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新闻】白血病女儿去世后,贫困母亲退回43万元善款
2018-08-04   扬子晚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本该有着美好的人生,却不幸患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家庭的贫困让疾病的治疗举步维艰。


家人在别人的建议下,成功在水滴筹平台发起善款筹集,短短4天就筹满所有资金。遗憾的是,23岁的张蕊病情发展过快,仅仅51天时间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张蕊和三姨张玉梅


筹集的50万善款,用于治疗后,还剩下43万。尽管生活艰难,女孩的母亲张玉荣与妹妹张玉梅商量后,还是决定通过水滴筹将剩余善款原路发还给好心人,她们表示:谢谢大家的善心,但再穷都要归还回去。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得知此事后,来到明光市管店镇管店村,找到了这个苦难家庭的当事人,获悉了事件发展的整个过程。这个苦难的家庭虽然数次遭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打击,但事后处理善款的行为,让人敬佩不已。



 


走进这个贫寒的家:

凌乱的陈设、斑驳的矮墙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驱车从宁洛高速三界出口下高速,沿着104国道行驶5公里左右,拐上共建路一直向西就到达了管店镇。该镇位于明光市南部,历史上因管姓开店故曰"管店",地貌类型以丘陵为主,沿途的农作物主要以玉米和红薯居多。


张玉荣目前居住在妹妹张玉梅家里,张玉梅家位于管店村,其实就在老镇上。驱车进去就是一个约4米宽的街巷,街巷两旁多数人家已建起两层的楼房,一溜的门面房,但真正开店的只有两三家,37摄氏度的高温下的中午,街面上很少能见到行人。紫牛新闻记者通过询问找到了张玉梅家。她家还是八、九十年代的老式平房,跟周围竖起的两层小楼对比,显得些许寒酸。


张玉梅家是八、九十年代的老式平房


门口有个裁缝店招牌,但门上却贴着“放假停业”的告示,开门出来的张玉梅告诉记者,自从侄女张蕊生了白血病之后,这个店就歇业了,直到现在。


进入大门,显得有些凌乱,店面即家里的客厅。工作台上杂乱地放置着一些裁衣工具,紧挨着的缝纫机上也堆放着生活用品,此外还有一台冰箱,一个老式五斗橱和一个写字台旁边的房间就是主卧室。张玉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家里太乱了,自从小蕊生病后,我就离开了家,回来后一直没时间收拾。”这个家里至今还没有安装空调,客厅只有一台老式的风扇,在那里呼啦呼啦吹着,紫牛新闻记者走进去没几分钟就热得汗流浃背。


客厅只有一台老式的风扇


在家的母女三人,分别是张蕊70岁的外婆、妈妈和三姨张玉梅。此时她们正在厨房里吃午饭,穿过堂屋的后门,两米多深的小院落之后就是厨房,墙壁还没粉刷,靠近灶台的墙上已被烧饭的油烟熏得漆黑一片。


张玉梅家的厨房,墙壁已经斑驳


小矮桌旁坐着母女三人,午饭比较简单,凉拌黄瓜、清炒四季豆和素炒土豆丝,唯一的荤菜还是过年时腌制的香肠。


一家三口十分简单的午餐


气氛比较沉闷,几乎没有交谈,大家各自扒着碗里的米饭,桌上的菜几乎没怎么动。见到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到来,张玉荣抹起了眼泪,这个经历了多重苦难的女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48岁的她深锁着眉头,在与记者交谈中,嘴里不断地念叨着:“我的小蕊出去打工了,过年都没回家啊。”


张玉梅告诉记者,自从孩子没了之后,姐姐就一直神神叨叨的。“她一直不相信女儿已经走了。”


一家人商量后达成一致:

“再穷都要把钱还回去”


张蕊走了之后,姐姐张玉荣并不肯回到老家,她总认为女儿是去打工了。“我姐总是说,要在温州陪着女儿,她还要去张蕊公司找她”,张玉梅说,姐姐受的打击太大了,可能神经已经错乱了。


尽管这样,张玉梅还是设法带回了姐姐:“她自己就有肺病,我必须要把她带回来,不然她肯定就活不下去了。”


张蕊的突然离世让身边的人悲痛万分,从水滴筹筹集的善款在张蕊的疾病治疗中只用了一小部分,还剩余43万,她的家人经过商量后决定原路退回。


谈及为何要把水滴筹剩余的善款退回去?张玉梅说是跟姐姐商量后的决定。


张蕊去世后,张玉梅和姐姐张玉荣商量说:“这个钱是大家辛苦挣来的,我们看能不能问问水滴筹这个钱给退回去,别的人家里可能也会有困难,他们帮我们是出于爱心,人家的钱也并不是多得用不完,人家家里可能也会需要钱,但看我们更需要所以捐一点给我们。”


张玉荣听了妹妹的话之后,马上表示赞同:“大家捐这个钱是帮助张蕊的,现在张蕊没了,我们应该把这个钱退回去,他们也不容易。”


张蕊在治疗期间曾经说过,万一自己的病无法治好,那么剩余的钱留给妈妈和外婆养老。对于张蕊的遗愿,张玉荣姐妹商量后,觉得还是不能赞同,“和我妹妹商量了一下这钱还是要还给大家,毕竟不是自己的钱,以前再穷我都能赚钱把女儿养大,在这个时候,我还是不能听女儿的,以后还没多想,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还了再说。”张玉荣表示,再穷都要把钱还回去。


据扬子晚报紫牛新闻了解到,目前剩余的善款已由水滴筹原路按比例返还完毕。


张玉荣从小失去父亲,

女儿六岁时又失去了丈夫


从张玉梅的口中,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了其姐姐不幸的人生,其母亲及姐姐就坐在旁边,不时地补充几句,说到伤心处,母女三人同时抽泣起来。


张家世代生活在这个小镇上,到了张玉荣这一代,家里兄弟姐妹共有4人,张玉荣是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童年的生活虽说贫穷,但家庭还算完整。


20多岁时,张玉荣通过媒人介绍,嫁给了镇子东边的一户农家。农村人讲究门当户对,自家的条件一般,夫家也很贫穷。婚后不久,自己的父亲就因急病去世了,事发突然,家里的弟弟妹妹还未长大,此时的张玉荣在照顾自己小家庭的同时,还得时而贴补点娘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最困难的时候,身上连买一瓶酱油的钱都没有。


随着弟弟妹妹们的长大,整个家庭的拮据状况有所缓解。时间到了1995年,张玉荣的小家庭迎来了他们的宝贝女儿张蕊,女儿的到来让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小姑娘打小就长得漂亮,还特别讨喜,看到人总是笑眯眯的。张玉荣两口子感到生活有了奔头。


然而,好景不长,女儿长到6岁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夺去了张玉荣年轻丈夫的生命。一夜之间,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张玉荣继失去父亲之后,又失去丈夫,其中的锥心之痛是外人所无法体会的。她也曾想到过自杀,但想到幼小的女儿,最终忍了下来:“孩子是我的希望。”


家里的几亩旱地根本无法维持母女俩正常的生活开支,不得已,张玉荣回了娘家,家里还有老母亲和尚未出嫁的三妹。女儿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为了筹集学费,张玉荣选择出去打工,去另一个妹妹出嫁所在的城市——温州打工,女儿张蕊就交给了母亲和三妹,那一年是2003年。


在一家服装厂踩缝纫机,刚出去时,张玉荣每个月只能领到几百元的工资,还经常加班。但这一切,她都觉得没什么,再苦再累都能坚持,“要挣够女儿的学费和家里的生活费。”张玉荣在旁边插话道。


母亲常年在外地打工,张蕊也在渐渐地长大,17岁时,已经出落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村里人见到她,都夸奖说老张家的外孙女长得漂亮,这是张蕊外婆当时最自豪的事。旁边的老人听到这里,露出了微笑,但一会就垂下了头,又抹起了眼泪,可能她又想到曾经让自己感到骄傲的外孙女已经不在了吧。


本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

噩耗传来,白血病压垮这个家



技校毕业之后,为了分担家里的负担,17岁的张蕊决定去温州与母亲会合。“她说也去打工分担家里开支,我们谁也拦不住。”张玉梅说。


因为年龄小,张蕊在温州从美容院学徒做起,踏实而勤奋,满师后也有了一份工作。“第一个月拿工资时,特别高兴,请我吃了一顿。”张玉荣至今都忘不了女儿第一次领工资时的喜悦,“自己存了一点,然后还给外婆寄了钱。”


两年后,张蕊觉得房地产行业前景不错,就又跳槽到了一家房地产销售公司,从事迎宾工作。因为平时工作中兢兢业业,得到了客户及领导同事的认可,张蕊的收入也是越来越多。2017年时,每个月能拿到5、6千元了,这时候,她还时常劝自己的母亲别干了,“女儿说,看我打工那么累,就劝我歇歇,说以后由她来养我和外婆。”张玉荣说到这儿,已泣不成声。


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张蕊


也许那时候,应该是张玉荣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女儿在自己身边,外债也还完了,日子一天一天好了起来。


但2018年4月,张蕊感到平时身体特别疲惫,有一次实在受不了了就让母亲带其去医院检查。看到女儿的检查单时,张玉荣不啻于又遭受了一次“晴天霹雳”: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医生建议立即住院治疗,张玉荣母女身上仅有的5000元连住院押金都不够。温州的姨妈东拼西凑终于借来了3万元,才办理了入院手续。


当从医生口中得知,白血病的治疗至少需要五、六十万资金时,张玉荣感觉“天塌了”。


住院后的第二天,在老家的三姨张玉梅接到了姐姐的电话,当她得知这一噩耗时,一下子就蒙了,她的第一感受是不可能。“肯定是误诊了,我们家族没有遗传史,孩子那么年轻,平时身体又那么好。”这个最疼爱孩子的三姨,把家里交给老母亲后就出发了,她想第一时间见到侄女。


而当她火急火燎地赶到温州时,医生的会诊结果彻底让她崩溃了,“已经确诊了。”听到医生的话,她倒在了地上。


很快,张玉梅就爬了起来,她要救侄女,“哪怕倾家荡产”,她在心里发誓说。


走投无路时了解到水滴筹

4天筹满50万治疗资金


张蕊的治疗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缺口。五、六十万对于这么一个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她们说,这辈子她们都没看过这么多钱。


正在她们一筹莫展之时,张蕊的同事告诉她们可以通过“水滴筹”公益筹款平台来筹集治疗资金,张玉梅曾经也在手机上看过此类信息,于是她们决定试一试。


2018年5月3日,张玉梅收集了所有资料,在别人的帮助下,成功在“水滴筹”平台上发布了信息,筹款金额为50万。


张蕊同事和社会爱心人士在捐款的同时积极转发,张蕊老家的亲朋好友们也是疯狂转发及捐款,募捐金额不断增加。只用了4天时间,就筹满了全部金额。


5月12日,“水滴筹”将共计500005元的爱心捐款全部打入了张玉荣的银行卡里。提现后的张玉荣一家最大的困难已经解决,剩下的就是治疗过程。


在此过程中,张玉荣姐妹俩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孩子。但自从张蕊进入隔离室以后,她们之间的联系就只能通过手机视频来完成了。


不幸的是,张蕊的病情在不断地恶化,“整夜的发烧让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有时候走着走着就晕倒了,自己都爬不起来。嘴唇都起泡开裂了,但她连喝水的劲都没有,吸管都没力气吸。”张玉梅说到这时,捂起了嘴,这样的回忆让她太痛苦了,旁边的外婆起身走进了后院。


虽然,张蕊也在积极地配合治疗。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她的病情发展速度过快,并且不断恶化,于6月15日上午10点44分离开了人世,从确诊到离开这个世界,只有51天。


村委会帮助把老房子修缮好

老家的门前长满了荒草


当紫牛新闻记者听说,村委会已经在去年帮助张玉荣家把老房子修缮好。记者希望能过去看看,张玉梅表示同意。


因为姐姐患有肺病和哮喘,张玉梅建议她就不要去了,但张玉荣坚持随同一起去看看,她说自从2003年出去打工后,她就再也没回去过了。


姐妹两家其实相距不是很远,只有800米左右的距离,穿过两条小巷,就到了张玉荣的家。站在门口,张玉荣留下了眼泪,门前已长满了荒草。


因为常年不在家,家里只是寄放了邻居的农具。整个房屋共分为两间,中间一个院落,两棵高大的榆树挺立在院子中间,仿佛在诉说着的这个家庭的曾经。第一进房子三间据说是村委会帮助修建的,作为厨房使用,还装上了自来水;第二进是老房子也是三间,可以看出已经经过修缮,置换了新的瓦片,墙壁也刷白了。但不管是哪个房间都堆满了杂物。


张玉荣看到曾经的家,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许久都没有停歇下来,张玉梅说,姐姐这是肺病加哮喘。


张玉荣和张玉梅在老家门前


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张玉梅拜托紫牛新闻记者一件事:“在稿子里帮我们提一下,看能不能有好的医生能治好我姐姐的哮喘?”张玉梅说,这是她目前最大的心病,也是最迫切的希望。


当记者问起她们一家今后的打算时,她们表现出了对未来的迷茫:“还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虽然房子修缮一新,但它的主人何时能回归还不知道,我们祝福这个多难的母亲能坚持下来,尽快从悲痛中缓解过来,继续今后的人生,毕竟日子还很长。


村书记:

尽一切努力,

保障这家人以后的生活


为了更准确地了解这个苦难的家庭,也希望看到社会保障基层组织能救助这个家庭,紫牛新闻记者来到了张玉荣姐妹户口所在的管店镇管店村村委会。


管店村村委会扶贫办公室,墙上挂满了该村扶贫工作人员的联系电话、人员分工、工作进展等各类图表。管店村党总支书记朱席付在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了张蕊的家庭情况,以及张蕊患病前后当地镇村组织的救助措施。


张玉是管村的村民,出嫁到邻村。孩子张蕊6岁时,丈夫突发急病去世。丈夫去世后,张玉带着女儿张蕊回到管店村。张玉把孩子交给其外婆和三姨照顾,自己到外地打工赚钱供养孩子上学。由于长期打工劳累,积劳成疾,患上了肺病和哮喘病,需要长期吃药治疗。雪上加霜的是,本来眼看女儿张蕊长大成人,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孩子孝顺懂事,工作勤奋又能吃苦,是她们全家最大的希望。可惜老天不遂人愿,一场重病夺去了张蕊的生命。


对于张玉和张蕊寡母孤女的困难情况,我们村委会和村民们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管店村党总支书记朱席付说,“目前,管店村已经于2014年将张玉荣家庭纳入建档立卡的帮扶贫困家庭。村里按照“两不愁三保障(即让贫困户吃和穿不愁,保障其家庭和子女住房上学看病)”的贫困户帮扶政策进行了多次帮扶。虽然张玉荣多年在温州打工,在家时间并不多,但是村里能帮的都尽力帮。张玉荣家里房顶漏水,村委会联系施工队给她家免费维修,更换房瓦,粉刷内外墙壁,接通自来水。确保她家基本的生活条件,让她们在外打工时无后顾之忧。


管店村党总支书记朱席付还告诉记者,之前张蕊在温州患上急性白血病,需要很高的治疗费用,这个消息传回村的时候,村党总支向镇党委做了情况汇报,党委领导很快批示,要求镇村政府组织按照安徽省贫困家庭大病救助的“三五一”政策精神,给予全力救助。所谓“三五一”救助政策,就是当地贫困户患上大病,在本地市县医院治疗的,只要自付3千元治疗费用,其余部分由政府兜底。在本地区医院治疗的,自付部分5千元封顶。需送省城合肥治疗的,自付部分一万元封顶。


管店镇领导将张蕊的病情汇总后,特意托人联系了省会合肥大医院的医生,合肥大医院已经同意接受救治张蕊,预留了住院病床。但是张蕊住院的温州医院医生,不同意张蕊转院,称张蕊的病情很严重,在转院的路途上很可能因病情恶化去世。实际情况也确实很严重,据张蕊三姨讲,张蕊进了隔离室以后就没有出来过。


张蕊去世后,村里和镇里十分同情张玉蓉的不幸遭遇,专门研究如何安抚张玉荣,给她家报销一部分治疗费用。现在张玉孤身一人,村里还准备给她申请五保户,保障她今后的生活。

 

水滴筹:退款已全部到位

此次退款是金额最大一笔


水滴筹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时,将退款的过程做了详细的介绍,并确认剩余款项已按比例退还到位,并表示此案例非常具有正能量。


6月22日,“水滴筹”平台和张蕊的母亲及三姨取得了联系,对此次筹款项目做了回访。在回访过程中,工作人员得知,张蕊已经离世。


尽管张玉梅和张玉荣沉浸在悲痛中,但她们依然向“水滴筹”的工作人员表示,这笔钱是大家专门捐来给蕊蕊治病的,现在孩子去世了,希望清算完所有的费用之后,可以将剩下的捐款原路退还给捐助给她们的好心人,并且非常感谢他们的善举。


6月25日,张玉梅和张玉荣将卡里剩余的43万元退款到了“水滴筹”平台。


 2018年7月11日,“水滴筹”发布关于张蕊筹款的官方动态:“感谢大家对患者的关心与支持,非常遗憾患者张蕊不幸离世,经与患者家属协商,即日起将剩余捐款按比例退还给所有捐助人,预计5—7个工作日到账,如有疑问,请联系水滴筹客服。”截至目前,所有善款已经退还完成,剩余675元无法退还的捐款,通过“水滴筹”与张玉梅沟通,并向全体捐款人公示无异议后,决定捐助给张蕊的母亲张玉荣。


截至目前,剩余的43万款项已由水滴筹相关部门经过核算后,已经全部退还到位。


“水滴筹”的工作人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张蕊的捐款案例非常具有正能量,也很感人,并且是平台目前为止收到捐助退还金额最大的一笔退款,比之前收到的最高退款金额多出了21万。


紫牛新闻记者陈勇 杨志敏

紫牛新闻实习生艾陆琦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记者拍摄及当事人本人提供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你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紫牛新闻】吃人的游戏APP!输掉3000万的80人组团追踪,幕后黑手在柬埔寨

【紫牛新闻】疫苗英雄:她们代替猩猩以身试验,才有了第一支国产乙肝疫苗

【紫牛新闻】童话大王怒怼,创维发声明打假!拼多多:缄默期,不便回复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