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轮椅相伴16年,杭州妈妈为何突然学起驾照!她的人生完美演绎“逆转胜”
2018-08-05   钱江晚报

“云雀”来袭,风雨大作。


8月3日上午,杭州黄龙驾校里的教练车,一辆也没歇着,不是在场地上反复练着科目二,就是已经上路体验科目三了。


即使坐在轮椅上,许益琳也打扮得很得体。粉色上衣配白色牛仔裤,就算不能走路也会穿上一双白色运动鞋。看着26个月大的儿子诺诺在调皮,她笑着,满眼宠溺。她正在休息区候着,准备下一个上车练习。


这天,是她最后一次完整地练习科目二。6号,她将正式考试。拿到C5驾照,开着车自由出行,是她5年来的一个心愿。


对着雨幕,她默默祈祷:“一次考过,就能送儿子去上幼儿园了。”


1

刚工作就遭遇意外

截瘫后两年足不出户


许益琳38岁的生命中,有16年是与轮椅相伴的。


2002年,刚参加工作的她,稚气未脱,是大明山的一名导游,每天给来自全国的客人做景区介绍,简单快乐。


也就是那一年,意外发生了。


她参加同学生日聚会,搭男同学的摩托车回宿舍。晚上天黑,男同学不熟悉路况,摩托车突然冲进了小溪中。当时许益琳背部着地,磕到了一块大石头,顿时不能动了。后来经过医院检查,不幸降临——石头正中中枢神经,导致“胸12、腰1爆裂性骨折伴截瘫”。


年轻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可对于许益琳来说,却已经蒙上了灰色的面纱。


整整两年时间,她几乎足不出户,“不想让别人看我坐轮椅的样子。”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她整天做梦,梦到自己在爬山,可是梦醒了,她掐着毫无知觉的双腿,只能默默流泪。


有一次她去下沙东方医院,看到一个广告牌,“残疾”两个字闯进了她的眼里,很扎心。“和我毫无关系的两个字,硬生生地按在了我的身上,我实在没办法接受。从此,我就是一个废人了。”


颓废的时光里,是妈妈,一边心疼一边忍痛逼着许益琳做康复。“你不能这样下去,腿不能走,又不是命没了。好好活着,活得要比谁都好。”


妈妈读书不多,是个“虎妈”,许益琳很吃她那一套。她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自我鼓励。“是该振作起来了。”


2

开淘宝卖山核桃

她终于走出了阴霾


绝处逢生。


2005年,电商刚起步。许益琳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和淘宝相关的颁奖礼,她灵机一动。


当一个新兴产业出现时,很多人都是观望,瞻前顾后。别看许益琳个子小小的,却有着很强的行动力,是个抓得住机会的人。


当时,她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她是临安人,特产山核桃,爸爸妈妈开了一个小型的炒货厂,线下销售还不错。许益琳就想,要么把线上渠道也打通。后来,她学着拍照,学着上传,就等着客人下单。


满心期待,当第一单来的时候,她懵了。地处偏僻的龙岗镇,怎么发货?她只能求助朋友,到县城找快递公司。幸好快递公司得知她的特殊情况后愿意跟她长期合作,把她家定为快递中转站,从此,方圆几里的卖家都在她家门口交接快件,很是热闹。


从此,淘宝店成了她的事业。谈不上风生水起,但是经过几年的努力,订单量节节攀升。后来,竟然有机会和马云一起合影。“太激动了。很幸运啊,能亲眼见见他。也挺感谢他的,让我们这些人有事可做。”


2015年,许益琳结婚了,老公帮忙打包发货,淘宝店俨然成了夫妻店。日子是越来越好,她也挺知足:“本来就不求大富大贵,自给自足,就很好了。”



3

学车是为了接送儿子

她觉得“有了代步车,我们都一样”


无论想去哪里,许益琳身边都离不开人。结婚前,妈妈是专职司机,结婚后,老公接棒,她想去哪里,老公就跟着去哪里。


其实早在2013年,许益琳就想学驾照了。不过当时学车的残疾人少,要求也高,医院对她的评估没过。后来结婚生子,她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家庭上。


眼看着儿子就要上幼儿园了,许益琳再次萌发了考取驾照的想法。“我想因为自己坐轮椅让儿子有压力,我想学车去接他上下学。我自己开车带他去很多地方,当然,顺便也让我自己开开眼界。”


报名之前,她预想到了各种困难,依然没有放弃。“比我的病情还重的人都拿了驾照,为什么我不行?”


因为不服输的性格,在今年6月,许益琳报名了。为了学车,她特意买了两条运动裤。


在黄龙驾校里,有两辆特制的教练车,专门给残疾人学习的。


方向盘上会多一个万向陀螺,有了它,打方向盘会省力些。在方向盘的下端会有一根拉杆,拉起是油门,按下是刹车,专门为下肢不健全的人设计。截至6月底,在杭州学车并且拿到C5驾照(右下肢和双下肢残疾人可以申领C5驾照,准驾车型为残疾人专用小型自动挡载客汽车)的总共有727人。


对于许益琳来说,难的不是学车,而是上下车。第一次上车,她差点把驾驶座上方的把手给拉坏,费了好大的劲才坐进了驾驶室。后来,只要是她自己一个人过来,教练或者学员都会帮把手。


“方向转得有点过了,往回打一点。”教练詹明海坐在副驾驶座上,注意着许益琳的每一个动作。


许益琳正襟危坐,精神高度集中,按照教练的指示纠正着每一个不完美。科目二的六项考试中,侧方停车是她的大难题。她决定多练几把。“心里还是很忐忑的,希望一次能过吧。”


从事了24年教练工作的詹明海,是去年开始带残疾人学车的。在他眼中,许益琳是个特别勤奋的学员。每次从临安过来一趟都要花上2个多小时,一待又是2、3天,学得很认真,动作要领也记得快。“当然,小错误也会重复地犯,和正常人学车没什么两样。”


老公方先生经常陪在身边,学车的时候,他也会坐在后排给许益琳加油。“有时候我会直接说她,怎么教也不会,也会说她笨,其实都是为了鼓励她。”在他心里,挺支持老婆能自己开车的。


他说,他不想因为自己忙而影响到她的出行。“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事实上,许益琳正在筹备一个“希望之家”生活重建的公益项目,帮助很多和她一样因为脊椎受伤而无法行走的伤友,帮助他们走出病痛,更好地开始新生活。许益琳需要跑很多地方,寻找伤友,协调各方,需要她“独立”。


距离成功,就差最后一步。许益琳信心满满:“其实坐轮椅并不可怕,别人能做的我们也可以做到。我们只是换了一种行走方式,以后有了代步车,我们都一样。”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杨茜 实习生 王静颖 文/摄

值班编辑:倪王镇


猜你喜欢

1.杭州姑娘买下850万豪宅!装修时屋里跳出个小伙:我花100万租了十年!

2.拼多多上买牛肉粒,查不出一丝牛肉成分!黄峥回应“假货危机”:最近心情不好受

3.小学6年,全班只有儿子一人没出过国!杭州妈妈被逼急:这事到底值不值?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