7分钟



据新华社消息,8月18日,联合国前任秘书长科菲·安南在瑞士因病去世,享年80岁。科菲·安南基金会在当天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安南去世时“非常安详”。在去世前的几天里,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联合国通过社交平台宣布,为悼念安南,联合国总部和全球各地机构将降半旗,为期3天。



▲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去世 享年80岁 1分钟回顾其生平。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联合国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社交网站上表达了对安南的缅怀。此外,俄罗斯、德国、英国、印度等多国领导人都通过不同方式表达了对安南的缅怀。


据法新社报道,加纳总统阿多18日宣布,全国将进行为期一周的哀悼,向安南致敬。阿多在声明中称赞安南是一位“完美的外交官”,对于安南的死讯感到“非常悲伤”。



━━━━━

安南:首位黑人联合国秘书长


1938年4月8日,安南生于非洲西部加纳共和国的库马西市。安南早年曾在加纳库马西理工大学学习,并于1961年在美国麦卡利斯特学院完成经济学的本科学习。1961-1962年,安南在日内瓦国际事务研究所完成了国际关系方向的硕士学习。1972年,安南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管理学硕士学位。


大学毕业次年即加入联合国


安南1997年-2006年连任两届联合国秘书长,是首位黑人联合国秘书长,也是第一位从联合国工作人员中成长起来的秘书长。


安南在1997年接任秘书长职务前就已在联合国工作多年。据联合国官网显示,安南于1962年加入联合国,担任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的行政和预算官员。


事实上,安南的十年任期正好与伊拉克战争及全球范围内的艾滋病大流行相重合。而他也在这两方面做出许多努力,极大程度上强化了联合国的全球影响力,为世界和平与安全做出了重大贡献。


在任期间,安南倡导加强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并设立了两个新的政府间机构——建设和平委员会和人权理事会。1998年,他更是亲赴巴格达,努力缓解伊拉克与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之间的僵局,化解了伊拉克武器核查危机。


安南在抗击艾滋病等传染性疾病上也做出突出贡献。2002年,在安南的倡议下,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成立了抗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全球基金,成为全球医药卫生领域的国际性援助机构。


2001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安南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官,通晓英语、法语及非洲多种语言。安南在任期间采取了广泛的外交举措。1998年,他帮助缓解了尼日利亚文官统治的过渡。1999年,他深入参与了东帝汶从印度尼西亚独立的进程。2006年,安南调节了喀麦隆与尼日利亚之间关于巴卡西半岛的争端。在任期间,不论是非洲战乱、中东危机,还是阿富汗战争、克什米尔争端等极度敏感的政治危机,到处都有安南穿梭斡旋、协调谈判的身影。


2001年,因为“其为实现一个更加有序与和平的世界所进行的工作”,联合国及时任秘书长安南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安南在获奖感言中表示,“首先,我们必须谋求和平,因为它是人类大家庭每一位成员生活得有尊严、有安全感的前提条件”。


而即使是在卸任联合国秘书长职务后,安南也一直在为世界和平做出自己的努力,因此,他被称为世界上“最忙碌的和平使者”。



━━━━━

多名领导人缅怀安南


科菲·安南是善良的指引力量,我和世界一起哀悼这一损失。在这动荡不安的时代里,他作为全球和平倡导者的遗产将一直是对我们的鼓励。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听到科菲·安南去世的消息非常难过,作为伟大的领导者和联合国的改革者,他为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的思念和哀悼与他的家人同在。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


安南用他的创意、坚定的意志、个人的魅力鼓励了我和许多人,他知道该如何传播激情——尤其是面向年轻人。我们会怀念他的声音。 ——德国总理默克尔


我真诚地钦佩他的智慧和勇气,以及即使在最严峻和最危急的情况下也能做出平衡决定的能力。俄罗斯人民将永远铭记他。 ——俄罗斯总统普京



━━━━━

安南去世,改革联合国是最大遗产

文/孙兴杰(国际关系学者)


他对联合国最重大的改革,是拓展了可依赖的基础:主权国家外,还有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等。


安南去世了,带着“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的荣光。


掌舵联合国10年(1997年1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的他,被视为“最具有革新精神的联合国秘书长”。在这个风云变幻的世界,他留下的不仅是一个适应世界形势发展的联合国,更有对变革联合国、推进世界和平事业的思考。也许多数人都认为,联合国没有发挥理想的作用,但一个没有联合国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安南是从联合国行政管理系统“升迁”上来的秘书长,也是出身联合国工作人员行列而当选的第一位秘书长。可以说,他是位职业化的联合国秘书长。


他接任联合国秘书长时,世界正处于冷战后的大变革时期,联合国是个政府间国际组织,但必须尊重各国的国家主权,联合国的行动能力也取决于国家间政治,尤其是大国之间的协调。在冷战期间,美苏两国对峙,联合国能通过的决议也非常少。但冷战结束后,联合国焕发了青春,安理会通过的决议数以千计。


安南在任时,国家治理的问题成为国际秩序面临的尖锐挑战:联合国是由主权国家构成的,冷战结束后迎来了一波新兴国家的潮流,成员国不断增加。很多人曾假设主权国家是个独立的政治系统,但冷战后人们发现,国家内部的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


安南对联合国最重大的改革,就是拓展了联合国可以依赖的基础:除了主权国家外,还有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等。卢旺达大屠杀、索马里、巴尔干等问题,都连着人权问题。虑及这点,安南将“保护责任”变成了国际共识,凸显了保护每个个体的价值和意义。他为此改革了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新成立的人权理事会更具行动能力。


联合国的发展和制度演化,通常取决于两种动力:一是国家之间关系的发展,安南经历了小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美国的单边主义对联合国是沉重的打击。伊拉克战争的进程表明,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是有问题的,而在安南的撮合下,美国最终和其他大国之间进行了磋商。


二是联合国面临的议题,可以说联合国制度是功能议题推动的。联合国是全球安全和政治组织,但若没有发展,安全是得不到保障的。安南大大拓展了安全的含义,将经济发展纳入联合国的议程之中。


安南的十年秘书长生涯,正处于世界秩序的历史性变革节点上,有很多的无奈,其压力可谓山大。但联合国顺应了世界的发展潮流,有了新的面貌,也提出了联合国改革的方向。当然,联合国秘书长是190多个成员国的仆人,还是世界发展的引领者,仍是个待解的问题——这是安南留下的命题,也是联合国的逻辑困境所在。


━━━━━

安南的中国情缘:任内7次访华


安南与中国渊源颇深。在其十年任期内,安南曾于1997年5月、1998年3月、1999年11月、2001年1月、2002年10月、2004年10月和2006年5月七次访华,对于强化中国与联合国的联系、推动中国在联合国舞台上发挥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卸任后多次来华出席活动


在卸任联合国秘书长后,安南也曾多次来华。


2009年10月,安南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系统常驻中国30周年和第64个联合国日庆祝活动。


2015年4月,由中国外文局、科菲·安南基金会共同主办的《安南演讲集》《安南回忆录》中文版首发仪式在北京举行,安南专程出席了这一活动。活动中,安南对年轻人鼓励道,“不要因为年轻时不知道做什么而焦虑,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等待着你们去勇敢开发,这个世界也会因为有你们而变得更好”。


2015年11月,安南出席了在浙江宁波举行的2015中国中小企业全球发展论坛,就“一带一路”中可持续经济发展的重要性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多次到访北大与青年学子交流


不仅如此,安南与北大之间也渊源颇深。他曾多次到访北大,给予中国年轻一代以莫大的鼓励。


1998年,北大百年华诞之际,安南曾发去贺信,并委派代表前去祝贺。


2004年,在首届北京论坛召开之时,安南也特地发来贺电对论坛的举办表示支持,并委派时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约瑟夫·里德亲临论坛。


2006年,安南在其访华行程中首次访问了北京大学,与北大130余名学生进行了深入交流。安南在演讲中表达了对北大学生的希望,称“你们这一代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保证使全球化成为一个好的推动力,成为造福于全人类的动力”。其演讲中提到的朝核六方会谈、环境保护等问题引起了国内广泛讨论。


2009年,安南又以联合国基金会董事的身份访问了北大,与北大学者和学生进行了深入交流。


2015年,安南第三次到访北大,与北大师生分享其数十年来参与全球治理的经验。安南发表了题为“构建更加和谐的世界秩序”的主题演讲,并称中国将会在世界秩序的重建中发挥重要作用。


新京报整理了安南到访中国的13个瞬间,一起来回顾一下吧。


▲1997年5月7日,安南率领联合国代表团访问中国,图为安南与妻子参观八达岭长城。


▲1998年4月1日,联合国代表团在中方陪同下访问紫禁城,安南在乾清宫前牌照。


▲ 2002年10月14日,杭州,浙江大学授予安南荣誉博士后学位,并赠肖像。


▲2002年,杭州,安南和夫人(中)向场外的大学生挥手致意。


▲2004年10月11日,北京,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右)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对媒体发表讲话。


▲2004年10月12日,安南参观位于北京朝阳疾病控制中心的艾滋病自愿咨询监测点,并与夫人一道发表即兴讲话,对中国为艾滋病控制做出的努力表示感谢。 


▲ 2004年10月12日,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参观“中国生态农业第一村”北京大兴留民营生态农场。



▲ 2006年5月21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世界文化遗产安徽西递考察。


▲ 2006年5月22日,北京,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左)与中国国务委员唐家璇在钓鱼台国宾馆会晤。


▲2006年5月23日,北京,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和他的妻子娜内·安南参观建设中的北京奥运会主会场———国家体育场。



▲2006年5月23日,北京,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他联合国秘书长任期即将结束前首次访问北京大学并发表演讲。


▲  2015年11月25日,北京,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参加全球社会企业家论坛。


▲2015年11月23日,浙江省宁波市,科菲•安南出席捐助仪式。


新京报记者 谢莲 图片 视觉中国 编辑 二胖


值班编辑 吾彦祖 

河南省招生办回应“高考答题卡疑被调包”:确认系考生本人所答,成绩准确无误

拼多多回应假货风波丨“假货问题是社会问题,让3岁的拼多多承担是不公平的”


甘肃定西扶贫新村危房丨新房塌了,老房回不去,用木棒撑墙防止再倒塌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拍者”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