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新闻】中山大学博导张鹏被指性骚扰,女生5月举报,校方4月已调查
2018-07-10   扬子晚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7月8日晚,网易“人间theLivings”公众号发布的中山大学教授张鹏涉嫌性骚扰女生的文章《她曾经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在社交网络上刷屏。文章指控在长达六年时间里,张鹏多次对校内女性学生及教师实施性骚扰行为,包括“抚背”“搂抱”“摸胸”等情节,涉及至少5人。


据了解,张鹏教授是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以下简称中大社人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物种生存委员会委员,2017年4月入选教育部2016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曾在日本京都大学灵长类研究所留学8年。


事件曝光后,引起了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人民日报也转载了相关新闻,央视网也对此发表评论。今天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通过该文作者黄雪琴,采访到文中提及的受害女生笑薇(化名)。笑薇已从中大毕业,还有两位女生因尚在学校就读,不便接受采访。

网易上的文章《她曾经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


紫牛新闻记者对话当事女生



举报张鹏女生之一笑薇

“教授指导我时有不当举动”


笑薇是原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本科生,最初通过同学介绍,报名申请了人类学系教授张鹏的科研项目。


张鹏


2015年暑假,包括笑薇在内的2名男生、6名女生,在张鹏以及一位博士生的带队下,到海南南湾猴岛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田野考察。据笑薇介绍,一行人中既有生命科学学院学生,也有人类学系学生。他们白天忙于野外观察猴子,傍晚回到自然保护区基地的住所后,从19时到22时一直待在张鹏的房间开组会。


由于进行研究前,每个人必须提交一份文献综述,并接受张鹏批评指导,一天下来,答疑交流通常只能安排在22时以后进行。笑薇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遭张鹏“性骚扰”的经历,即是发生在答疑期间。


“记得是到岛考察的前几天,在组会结束后被张鹏喊住提修改意见。”笑薇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当时一进门,张鹏便夸她长得漂亮。她以为老师只是跟自己开玩笑,化解尴尬气氛。随后,她选择了坐在张鹏对面,刻意保持一定距离。张鹏示意她坐在其右边,方便看电脑。


“当时心里想,老师是给自己论文指出问题,可能坐在旁边确实比较方便,所以也并未太在意。”笑薇说,张鹏先是指出论文中的各种问题,让她心里惶恐,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过了会儿,他将右手搭在她的右肩膀上。那只手至少停留了10多秒,她浑身不自在。尽管感觉“不对劲”,但笑薇也没敢“恶意揣测”老师,以为只是长辈的善意鼓励。没想到的是,张鹏把手放下去以后,讲到一半又用手拍了拍她放在大腿上的手背。


笑薇表示,自己的经历在几位女生中属“情节较轻”。没过两天,另一位人类学系女生小柯在组会结束后迟迟未归,其时已近23时30分。笑薇清楚记得,小柯回来时满脸通红。觉察到其脸色异样后,她将对方拉到旁边,询问老师有没有对她做什么。柯回应称,张鹏言语上时有调戏,还一度撩拨她头发,一把将自己搂抱过去。


考察结束之后,笑薇再也没有跟张鹏直接接触过,但因张鹏是自己的学年论文导师,小柯还一直与他保持接触,中间也发生过其他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后来她经常跟我抱怨压力大,说提过意见的论文,张鹏又主动打电话让她去办公室,并在见面时奉承她衣着形体的变化。”根据笑薇转述,小柯想提前离开,给其他女生发信息,说是不要让她单独留在那里,让她们去找她。张鹏发现后,骂她没教养、不懂感恩。


一篇文章激发女生勇气

5月份联名上书校方举报


沉默终于在顷刻间爆发。


今年4月,笑薇与小柯得知2017级一位女生遭到了张鹏更为严重的“性骚扰”,并有监控视频为证,家长次日还闹到了学校。


“这已经不是一位教授一时失态做出的行为。没有人指出来,事情只会越来越恶化,让后来的学生遭到更可怕的侵害。”她们感觉很气愤,并得到了一个共识:沉默即是纵容犯罪。


当时,她们留意到一篇名为《田野里的“叫兽”》的文章,里面指控了另一位教授涉嫌在田野调查中性侵女学生的事情,“我们觉得曝光出来,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免于受到戕害。”笑薇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4月底,她们与其他3名涉嫌受害的女生将搜集到的图片等材料和自身经历汇写成了联名举报信,指控张鹏从2011年到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和女老师,并决定于5月4日青年节交由其中一个人发去中大纪委。


4月28日,这篇文章同样引起了前新快报记者、自由撰稿人黄雪琴的关注。在其后的两个月调查中,黄雪琴间接获悉张鹏“性骚扰”女学生的事情,并通过面谈和电话,与当事女生进行了单独谈话,最终成稿为《她曾经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于网易“人间theLivings”公众号上首发。


在此期间,黄雪琴还尝试致电中大纪委和张鹏,了解事件的最新动向。黄雪琴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7月5、6日,她拨通了中大纪委的电话,但对方表示不清楚具体情况,仅告知了中大宣传部的办公电话,让其致电咨询。随后连续两天工作时段,中大纪委所提供的号码均无人接听。7月6、7日,黄雪琴拨通了张鹏的电话,并自报了名字、身份,但张鹏以黄雪琴没有固定工作单位为由拒绝了采访请求。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从黄雪琴及中大社人院学生得悉张鹏的手机号码,并设法取得联系。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张鹏的电话仍未被接通。


5月份女生才举报,

4月份调查的又是什么事情?


中大社人院一位知情人士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透露,在接到举报信后,中大纪委于5月9日介入了调查,随后陆续约谈了张鹏本人及其中4位涉嫌受害者,了解有关“性骚扰”的具体情况,笑薇因“情节较轻”,未接到纪委约谈通知,“当时有不在学校的同学,专程从外地赶回去接受学校调查。”知情人士还证实了黄雪琴文章中提到的在女生们举报过后,“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反性骚扰小组”草拟建议信,送呈学院,学院再移交中大纪委的细节。



知情人士称,6月28日,中大纪委告知涉嫌受害者调查取证阶段结束,下一步将进入上会讨论处分决定的阶段。但截至目前,中大纪委方面未公开作出相关情况说明与通报。


今日下午,南方都市报与南方+发布报道称,4月份,中大已开始调查核实工作,之后基于调查核实情况,给予了张鹏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了通报。但具体核实情况及处分内容,该报道并没有予以说明。



紫牛新闻致电中大:

有关部门称不了解具体情况



针对报道中的信息,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致电了中大纪委。对方回应称“不了解具体情况”,并转告记者联系中大宣传部。而中大宣传部负责人在回应记者时称,除了该报道涉及的信息外,其并未掌握更多的具体情况。


“5月份女孩才提交举报信,那么4月份处理的是什么呢?”黄雪琴推断,4月份处理的是2017级女生的事情,而并非5月份举报信的内容。据其了解,该女生已与学校签下保密协议,不对外声张该事情。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获悉,在笑薇她们提交举报信的同时,学校有其他学生正讨论关于推动学校制定防性侵反馈机制的提案,并已呈交学校,校方表示提案内容很好,但拒绝了其公开答辩。


关于此事的最新进展,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将持续关注。


紫牛新闻记者陈迪晨

紫牛新闻实习生孔德淇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网络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你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紫牛新闻】走火入魔的"果粉":离婚、众叛亲离,苹果公司门前自杀讨说法

【紫牛新闻】涉嫌绑架中国学员,美国航校两高管受到多项重罪指控

【紫牛新闻】七旬老人捂死86岁老父,是帮助自杀,还是故意杀人?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