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人遇难!普吉岛游船倾覆,亲历者讲述150分钟生死煎熬
2018-07-08   新浪新闻

泰国沉船事故遇难者升至40人

据@人民日报 最新消息,经救援人员搜索,海军潜水员已经找到沉没船只;并打捞到遇难者遗体26具,加上此前发现的遇难者,确认死亡游客人数已经增加至40人,剩余失踪者仍在持续搜寻中。

36名获救中国游客名单公布


此外,普吉泰中旅游协会表示,泰国普吉省政府公布了一份游船倾覆事故中的中国游客获救名单。根据这份名单,目前有36名获救中国游客的姓名被确认,其中包括18名男性、14名女性以及4名儿童。


图片来源:@微天下


据了解,事发时天气情况恶劣,海浪高达五米。



据央视,普吉府府尹诺拉帕介绍称,在珊瑚岛出事的是一条双层结构的船,名为“凤凰”号,船上乘客、船员加上导游,总共有上百人。



“凤凰”号船长:


(浪打过来)有垃圾被卷进排水系统,导致排水系统工作不畅,船体不稳。接着又是一波波大浪打过来,船开始倾斜,最终翻了。


最后影像:沉船前视频曝光



普吉游船倾覆前最后影像及海中救人视频


据钱江晚报报道,记者联系到当时正在同一片海域但幸运提前上岸的中国游客,他们也为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海况和天气。


“我们是报的是一日游的团,大部分都是中国游客。”中国游客刘晨露告诉记者,她和朋友从普吉岛坐船去别的岛玩,下午四点多五点的时候,导游告诉他们要下雨了,让他们赶紧进到船里坐好,“过了一会儿就开始下暴雨了,海上风和浪特别大,雨也特别大。”


游客刘晨露拍下当时海面的情况,天空一片灰暗


从其他媒体曝出的照片看到,有不少被救的游客身着救生衣,被安置在渔船船头夹板的安全位置,被送往岸上。


亲历者讲述:最可怕的两个半小时


“刚刚经历了这一切,平安到达岛上,想想后怕。”


7月5日晚11点35分,李女士发了这条微博,并配上了小船在海上漂泊的视频。记者从视频中可以发现,游客们都穿着救生衣,海浪很大,船身晃得比较厉害。



她告诉记者,7月5日白天时,普吉岛天气不错,于是选择了出海游玩。按当天出海行程,她们前往皇帝岛浮潜。


到达皇帝岛后,李女生和家人们现在沙滩上拍照,然后开始浮潜。下午4点半左右,皇帝岛天气急转直下,突然狂风暴雨来袭。“天气发生变化前5分钟我们都还在浮潜。”


李女士回忆,当时天突然就黑了,游客们纷纷往自己的船前跑,雨滴非常大,打到海里噼里啪啦地响。



坐上船后,她们开始往普吉岛赶。“天气变化太快了,浪特别大,我们船长一开始准备去临近的珊瑚岛避一避,怕耽误时间最终决定直接一路开回内海。”


李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和家人乘坐的是一艘35人的小船,船长50多岁,非常有经验。“翻船的地方就在珊瑚岛附近,那里是海中心”。


回程路上,乌云密布,海浪一个接一个打到船身。“浪比船都高,船身几乎是90度摇摆。”


李女士和家人穿着救生衣挤在一起。她说,自己不想往坏的地方想,大家全部都手牵着手,年轻的游客主动照顾老人和小孩,船上有6名船员都在安抚和照顾。


在大海上漂泊了3个多小时后,李女士和家人乘坐的这艘船安全驶入内海。忽然间,浪小了。这时,船舱里响起了音乐声,“千言万语只想说平安就好。”



事发后,一位长期奔波在四川与泰国的导游告诉记者,每年7-9月都是泰国的雨季,天气变化非常快,艳阳天与暴风雨时常只隔10多分钟。


据新闻晨报消息,事发时,记者林颖颖正在事发水域另一艘船上,在狂风巨浪中,历经长达2个半小时的生死煎熬,最终脱险,平安返航。


上下滑动看亲历者自述:


泰国当地时间22:35,老公还在网上更新搜救的消息。大宝在身边睡着了,隔壁房间的小宝和爷爷奶奶,应该也已经入睡,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噩梦,会不会再现今天的经历。


在明天来临之前,我还是决定把今天记录下来,这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可怕的一天。


不,应该说是最可怕的2个半小时。


如果一大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出,所有人都不会想踏上这艘船半步。


上午7点半,我们出发去码头之时,天空刚从前一夜的一场雨中渐渐放晴。8点半到达码头,还有零星细雨。


等到9点半左右,泰国导游安排我们上船,大太阳已经出来了,我们一家照例做好防晒工作,开开心心地上船了。


这艘船的名字叫“海角七号”,也就是她,在那可怕的两小半小时中,载着我们在大风巨浪中,无数次冲上浪尖,跌进海里,把几十个人的生命都系在她半开放的身体上。


和后来翻船的可乘坐百人的凤凰号相比,海角七号并不大,约乘坐30名乘客,今天她上面所有的驴友,都是中国人。


此刻,大家散落在普吉的各个酒店里,也许此生再也不会相见,但我们每个人已经有了一个根植在记忆中的暗号。大多数人都不会忘记今天,这吓破胆的两个半小时。


时间倒退到下午4点27分,这么精准的时间,是后来翻看一张照片确定的。


在之前的半小时,我们结束了珊瑚岛和皇帝岛的行程,回到船上,开始返航前的最后两个项目:浮潜和海钓。


此前这一路都是艳阳高照,我们在海岛上还租了一个阳伞。


爸爸陪大宝下海浮潜刚回来,我陪小宝在船舱外的甲板上吹风,突然有一对情侣惊喜大叫说他们钓到鱼了,那是一头小马哈鱼,深蓝色的皮肤,长得有点诡异,大家围过来一阵拍照。


我也问女孩借来了鱼,让小宝拎着,也凑热闹给他拍了几张照片。


就是这张定格在4点27分的照片。此时,我并没有留意,小宝身后的天色,已经阴暗到了一定程度。


拍好照片,随行翻译阿兵转达船长的发令,说马上要下大雨了,船得立刻出发返航。


这个时候,我们还在皇帝岛的码头旁边,离普吉主岛,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


一个半小时,是上午我们从普吉岛码头,一路阳光微风,途经珊瑚岛,抵达皇帝岛的单程时间。


也许我们谁也没想到,我们的这次返程,开了整整2个半小时,而且是极度恐惧到麻木寒冷,随波逐流,到最后终于看到希望的,2个半小时。


船在风雨中返航了。一开始只是觉得雨有点大,风有点大,上午晕船呕吐的我,还在想着又要问船员要袋子。


可是过了不久,情况完全不对了,漂泊大雨倾盆而下,重重地打在我们的船顶,灌进了船舱,打在每个人的身上。


海角七号是半开放式的,除了船顶,四面没有墙,也没有窗,随着雨势越来越大,船长下令船员们,把船顶四周的塑料遮挡布放下来,用绳索固定在四周,但还是不能抵挡越来越大的雨。


更糟糕的,狂暴的风也加入进来,卷起几层楼高的海浪,如成千上万头野兽,扑打进船舱,一次又一次地灌进我们的耳朵,嘴巴,眼睛。还想把我们的船撕裂。


我的眼镜完全模糊了,恐惧一点一点的上来,左手紧紧抓着小宝的银手镯,右手紧紧搂着大宝,两个白天还时而闹情绪的孩子,现在异常安静,只是在海浪摔在脸上时,伸出手来把眼睛擦一擦。


我看到了船头鲜亮的救生圈,就提出,要让我们去重新穿上救生衣,之前上船时,大家以为要返航了,就脱下来挂在船头晾干。


当时只有一个念头,穿上救生衣,万一船被浪打翻,我们至少可以多再海上坚持一会儿。


很快有人响应,所有人都举手要救生衣。船员也很配合,马上挨个分发。晚上回到酒店,在救援新闻上,看到被救上来的人的照片,也都身穿救生衣。


这只是可怕的开始。手忙脚乱帮孩子和自己穿好救生衣后,情况更加不对了!雨越来越大,风越来越狂。双眼迷离地看看四周,大海,阴暗狂暴的大海。


有两三艘船,在我们目力所及的地方。风浪实在太大,在我们右手边的一艘船,一会儿腾上浪尖,一会沉入浪里,消失在视线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又看到。


也许在对面这艘船人的眼里,海角七号也是一样的惊险状况吧,真的很感谢这艘船,我们就这样,看见、不见、不见、看见,极度恐惧地互相慰藉着。

还是有几层楼的巨浪打来,还是大雨滂沱,还是一望无际的恐怖的海。时间太难熬,时间又失去了意义。


小宝揉着被海水一次次拍打的眼睛,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到?

什么时候到?我们到底还能不能到?


我不可以跟他说,妈妈也不知道。于是我说,你数到一百,慢一点数,就到了。


他乖乖地数起来,风浪中听不见他的声音,只能感觉他冰凉的小手,随着数数,在有节奏地动着。


很快他大喊,妈妈,我数到一百了,怎么还没到?


暴风雨中,我也大声喊道:那我们玩个游戏,看看你数到多少,我们的船就到了?


他又乖乖数起来,但是明显感到他的希望减弱了,只是机械地开嘴合嘴。


两个孩子开始说冷,可以裹上身体的毛巾和衣服,都用完了,也都湿透了。大宝裹着大毛巾,蜷缩在我的手臂下。老公紧紧抱着小宝,一个劲地提醒他,不要睡着。


风雨中,我贴近孩子们的耳朵,问他们怕不怕,他们摇摇头,孩子有时比你想象中坚强太多。只是在后来安全抵达时候,两个人都说,当时怕极了。


大宝说:我以前从没有想到死亡,今天想到了。小宝说:我也很怕,就一直数数,看看到底数到几,我们能到。


到底什么时候能到?我的孩子还这么小,如果真的出什么意外……我的脑子开始胡思乱想,泪水喷涌而出,我对老公大喊:万一出了事,你要先救两个孩子!

之前一直说没事的老公,急了:会有什么事?

公公婆婆也大声把我喝住!


我拿掉眼镜,抹掉雨水,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旁边坐着一家三口,后来知道他们从江苏常州来,女儿比我家大宝小一岁。女主人比我镇定很多,一直咬着牙坐在那里,一声不响,偶尔和我交换一次眼神。


很快,公公开始晕船,呕吐,也说冷,婆婆把两个人一起盖的大毛巾,全部让给了他。


后来下船后,婆婆偷偷告诉我,公公掌了十几年舵,什么风浪没见过,这是第一次见他晕船。有可能是年纪大了,也有可能是真的怕了!


不得不说,婆婆才真的是见过大风浪的人,她坐在我们桌子的对面,一直在鼓励我们,还和小宝开了几个玩笑,还总是盯着海面,在下一个巨浪打上来时,提醒我们:又要来了!


但是下船后,她说心痛,说再也不出海了,还说当我们所有人趴下时,她看到了几层楼高的巨浪,是她跑了几十年船,从来没有见过的。

船长是个黑皮肤的泰国人,大约30几岁,因为他的驾驶座位是全开放的,而且就在我们旁边,所以我看得很清楚。


风雨中,他站着,眼睛紧紧盯着前方,不时撸掉一把雨水,手里握着银亮的驾驶盘,左左右右。


突然,他露出一口白牙,冲全船的人笑了一笑,又好像是笑给自己看。这个笑是风雨巨浪里的一点星光,尽管没有多少热度,但瞬间给了我们一丝勇气。


我们全船人的性命,就全交给你了!

事后我真的很想问问他,这个笑,是不是他故意挤出来的,这样的航行,他以前有没有遇见过。


当时,我只能不停地祈祷,他之前无数过遇到过比这个更大的风浪,最后都安全到达了。


开始有些麻木了,当无数个巨浪打来,冲刷进口鼻眼耳,当船被冲上浪尖又沉入浪底,全船人都只是静默,也许有人在大喊,但完全听不见。只有浪,浪,浪的声音。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老公离船长靠得最近,用英语问他,什么时候到。船长指指前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老公翻译给孩子和老人听:快到了快到了!

事实上,这句“快到了”,我们又等了50分钟,当我们经过珊瑚岛,又在风浪中剧烈颠簸了好久,才真的远远地看到,有灯火的岸!


仍深处风浪,又有几个大浪袭来,但是一颗心,总算落了一半。这时,船长开始抽烟,并换上了另外一位船员掌舵。他一定累坏了。


没有剧情里大难不死的欢呼,不过船上的声音明显多了起来,此前不时安慰着大家的导游阿兵,此刻也开始恢复了一点搞怪的本色,“我们这个行程,还有一个岛,你们要不要去?”

大家齐声叫出来:不去了!


船靠岸了,几十个人有秩序地下船。在这两个半小时里,我们双手紧紧抓住船上任何可以抓的地方,此刻,我们却无比急切的想要离开她。


船长又出现了,还是一口白牙,在打扫凌乱的船舱,我经过他的身边,回他一个微笑,说了声Thank you,但也许他没听见。


等我们上岸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码头上的救护车,警车闪着光,我们从车辆旁走过,还有采访的人群。


他们也许不知道,有一个中国的女记者,正牵着家人的手,浑身湿透,寒冷而庆幸地从他们身边,仓皇走过,活着回来,真好。


此刻,时间告诉我们是晚上7点08分。

岸上集合时,阿兵告诉我们,这是他当导游以来,碰到的第二次这么大的风浪,他还说,还有三艘船被浪打翻了,还在援救中。


大家双手合十,为驴友们祈祷……

此时此刻,我在酒店的房间里,敲下以上这些,很庆幸还能敲下这些。活着真好。

37人为海派家具公司员工及家属


据央视新闻报道,此次事故中,有37人来自浙江海宁海派家具有限公司。截止到今天上午9点30分,这37人中已经有19人获救,18人失踪。失踪的18人中,有12名为海宁本地人。


记者也向海宁市旅游局副局长马云标了解到,目前海派家具目前只剩一位财务总监在厂里,其他人全部出门了。


今天早上海宁市委市政府启动应急预案,一名副市长带队的工作组已经赶赴泰国,海宁市相关部门也已经组成善后小组在海派公司现场稳定家属情绪并做后续处置工作。



当地的救援情况


钱江晚报记者也向飞猪了解到,飞猪已连夜紧急联系平台商家排查,目前已知的情况是,通过飞猪平台预订的客人中,原有5人失踪,其中4人已经获救,仍有一名游客未被确认(爱莎号)。


飞猪昨晚已经派出工作人员赶往普吉,协助商家和旅客应对当前的情况。工作人员表示,基于目前普吉岛海域的天气状况,我们对通过飞猪平台已经预订了普吉岛旅游服务的客人进行各种渠道的提示,建议取消相关行程。”


中国驻泰国使领馆全力处置事故


据新华社消息,泰国南部普吉府5日发生游船倾覆事故后,中国驻泰国使领馆高度重视,全力做好处置工作。


正在国内述职的中国驻泰大使吕健获悉普吉游船倾覆事故后,第一时间作出指示,要求使馆和驻宋卡总领馆全力以赴做好处置工作,使馆工作组立即赶赴前方,协调泰方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全力开展搜救工作,全力救治并妥善安顿获救中国公民,全力向涉事中国同胞和家属提供一切必要协助。同时要求泰方尽快查明事故原因。 


目前使馆已开通中国同胞求助热线0066-642351752,0066-820367651。使馆工作组已于6日一早飞抵普吉,有关工作进展将及时在使馆网站公布。


海上遇险自救攻略


来源: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央视新闻客户端

更多新闻


两名女子跳广场舞、夜跑失踪,竟被同一人杀害,埋在同一废弃砖厂!

●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意外跌落离世,享年57岁

●美女网红直播养猴牵出大案!35人被抓,20只猕猴死亡

莆田系医院又出事!没约来病人的女员工竟遭老板暴打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