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新闻】16岁少年扎根可可西里无人区12年,这样的青春是为了什么?
2018-08-07   扬子晚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可可西里,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大多数人对她的印象,来自于那部同名电影,以及里面讲述的英雄的故事。

    


如今的可可西里是什么样子?那里的保护者每天面对的除了广袤的无人区,还有什么?

    

今年暑假,来自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支社会实践小队进入可可西里,在以保护藏羚羊献出生命的英雄索南达杰姓名命名的保护站工作、学习了一个星期。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借助这支实践小队,也了解了在那里用青春守护可可西里的年轻人。


如今,已经9年没有响起盗猎枪声的保护区,巡山工作依旧处处充满危险。他们的所见所闻,是一个你不曾了解的可可西里。



受电影影响,

16岁就来到可可西里


索南达杰保护站是可可西里建起的第一个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站,是反偷猎工作的最前沿基地。该保护站现有11名队员,目前站上有3人,其余队员正在巡山或轮休中。保护站的名字,正是为了纪念1994年为保护藏羚羊遇害的反盗猎英雄杰桑·索南达杰。


如今的索南达杰保护站全貌


龙周才加是一位来自青海玉树的28岁藏族青年,目前在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担任副站长。

    

南航“爱在可可西里”社会实践小队队长高犇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当他第一次见到龙周才加的时候,“只觉得这个皮肤黝黑眼神却像藏羚羊一样清澈的男人身上,一定有故事。”


龙周才加和小藏羚羊


龙周才加16岁时就来到可可西里的保护站工作,那时他还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少年。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当时为了“更好地体现生命的价值”,正好遇到一次招聘的机会,于是从学校来到了现在脚下的这片土地。

    

而与这片广袤土地最初的渊源,则是来自于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面救援队员牺牲的那一幕令他印象深刻,当时他觉得这个场景非常真实,想去走近了解,但苦于不知道影片的名字。

    

后来他才知道,那部影响了他人生方向的影片名字,叫《可可西里》。冥冥之中,他和可可西里的缘分,原来早已注定。

    


刚到保护站的时候,龙周才加面对过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值班、一个人接待的日子,但是他却以异于同龄人的韧劲坚持了下来。在别人看来,他不论多忙多累,呈现出的永远是饱满的精神状态,正如他救助的小藏羚羊一样。

    

保护队员救助的小藏羚羊


龙周才加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刚到保护站的时候,条件比现在更加艰苦。那时候用电全靠太阳能电池,白天蓄的电,到了晚上只能用一个小时左右。而他们居住的,是修筑青藏铁路时工人的铁皮房,面对简陋的条件,他们收拾收拾就住下了。

    

与他的经历相似,索南达杰保护站还有一些队员也受到了电影《可可西里》的影响,今年22岁,同样来自青海玉树的才索加便是其中之一。

    

才索加


才索加最敬佩的人就是守护可可西里的前辈们,他说“一代又一代巡山队在保护着这片净土,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没有他们长年累月在无人区这么严酷的环境下开展工作,与盗猎分子生死搏斗的话,可可西里就没有现在这样的成就。”

    

他说,自己要一直留在可可西里,直到自己干不动为止。



航拍青藏铁路

没有盗猎者,

巡山仍是最危险的工作


对于没有去过可可西里的人,这块4.5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在4600米以上的广袤土地给人的印象多来源于那部同名电影。电影中,巡山队长日泰的遇害让观众唏嘘,而在现实中,“索南达杰”保护站,正是以日泰的原型人物命名的。

    

由于一代代保护队员的付出,自从2009年以后,可可西里就已经没有再出现过盗猎者的枪声了。但龙周才加、才索加和其他可可西里保护者的巡山工作仍然雷打不动,保持一年五次的频率,执行反盗猎、反盗采沙金,观察生态环境的任务。


即便没有盗猎者黑洞洞的猎枪,进入可可西里腹地巡山,仍是一项非常危险而艰苦的工作。

    

龙周才加等站上的大部分队员,都亲历过2016年的一次生死救援。


他们在巡山途中经历各种艰险


龙周才加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当年8月1日,六名巡山队人员进入无人区。当时虽然正值夏天,但可可西里却突然降雪降温,同时正赶上雨季,无人区遍地沼泽与泥泞更让这次巡山雪上加霜。

    

巡山队员所带食物告急,一部车辆损坏,另一部车也深陷泥潭无法行驶,队员们高原反应严重。

    

8月30日,救援队与被困的巡山队会合,两队共11人原想挖出陷入泥潭的车辆,但由于保护区雨雪天气持续不断,两队人马精疲力竭。不但无力挖出陷入泥潭的车辆,返程也很困难。

    

第二批救援人员与前面两组人员汇合后,依旧难以撤出。


直到第三批救援人员进入保护区腹地,前后三批救援队和最初巡山队的队员冒着雨雪连夜救援、自救,9月5日上午,23人终于安全抵达索南达杰保护站。

  

一般来说,可可西里一次巡山的周期为25天,巡山队员一般会带足一个月的补给,因为“巡山车辆陷入可可西里腹地的泥潭,队员被困两三天,简直是家常便饭。”

    

而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在这里最艰难的一次巡护进行了整整48天,这已是逼近人体极限的时间。最难熬的是一个个夜晚,为了省油,巡山队员坐在车里不敢开空调,实在熬不住就下车跑几圈。几十天下来,巡山队员一个个蓬头垢面,即使是平时再强壮的汉子,此时也憔悴到了极点。

工作危险,

怕家人担心“报喜不报忧”


陷车与挖车在可可西里的巡查过程中是常态。保护队员说,电影里的飙车基本上是看不到的,当年,盗猎分子与保护队员都是在陷车、挖车中缓慢前行,保护队员通常是跟着地上的车辙,一追就是好几天。

    

在可可西里,沼泽和泥潭随处可见,高犇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们随保护队员前往13公里外的盐湖,这也是他们日常巡查的一个地点,目的是观察那里的生态情况。

    

一望无际的高原连着悠远的蓝天,湖面一汪翠蓝,波光潋滟。这样的美景让来自南京的大学生们兴奋不已,但他们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天高云淡的日子,路面上的泥坑也让他们吃尽了苦头。13公里路程,开了有四五十分钟。在返程的路上,车辆干脆陷入水洼中不动了,废了好大劲,他们才把车给“挖”出来。


从盐湖回来时陷车


听过前辈的故事,康巴汉子所具有的血性,让龙周才加对盗猎者充满了好奇。他坦言,在自己心底,有时也想与这帮传说中的恶人好好地斗上一场,想体验前辈的传奇经历。

    

“但是在小藏羚羊的角度上,我希望永永远远,生生世世不要遇到盗猎者们。”他说。

    

那些藏羚羊,是龙周才加和其他保护队员留在可可西里的一个主要原因。


龙周才加说,自己的奶奶信佛,认为保护藏羚羊,救助野生动物是件非常高尚的工作,所以对他非常支持。但奶奶其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并不知道龙周才加的这份工作具体意味着什么。“等到她知道我们的工作其实非常危险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后了,但是我已经离不开这个地方了。”

    

龙周才加对家人“报喜不报忧”,他的QQ空间相册设置了密码,就是怕让奶奶看到里面的照片,只会讲自己又救助了多少只藏羚羊。


藏族汉子内心柔软,

拯救藏羚羊“孤儿”


也许是成了习惯,龙周才加、才索加等保护队员一般不愿对外人说他们巡山时遇到的那些危险,更愿意聊聊他们觉得那些有趣的事情,还有他们与藏羚羊的故事。     

    

在保护站,除了保护队员,还住着六只两个月大左右的小藏羚羊。它们都是保护站队员平时巡查时带回的“孤儿”。

    

有的时候,是小藏羚羊因为身体孱弱而被妈妈遗弃;也有的时候,是遇到狼群时,母羊为了保护孩子,用自己的生命去引开敌人。

    

保护队员救助的小藏羚羊


保护队员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他们曾救助过一只小藏羚羊,那个时候大家还都睡着帐篷里,小羊就睡在队员们的脚边。半夜,小羊突然嗅到了狼或是棕熊的气味,变得惊惶不已。龙周才加说,有的小羊曾经目睹过引开狼群的母羊死在面前,所以非常敏感。小羊拼命挣扎,把整个屋子都弄乱了。在确认周围安全后,龙周才加把小羊抱在怀中,不断地抚慰着它,小藏羚羊才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五六月,母藏羚羊会迁徙前往产羔地产仔。因此每年保护队员都会拾到一些小藏羚羊,抚养一年后,在第二年藏羚羊路过时,再把它们送回羊群。

    

除了每天用奶瓶按时喂三次奶,等小羊长到四个月左右时,保护队员还有从几个小时车程外的格尔木买来新鲜的嫩草,喂给它们吃。

    

没到喂食的时候,小羊就会隔着铁丝网眼巴巴地望着走来的人,水灵灵的眼睛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一样。

    

一个画面让高犇和他的同学们印象深刻:几只小藏羚羊磨磨蹭蹭地在队伍后头不肯走,才索加回过去,没有大声吆喝,而是轻轻揉了揉小藏羚羊的头。那一瞬间,仿佛是一个对待顽皮孩子的无可奈何的父亲,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慈爱。

    

“众筹”无人机,

保护站可空中巡查了


今年,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已是第二次来到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

    

高犇是能源与动力学院车辆工程专业的大二学生,他与同学根据所学专业知识,花费一个月时间改进了一台油泵,让其能够适应可可西里高海拔的工作环境,赠送给保护站。

    

同时,他们还多方筹集资金,为保护站的队员买来一架航拍无人机,并教会他们如何使用。从此,保护队员可以从空中对保护区进行巡视。从一张无人机航拍的照片上可以看到,青藏铁路的一座大桥从保护站不远处跨过可可西里的大地,显得格外壮观。此外,他们还为保护站的展厅做了语音介绍。

    

航拍羚羊经过


高犇说,他们这次可可西里之行,尽可能地减少对保护站队员正常工作的打扰,他们在站里一周的饮食,是自己从格尔木购买后带过去的。

    

教保护队员用无人机


而在可可西里看到的一些情况,让他们觉得应该让更多人注意。

    

随着可可西里和索南达杰保护站知名度的提高,特别是在暑期,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到保护站参观。随意乱扔的垃圾随之出现,保护站的人手本来就很紧张,清运垃圾成为他们的额外负担。甚至还有人驾车前往无人区,遇到情况,保护队员不得不前往救援,更加浪费了人力。


社会实践小队与保护队员合影


大学生们建议,如果前往可可西里的保护站,一定不要再给那里保护者增添麻烦,因为他们本已十分辛苦。

    

正是因为一代代保护队员的全心付出,可可西里藏羚羊的种群数量得以回升。2016年9月4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将藏羚羊的受威胁程度由濒危降为易危。

    

在离开可可西里前,高犇问龙周才加,在这样一个生态环境恶劣的地方待上十几年,会觉得浪费青春与时光吗?

    

龙周才加的回答让这名来自城市的大学生惭愧而难忘,他说,“虽然可可西里对于人类来说是不毛之地,但是对于野生动物来说就是人间天堂。动物的生命和人的生命是一样的,我们不仅没有剥夺他们生命的权利,而更加有义务帮助他们把生命延续下去。”


紫牛新闻记者万承源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南航爱在可可西里团队提供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你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紫牛新闻】“APP神探”竟能精确定位,让“遇见”成为“惊吓”

【紫牛新闻】白血病女儿去世后,贫困母亲退回43万元善款

【紫牛新闻】吃人的游戏APP!输掉3000万的80人组团追踪,幕后黑手在柬埔寨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