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女生贷款3000元,3个月后欠下110万!骗她的还是学长:一旦沾上,几乎脱不了身
2018-07-19   钱江晚报

刘伟(化名)毕不了业了。这个6月,本该是属于他的毕业季。


虽然一年前,他已经无心学业,但刘伟从未想到自己会拿不到毕业证。


这个21岁的年轻人如今在新昌看守所里,等待一个结果。


最近,新昌县公安局破获了一起“套路贷”的案子,受害人是一名女大学生,也是刘伟的校友,女孩最初借款3000元,三个月后却被要求还款110万。整个事件中,刘伟曾参与其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与内文无关


而刘伟曾经也是“套路贷”的受害者,因为还不起巨额款项,受人指点,他在校园里为放贷的人专门物色合适的贷款人,以获取利益。


“沾上贷款的人,再花起钱来,都不把钱当钱用,这里面,10个人有8个人都别想再脱身。”这是刘伟沉痛的领悟。


3000元到110多万元


先来说说新昌这起案件,今年3月份,新昌县公安局镜岭派出所接到当地居民的报警,说自己读大学的女儿小菲(化名)联系不上了。这位妈妈联想起,月初开始,她不断收到催债电话、短信,显示女儿欠了三万多元,她怀疑女儿出事了,后来赶到学校才发现,几个月前,女儿已经办理了休学手续。


之后,在警方的帮助下,小菲被找到,一起校园“套路贷”的案子也浮出水面。


小菲2016年到浙江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就读,当年年底,在网上分期买了一台价值3000元的笔记本,因为还不上钱,她开始从网上借款还贷,先后从10多家网贷平台贷款。


“她等于是以贷养贷,苦苦撑到2017年9月份,钱还是没还完。”镜岭派出所的办案民警陈珂说,这个时候,刘伟出现了。


刘伟以学长的名义,向小菲推荐贷款。


“他们在签借款协议的时候,已经设好了套,虚构了一个借贷公司,说这是公司放的贷,受害者签了两份高息借条,一份6000元的,一份4000元的,其实真正到手的分别只有4000元和2000元,中间的差价被以保证金、手续费等名义截流,其实这就是他们赚的费用。” 陈珂介绍。


小菲自然还不上这些借款。刘伟等人又将她介绍给可以放更多钱的江哥,这个江哥正是之前向刘伟放贷的人。


小菲先后在江哥这里签下高达100多万的借款协议。


“他们这种借款协议都是实际借款的数据比协议上写的少,比如本案的女孩,向江哥借了3000元,但却签了三万元的借条。对方给她的说法是,协议上的数字就是写写的,只要你按期还掉实际的借款就可,但如果还不上,就要按协议上的数字来还。”


陈珂也曾询问过小菲为什么会签这种明知不合适的借条,“她说就是害怕,因为欠钱太多了,在当时,不管什么条件,只要能先借到钱就好。”


小菲在借款时,被要求出示身份证,同时还被留下手机通话记录中的经常联系人。所以,小菲累计欠款110万后,江哥开始电话短信轰炸,还将她的照片PS成裸照、老赖照等,同时派人在小菲的学校围追堵截。


小菲无助之下,逃离学校。


“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情绪很不好,不愿和人交流,还一度想过自杀。”陈珂和同事对小菲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她才放松下来,“把事情全部讲完之后,她长出一口气说,这么久了,终于有人和我一起承担了。”


为了买游戏装备,贷了3000元


新昌县公安局根据小菲提供的信息,顺藤摸瓜,抓获了包括刘伟在内的7名犯罪嫌疑人。在审讯的时候,民警才发现,作为嫌疑人的刘伟,原来也曾经是“套路贷”的受害者,他一步步陷进去的经历,在中招“套路贷”的大学生中,蛮有代表性,昨天,钱江晚报记者在新昌看守所里,见到了刘伟。


瘦瘦小小的刘伟语速很快,有倾诉的欲望,说起自己的经历,还颇有些谈笑风生,只是在聊到最后的时候,他轻轻说了一句,“你别看我在笑,其实我内心很后悔。”


刘伟第一次在网上贷款是大一下学期,他喜欢玩游戏,要买装备,需要3000元。这个网贷平台,是刚开学时,学长来推销,让他们帮忙注册的。


 “实名注册一下,想用的时候可以自动放贷,用不用是你自己的事,当时学长还给每个帮忙的人送了一罐红牛。“


网贷的利息是一个月60元,刘伟每个月的生活费是3000元,他的计划是下个月生活费到了,把钱还上,再贷一笔出来,如此反复就是。


但没想到,他把钱还上后,贷不出来了。“那我不是死了嘛,没生活费用了啊。“


找省内的、家境好学生下手


刘伟每个月的生活费是3000元,这个钱在刚入学时,是够用的,因为除了吃饭没什么开支。但渐渐地,他学会了抽烟,同学之间的聚会也越来越多。


“晚上吃个宵夜,四五个人起码要将近200元,有时候还去KTV,酒吧,几个人怎么也要千儿八百,如果周末出去,晚上都不回学校,通宵抽烟,很费的。“


再加上,沉迷游戏,刘伟的生活费明显不够用。“本来我每个月的生活费是2000元,加到3000元,是我死皮赖脸向爸妈要的,再要,肯定要被骂了。“


刘伟开始在各个网贷平台贷款,拆东墙补西墙,后来又结识了江哥。到去年8月份为止,他在江哥这里先后签下将近30万的借条。


“我不敢给家里说,一是钱太多,二是觉得丢人,三是说了之后,我爸妈肯定都不再相信我了,就像你小时候,说了一次谎,就会被不断怀疑。“因为没能及时还款,刘伟被网络借贷平台轮番电话短信微信轰炸,”我去年那段时间已经不上课了,就是抽烟,泡网吧,躲在宾馆,反正手机里一天到晚就是催款信息,到最后,我也懒得看了。“


刘伟的父母那个时候,也收到了催款信息,刘伟给他们的解释是:那是诈骗信息。


这个时候,江哥对刘伟说,给他指条路,让他在学校里寻找客户,这样,就帮他续命。


江哥所说的续命,就是不告诉刘伟家人实情。“对我来说,让我爸妈知道,就是要了我的命。“


刘伟做这件事之前也犹豫过,问江哥,这是不是犯法,如果被警察抓了怎么办。


“他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借款的人都是自愿的,也没逼他们借,不犯法。再说,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家长很顾及孩子的名誉,知道了肯定会还的,利息收不上来,本金也能保住。“


刘伟被说服。


江哥让他找这样的学生做客户:浙江省内的;家庭条件不太差的;没有太多外债的。


于是,刘伟找到了小菲。


“我见到她第一面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已经陷进去,出不来了,就是活不出来了嘛,就看活长活短了。“


借款后,人的心态就变了


按照刘伟的说法,他身边大部分同学都有过网上贷款的经历,“就是看别人都在借,会觉得不是什么事。有些人还不上,就死拖着。“


那么,大多人借了钱是用来做什么呢?是不是买笔记本电脑或者手机之类的?


 “这都是小儿科,你还生活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吗?“对我这个问题,刘伟颇有些不屑,”大多数都是生活上的高消费,比如去KTV酒吧卡座,会点8888元的套餐。“


“人的欲望是无限大的,借款后人的心态会发生变化,比如你需要600元,他能借你1000元,那400元,你就不会当钱花。还有啊,你享受过好的生活,就停不下来了。“刘伟形容借贷停不下的感觉就像打架,”第一次不会,硬着头皮打,打过之后就不怕了。沾上贷款的几乎都脱不了身,除非压根不借。“


刘伟最终还是将自己高负债的事告诉了父母,因为江哥觉得差不多可以收网了,不再帮他兜底,要求他告诉家里,还钱。刘伟说自己最后身负的债务有100多万元,父母帮他还了将近20万元,他说,这些借款,自己实际到手的只有五六万元。


只是,这些还有待警方的查证。


“我妈生不生气,我看不出来,反正是累觉不爱吧,我爸,就是不说话。反正,他们这20多年打工的积蓄,都没了。“


说这话时,刘伟的语调低了下来。


“反正怎么说呢,我现在毕业证也没有了,周围人以后肯定也都会看不起我。“


办案民警:套路贷,取证太难


根据新昌县公安局的消息,此案的7名犯罪嫌疑人3人被批捕,4人被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办案民警陈珂表示,“套路贷“案子最大的难题就是取证难,因为交易太隐蔽,还有一个问题是,很多受害人不配合,办案时,他们找到20多位受害者,可同意配合调查的连一半都不到,有些人觉得我反正把钱都还上了,还站出来干嘛。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刘伟和小菲在事发后,曾经去报警,但因为证据不足,都被当做经济纠纷来处理。


警方表示,此案中,“套路贷“的受害者,握有确凿证据的,希望能尽早和警方联系。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吴朝香 通讯员 孙文涛

值班编辑:张琴



猜你喜欢

1.杭州楼市又出新政!成交下滑,挂牌激增,房东调价!二手房凉凉了

2.浙江6岁小女孩穿着公主裙离开人世!爸妈放声嚎哭,希望有人替她去看北极熊

3.老公反对也没用!杭州女白领辞职卖保险,年薪飙到200万!这钱真有那么好赚?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